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修复师 > 第五百九十六章 萤火鬼圈

第五百九十六章 萤火鬼圈

第五百九十六章 萤火鬼圈 (第1/2页)

战斗瞬间爆发!
  
  中年冥河红尸朝着血红沙土人暴发出手,哥巴尔和他身后的那两个冥河红尸,则紧跟着狂暴朝着那个从地底跟着逃出的沙土人青年杀伐了过去!
  
  阿洛伊和麻脸青年看向苏小凡,苏小凡在第一时间却没有动。
  
  “白脸,你这个废物,你还愣着干什么,立刻动手!”
  
  哥巴尔身上强大的气息在这一刻,也几乎毫不保留的爆发,他身上半步巫皇的战力,在这一刻也展现的淋漓尽致。
  
  不过,他在动手的时候,眼睛的余光显然扫视到了一动不动的苏小凡,他冰冷的爆喝。
  
  围杀!
  
  在他看来,冥主大脑下落不明,从地底出来的任何一个沙土人,都绝对不能轻易放过,白脸虽然在他眼里是废物,但是毕竟也是巫圣巅峰级别的存在。
  
  这种级别的存在出手,是能再增加一重保险的!
  
  冥主大脑,在他的意识之中,是绝对不允许,有任何一丝闪失的!
  
  “唰!”
  
  苏小凡在哥巴尔这一声之中,终于也动了!
  
  只不过,苏小凡在第一时间,却并未朝着哥巴尔,亦或者那中年冥河红尸的方向跟着冲过去。
  
  苏小凡只是忽然转身,朝着后方的河床的方向,冲了过去。
  
  “白脸,你在干什么,伱在找死么?”
  
  哥巴尔眼睛的余光看到了苏小凡的动作,他眼神之中,爆发出了一抹震怒,只是,他极速朝着那个青年沙土人冲杀了过去,他在这一刻,也没有时间,再去理会苏小凡了。
  
  要逃?
  
  麻脸青年与阿洛伊,看着苏小凡这个动作,他们脑海里几乎同时都闪现出了一个念头。
  
  冥河红尸的人与沙土人战斗突然爆发,现在又到了地面河床之上,这种时候,似乎是一个最佳的逃亡时机。
  
  这个时候逃亡,甚至都不用再去冒险灭杀那几尊冥河红尸的人。
  
  他们两个快速对视了一眼,下一刻,他们跟着苏小凡,也快速冲了过去。
  
  苏小凡没有理会后方的战斗,也没有理会麻脸青年与阿洛伊心中的想法,一个眨眼的时间,苏小凡的身影,沿着河床,赫然已经冲到了之前与莱恩家族那一众红尸战斗过的拐角处。
  
  河床上,冥河红尸那十几具尸体,还在河床上安静的摆放着。
  
  苏小凡能敏锐的察觉到,这十几具尸体,似乎有人动过,其中有两具,明显是有人动过的。
  
  是禁忌沙漠里的人?
  
  苏小凡思索,不过,苏小凡动作却没有停下。
  
  苏小凡将十几具冥河红尸之中,原本白脸的尸体,快速收了起来,随后,苏小凡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苏小凡随手又将另外两具冥河红尸,收入了自己的储存空间。
  
  “咦!我们不是要走吗?你为什么要收他们的尸体?”麻脸青年刚冲过拐角,就看到了这一幕,他眼神里不由流露出了一抹惊惑。
  
  “你想继续假冒伪装成冥河红尸的人?”
  
  “你想趁着冥河红尸战斗的时间,处理好这边的痕迹?你收起白脸真正的身体,是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
  
  你多收了两具尸体,是因为如果只少了你自己的尸体,或者只活下来了你一个,有些太过显眼?多收两个,你想混淆冥河红尸一族的判断?
  
  最重要的是,现在蓝雾出现,整个神魔坟场之中,已经没有了安全的地方,而冥河红尸,既然敢在蓝雾出现的时候,依旧继续他们的行动。
  
  他们应该对这一次禁忌之主巡视天下,做好了完全准备,换句话说,他么有可能有活着离开这里的办法。
  
  你想跟在冥河红尸之中,离开这里?
  
  此外,那边正在战斗,你现在离开哪一片区域,也正好可以保证自己不参与战斗,或者不被战斗波及,这样的话,也能更好的保证自己的安全。
  
  等再回去,你可以借助这个理由,回答自己是感应到了自己家族的人出事,自己才脱离战场的,这也正好可以成为,你离开战场的理由?
  
  一石多鸟?几乎完美的一次逃离吗?”
  
  阿洛伊比麻脸青年看出了更多的东西,她看着苏小凡,在紧张之中,她的眸子都狠狠亮了一下。
  
  她看着苏小凡,她感觉这一路上走来,这个传说之中的帝国废物,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
  
  这种短兵相接的战斗智慧和大局观,绝对不是一个废物,简单的变成了未亡人这一句话,能够解释的。
  
  他,骗过了所有人吗?
  
  可他为什么,在卡安城的时候,一直伪装成废物?
  
  是为了藏拙?
  
  或许有可能是,罗恩家族的老族长和苏小凡的父亲,先后出事失踪,与当年西部事件相关的人,也先后失踪或者死亡,当年西部的那一场事件,最终被强行压了下去,很多事情也都成了一个谜团。
  
  在这种情况下,装成一个傻子,或许才是最安全的一种方法。
  
  苏小凡,是在用这种手段,在躲避追杀吗?
  
  阿洛伊脑海里,思索出了更多的东西。
  
  “走,这里未必是安全范围。”
  
  “这种不惜代价的战斗,有极大可能,会引来禁忌鬼物汇聚。”
  
  苏小凡看了阿洛伊一眼,眼神之中也流露出了一抹意外,这个被自己符箓的骄纵绝美少女,确实极为聪慧。
  
  自己最大的一个目的,也就是要回去取走岸上的那一道青丝,她虽然没有猜到,但是其他的目的,她倒是猜对了很多。
  
  蓝烟现,花草闭,禁忌之主巡视天下!
  
  现在正处于这种极为诡异的时刻,苏小凡对于原本的神魔坟场,也仅仅只是刚刚有了一点基本的认识,而现在处于这种状态的神魔坟场,苏小凡则是近乎一无所知的。
  
  之前在下面,与阿洛伊和麻脸青年的交流,也仅仅只是表面上的交流。
  
  他们两个,也仅仅只是知道一些,关于禁忌之主的传说而已。
  
  那几个冥河红尸与沙土人的战斗,太过剧烈,苏小凡感觉眼前这个距离,并不是很安全,苏小凡想离开这里,更远一点。
  
  “对!”
  
  “冥河红尸因为冥主大脑的失踪,他们几乎已经疯了,他们是拼死,都要留下那两个沙土人的。
  
  在现在这种状态下,禁忌鬼物是有很大概率……”
  
  阿洛伊也紧跟着开口,可她话音未落,就又忽然停下了,因为她看到刚刚动了一下的苏小凡,身体已经幽然停滞。
  
  她猛地抬头,顺着苏小凡的目光看了过去,下一刻,她的动作忽然也猛地停了一下。
  
  “萤火虫?”
  
  “河水之中,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么多萤火虫?不对,这,这是禁忌萤火鬼圈?不可能,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阿洛伊眸子狠狠一缩,脸色也快速巨变!
  
  河床前方,河水流淌,昏暗的河水之中,赫然有一道犹如灯带一般的萤火虫,正在静静悬浮飞动。
  
  它们沉浸在水中,就像是飞落在空气之中。
  
  它们也正在沿着河水,朝着前方正在一点点平静飞行。
  
  水中,它们星星点点,散发着幽蓝色的光,有一种让人窒息的美感。
  
  “禁忌萤火鬼圈?”
  
  “我,我好像听说过这个东西,对,是老祖曾提到过,在蓝烟出现,禁忌之主出行的时候,在神魔坟场里,有很多诡异无法解释的现象。
  
  这个禁忌萤火鬼圈,应该就是其中一种吧?
  
  禁忌萤火鬼圈,是由无数萤火虫组成的一个极为庞大的圆圈,它们是由无数特殊的萤火虫组成。
  
  它们在最开始,会汇聚成一个极为庞大的萤火光球,然后这个光球,会延展成一个巨大的萤火条带。
  
  随后,这个萤火条带,则会在一个极为庞大的区域里,进行首尾相连,成为一个庞大的圆圈。
  
  并且,这个圆圈形成之后,圆圈就会以一种特定的速度,开始缩小。
  
  而在这种无意的情况下,被萤火鬼圈,圈中的所有人,随着萤火鬼圈缩小,会全部死亡?”
  
  麻脸青年也像是想起了什么,他一边开口,一边忽然朝着河水的水面之上,快速冲了过去。
  
  “在圈子形成之前,如果发现了尚未形成圈子的萤火条带,是可以活着逃出去的,这些萤火虫,应该还没有形成鬼圈吧?”
  
  “这是老祖说的必死之局之中的一种!”
  
  麻脸青年身体极度紧绷,他眼神之中也在此时暴发出了一抹真正的惶恐。
  
  他甚至有些不顾危险,冲出了水面。
  
  他的目光也朝着前方的河面之上与周围,看了过去,他这一眼扫过,他的身体不由剧烈一震,他眼神之中的惊恐也彻底爆发。
  
  “蓝色之中有一条暗红血色条带?这是鬼圈已经形成的标志?禁忌冥火鬼圈,已经形成了吗?”
  
  “这不可能,为什么禁忌冥火鬼圈,会出现在这里?我们真的已经被困死在了禁忌冥火鬼圈之中了吗?”
  
  麻脸青年声音都出现了剧烈颤栗。
  
  在麻脸青年身后,阿洛伊也已经冲出了水面,她朝着前方扫视,她绝美骄横的脸,也骤然变得煞白!
  
  “为什么是必死之局?”
  
  “这些禁忌萤火虫,真正恐怖的地方是什么?这萤火虫,属于禁忌鬼物的一种吗?”
  
  苏小凡见麻脸青年和阿洛伊这么惶恐,苏小凡也在第一时间,冲出了水面。
  
  苏小凡朝着前方看去,能清晰的看到,在蓝雾之中,距离他们大概二百多米的地方,出现了一道蓝色的萤火条带。
  
  这一道萤火条带,大约只有一人高,中间有一道血色的红光,在蓝色的条带之中闪烁。
  
  在地面上,蓝光与蓝雾重合,再加上那些萤火虫上并没有什么气息波动,如果不仔细看,站在这个距离,还真无法看清。
  
  至少!
  
  苏小凡感觉,以自己强大的神魂,在这个距离,都没有感应到那萤火条带之上,有任何强大或者诡异的气息波动。
  
  “几乎是必死的一种禁忌围杀现象,因为根据史书和传闻之中记载,但凡是被萤火条带圈中的人,在整个几十万年的历史上,也只有两个活下来过。
  
  其中一个是,我们卡特帝国,十三万年前的教堂大祭司,另外一个则是年少时代的一尊大帝。”
  
  “这种禁忌萤火条带,出来的此时也非常少,在我们波塞冬家族的史书记载上,它在数十万年间,出现的也不过一千多次。
  
  我们波塞冬家族的一尊巨头,曾有过猜测,他说这禁忌萤火条带之中,极有可能隐藏着一尊,乃至数尊紧急鬼物。
  
  同时,这禁忌萤火条带,又有可能会吸引周围的很多禁忌鬼物汇聚,在这种情况下,这萤火条带,也就成了禁忌鬼物条带。
  
  萤火条带收缩,禁忌鬼物也就会靠近,等禁忌条带完全收缩,也就是禁忌鬼物完全汇聚灭杀的时刻!”
  
  “我现在身上,还有最后一次,联系家族总部的机会,不过,就算是现在动用了这个机会,应该也没有什么用了。”
  
  阿洛伊深吸了一口气,她在强迫让自己冷静。
  
  她恐惧,可她也在疯狂的想着,怎么活下去的方法,只不过,家族秘史记载之中,对这个东西的评价,就是必死之局面。
  
  她很清楚,这轻飘飘的几个字的点评,有着怎样让人窒息的份量。
  
  但凡他们波塞冬家族之中的巨头和强者,有任何一个人,知道有破解之法,家族的秘史之上,都不会轻易写下这几个字!
  
  “如果能爆发虚空行者二阶左右的灭杀之力,能不能强行打穿出一个缺口?”苏小凡快速评估了一下神祗符文驱动青铜块爆发出的灭杀之力,快速开口。
  
  “禁忌鬼物,无法杀死!”
  
  “除非到了虚空行者七阶以上,否则的话,就算是能打开了萤火虫的一个缺口,但是周围已经汇聚的死亡禁忌鬼物,也会在第一时间,对冲出去的人,进行疯狂围杀。
  
  我曾听我们波塞冬家族的一尊老祖说过,一尊虚空行者七阶的无上巅峰巨头,倘若被神魔坟场深处,真正古老神秘恐怖的禁忌生物盯上,依旧可能会陨落!
  
  在神魔坟场之中,曾经有过两尊虚空行者巅峰的存在,在进入了神魔坟场最深处后失踪,乃至,有可能死亡!”
  
  “神魔坟场,比你们想象之中的,更为恐怖!卡特帝国的皇室秘史上也曾有记载,他们的记载是,神魔坟场,是真正的无法探知之地!”
  
  阿洛伊脑海里,浮现出了更多的消息。
  
  同时,她在强迫自己冷静之后,此时直接动用了自己身体里,最后一次与家族进行超越联系的底牌。
  
  她的眼睛也在此时闭了一下。
  
  她对前方那看似人畜无害的萤火条带,比之前进入葬仙之地的时候,更为谨慎和恐惧。
  
  “真的无法破解?”
  
  “应该有破解的方法,你们家族的秘史上不是记载,历史上咱们卡特帝国的一尊大祭司和曾经的一尊青年时期的大帝,曾经遇到这东西,活着离开过吗?”
  
  苏小凡脑海之中快速思索,同时,苏小凡也在快速思索着,自己身上有可能,能破解这里的东西。
  
  冥神大脑,帝心古棺,青铜块,神祗符文,天道之手,自己身体里,重量级的东西,其实并不少。
  
  自己距离拿到往生池器灵青丝,只剩下一步之遥,自己费尽这么多力气,自然是不想死在这种地方!
  
  “那两个人,都是历史上最逆天的存在,他们是否真正进入冥火鬼圈,也不是很好确定。”
  
  “我已经将消息,传递回了家族总部,负责与我对接的一尊家族巨头,在第一时间,并未给出我答案,现在,他应该正在将这个消息上报!”
  
  阿洛伊眼睛并未睁开,她身体深处,有一道极为特殊诡异的气息波动。
  
  苏小凡隐约之间能察觉到,不过,对于这种气息波动,苏小凡则感觉极为陌生,苏小凡从绑架劫持走阿洛伊的时候,苏小凡就知道,她的身份绝对非同一般。
  
  根据这具身体里,原本不多的记忆,苏小凡也知道,波塞冬家族,在整个卡特帝国,是怎样一个古老恐怖的存在。
  
  这个家族的创世人,波塞冬,可是真正的虚空巅峰的强者,并且,波塞冬在这个世界,也被称之为是海神!
  
  在无尽庞大的卡特帝国的版图之上,一些巅峰巨头,在达到一定高度之后,他们的后代,都会将他们祖上的名号,当成姓氏流传。
  
  “我们真的要死了?”麻脸青年听到苏小凡和阿洛伊的对话,他眼神之中的恐惧,明显更加浓烈。
  
  “先后退,这未必就真的是绝境。”
  
  “冥河红尸一族,应该有特殊的底牌!他们敢在蓝雾出现的时候,继续进行带走冥神大脑的计划,这说明,他们应该是有手段,度过蓝雾危机的。
  
  现在,这个诡异的萤火的圈子出现,面对这个圈子的,不仅仅是有我们,冥河红尸一族,禁忌沙土人一族,还可能有其他被困在圈子里的种族和强者,也是在这圈子之中。
  
  先退后一些,看看他们是否有破解的方法!”
  
  苏小凡扫视四周,苏小凡在薄薄的蓝雾之中,已经隐约看到了在远处,有几道身影,正在跟着圈子的收缩,朝着后方撤退。
  
  苏小凡脑海之中快速思索,同时,苏小凡在水中的身影,也开始后退。
  
  “真的有还活下去的方法吗?”
  
  “如果禁忌之主,巡视到这里,这个萤火圈子会不会散开?可如果是遇上了禁忌之主,我们岂不是会死的更惨?”
  
  麻脸青年在最初的极度紧张和恐惧之后,他也正在强迫的让自己恢复冷静,他见苏小凡后退,他也赶紧跟着后退。
  
  他脑海里,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也在快速闪过。
  
  苏小凡没有回答麻脸青年。
  
  苏小凡观察着萤火死亡圈子的收缩,心中也在快速大致计算着圈子收缩的速度,以及眼睛能看到的,现在这一部分圆圈的直径大小。
  
  苏小凡脑海里,也此时,忽然闪现过了一个念头。
  
  为什么,这个世界,会出现这么多的巅峰恐怖古老强者,以及这么恐怖的禁区?
  
  苏小凡甚至感觉,这个世界的巅峰巨头,甚至堪比混沌世界。
  
  而混沌世界,可是由宇宙万界之中的无数古老强者,巨头,汇聚的地方!
  
  这个世界确实很大,甚至根据自己现在得到的情报,仅仅只是一个卡特帝国,面积都比原本的地球要大上数千倍,而卡特帝国,占据这个世界的面具,却极有可能只是冰山之一角。
  
  这个世界由于神魔坟场的存在,巅峰巨头死亡后,出现的身体本源之力,以及法则碎末,也超过了自己见过的宇宙里的任何一个地方。
  
  可仅仅凭借这些,却还不足以证明,这个世界,能出现这么多顶级的无上巅峰巨头!
  
  甚至!
  
  苏小凡从阿洛伊口中基本得知,这个世界上,三大帝国的教皇和大祭司,有可能,他们的战力,是活着的虚空八阶,乃至九阶的存在。
  
  而与神魔坟场,一个级别的禁区,在这个世界上,至少还有六个。
  
  就连往生池的器灵,乃至往生池的主人,都有可能,是诞生在这个世界!
  
  此外!
  
  阿洛伊还曾说过,在卡特帝国的最东侧,是一片无尽迷雾海洋,而在海洋的另外一端,根据卡特帝国教皇之中的秘史记载,极有可能,还存在着其他更大的大路。
  
  在迷雾海洋的最东侧,其他大陆之上,有没有存在着更加恐怖的存在?
  
  这个世界,为什么了解越深,越感觉其古老和神秘的程度,有可能是超过了混沌世界?
  
  还有神魔坟场里的禁忌诡异生物,它们,究竟是什么?
  
  这些紧急生物之中的一部分,真的能让虚空行者巅峰的存在死亡吗?
  
  苏小凡在刚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还感觉这个世界,只有神魔坟场是最为神秘,古老和诡异的,可现在在了解的更深了一些之后,苏小凡感觉并不全是!
  
  “有破解的方法,但是,那些破解的方法,对我们来说,有和没有,几乎没什么区别!”
  
  “我们波塞冬家族之中的巨头,第一时间传回来的信息是,有三种可能,能让我们活下去。
  
  第一种是,如果神魔坟场最深处的禁忌之主,能主动出现在这里,并且亲自打开一条通道,我们有可能活下去。
  
  第二种是,有一尊虚空行者巅峰的存在,不顾死亡的危险,亲自冻结这里的空间,强行打穿一条虚空通道,我们能活着离开这里。
  
  第三种是,有其他禁区之中的禁忌之主,此时全力攻伐神魔坟场禁区,通过禁忌对决禁忌的方式,利用其他禁区之中的力量,强行打破这里的东西,让禁忌萤火鬼圈,自己消失,我们也能活。”
  
  阿洛伊猛地睁开了眼,她深吸了一口气,她将自己得到的情报,快速讲了出来。
  
  “这,这怎么可能?”
  
  “这,这三种情报,几乎每一种都完全不可能出现,我们,我们……你们波塞冬家族,还有没有其他方法?”
  
  刚刚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的麻脸青年,紧接着又问了一句。
  
  他原本那放荡不羁,只想着多娶媳妇,多种地的心态,自从跟着苏小凡进入葬仙之地之后,就已经在随时随刻都可能出现的生死里,已经变了。
  
  他活了几十年,都没有这一天遇到的危险和恐惧多。
  
  “我们家族,现在正在召开一次顶级家族会议,青妖巫帝坟墓异变,妖帝心脏出世,冥河鬼市一族的冥主大脑出现,禁忌之主巡视天下,还有东北神魔坟场的动荡……
  
  神魔坟场,在十年前,就开始出现了一点异常,我们波塞冬家族和其他一些顶级的势力其实都已经有所察觉。
  
  现在,神魔坟场在短短的一天的时间里,又出了这些事情,很多势力,其实都已经在关注这里了。
  
  甚至,有很多势力,也已经出动了真正的顶级强者,已经赶到了神魔坟场之外。
  
  我们波塞冬家族,现在正在召开的这个会议,也和这里的变化有关。
  
  苏小凡说的对,我们先慢慢后退。
  
  圈子里的人,绝对不仅仅我们,我们看一下,其他人怎么应对,同时,看看我们波塞冬家族的长辈和巨头们,能不能在我们死亡之前,帮我们找出一条活路!”
  
  阿洛伊在短暂的几秒的时间内,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
  
  死亡绝境!
  
  她在这种绝地之中,此时也爆发出了,属于一个真正巅峰天才的风姿!
  
  “神祗之力!你动用的那种超远距离的通讯消息的能力,是神祗之力,结合了另外一种特殊的能量与法则?”
  
  苏小凡在阿洛伊开口之时,则忽然转了转头,朝着阿洛伊多看了一眼。
  
  “嗯?你竟然能感知出来?”
  
  “我动用的确实是神祗之力,我是我们波塞冬家族之中,血脉最纯正,也是最接近我们波塞冬家族老祖的一个人。
  
  我血脉之中,自带我们波塞冬海神祖上的一部分能力。
  
  我们波塞冬家族的一尊无上巨头,又将我们海神祖上的一件遗物,封印到了我的身体最深处,并且在里面留下了几道特殊的符文。
  
  我每动用一次符文,都能通过那一件祖上留下的古物,激发血脉之力,用海神血脉之力,再去激发那一件古物,然后,与家族之中,供奉的一尊祖上神像,取得超远距离的沟通。
  
  这种神祗血脉沟通,可以跨域神魔坟场的大部分干扰,进行信息传递。
  
  只不过,我身体里的神祗之力,直到对于外界来说,都是一件绝密,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阿洛伊看着苏小凡,她越来越感觉,自己真的有些看不懂这个传说之中的帝国废物了!
  
  她甚至再度被震惊了一次。
  
  她身上的神祗之力,她们家族的老祖曾说过,想要真正看出,至少需要虚空五阶以上的真正巨头,才能真正看出。
  
  她也就是因为这极度纯正的海神血脉,以及与初代海王波塞冬,近乎完全一模一样的特殊体质,她在波塞冬家族,才有极度特殊的地位。
  
  甚至,她已经提前获得了,进入帝都教堂总部,进入神祗大殿的资格。
  
  “只是猜测。”
  
  苏小凡只是随口搪塞了一句,自己之所以感知到,是因为自己身体里的神祗符文,在刚刚出现了特殊的波动。
  
  不过,神祗符文,现在是自己的一张特殊底牌,苏小凡自然不会把这个东西轻易说出,苏小凡的目光,则还在看着前方,正在加速靠近的萤火条带。
  
  “现在它的直径大小,应该是在三千米左右,以它现在这种缩小的速度,在二十分钟内,就有可能彻底缩成一个点。
  
  它收缩的速度,一直是在增加的。
  
  阿洛伊,你应该通知你的家族的那些真正无上巨头,加快讨论出有可能活着出去的方案。”
  
  苏小凡在这顷刻之间,也已经推算出了很多东西。
  
  苏小凡一边开口,脚步则也已经,退到了之前,那个河道拐弯的位置。
  
  苏小凡此时头在水面之上,身体在水面之下,苏小凡转了转头,朝着之前,那古老传送阵,战斗的方向,看了过去。
  
  苏小凡之所以保持这个姿势,是因为现在,这一片区域的水面之下,暂时还是安全的。
  
  蓝雾应该是刚刚出现,这里的一些东西,还没有发生很大巨变。
  
  在下面的时候,阿洛伊曾说过,神魔坟场在蓝烟出现之后,在第一个深夜的清晨的事件,才会出现真正翻天覆地的变化。
  
  “战斗停止了?”
  
  “那个血色的沙土人死了?那个中年冥河红尸的人,实力有这么强?在刚刚极短的时间内,就斩杀了那个血色沙土人?
  
  不对!
  
  他应该没有这么强的战力,那个血色沙土人,也已经到了巫皇的境界,他身上不可能没有顶级保命的手段。
  
  在刚刚的战斗之中,也没有爆发出,真正超越巫皇级别的碰撞,巫皇与巫皇之间的战斗,在不动用灭杀底牌的情况下,是很难瞬间杀死对方的!
  
  是有禁忌鬼物出现了?
  
  是他触碰到了禁忌鬼物的杀人规则?”
  
  苏小凡的目光,看向原本传送阵的位置,苏小凡清晰的看到,那个血红色的禁忌沙土人,正在僵直的站在岸边。
  
  他胸口赫然有一个巨大狞烈的口子,他身上的沙子正在沿着那个口子扩散,而他身上原本那恐怖的气息,则已经断绝!
  
  那个原本强势疯狂爆发的中年冥河红尸,此时则站在那血色沙土人身前,大约七步的位置。
  
  他身上的气息,此刻则显然已经完全收敛。
  
  他身体紧绷,他扫视着四周,他明显像是字忌惮着什么。
  
  他们两个人,是站在了这一条河的东岸。
  
  而哥巴尔带着另外两个冥河红尸,则是在西岸,他们三个此时的脚步也都已经停下,他们身上的气息,也正在快速收敛。
  
  而在他们前方,大约五步的位置,那个青年沙土人的身影,在原本疯狂的逃亡之中,都恐怖的停下了脚步。
  
  他竟然也没有选择,继续疯狂逃亡!
  
  他们所有的人,一动不动,显得格外的诡异!
  
  而在他们中间,河面之上,则有一个大约三尺长的小纸船,正在河面上摇曳,那小纸船的穿透,点燃着一盏红色的蜡烛。
  
  苏小凡隔着三百多米,在淡淡的雾气之中,在一眼看到那一枚红色蜡烛的时候,苏小凡的眸子都微微缩了一下。
  
  鬼烛?
  
  那船上的那一盏大约七寸高的细小蜡烛,是与之前鬼城之中的那鬼烛,是类似的东西?
  
  “血灯冥船?这东西,怎么也出现了?是他们的战斗,把这个东西吸引过来了吗?”
  
  “这个东西的杀人规则是捕捉活动的影子,我知道这个东西,我们老祖之前用记忆水晶,给我看过这个东西的画面。
  
  我们老祖说,它的灯光照亮的地方,一旦有影子在活动,它就能捕捉到,一旦被它捕捉到,被捕捉到的人,就会瞬间死亡!
  
  他们那些人,现在不动,都是在忌惮这个东西!
  
  还有,除了那一盏蜡烛,那纸船之中,还带着一块灵牌!”
  
  麻脸青年看到那一盏有些泛黄,像是很多年前用白纸折叠成的小船之后,他竟在第一时间,认出了那个东西的来历。
  
  “咦!”
  
  “那船在干什么,你们快看,那船竟然从河面之上,飘了起来?不对,是河面上的水,朝着空中飘了出来?
  
  河面上的水,倒流向了空中,在空中给那小船,造出了一条水路?”
  
  麻脸青年不等苏小凡和阿洛伊开口,他赫然就再度快速说出了一句。
  
  “白幡,青丝?”
  
  苏小凡的目光,也一直在看着前方,此时,苏小凡在听着麻脸青年说那东西的时候,苏小凡也看到了,那从河水之中,忽然漂浮向空中的那一盏三尺长的小船!
  
  三尺,也就是一米,船也不算很小。
  
  苏小凡看着那船,在沿着倒流向空中的水,朝着右侧行驶过去之后,苏小凡的眸子也不由无声缩了一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五灵缥缈录 黄昏分界 婚刺 人间第一刀 道爷要飞升 最终神职 唐人的餐桌 渊天尊 重生之朕要打下一个大大的江山 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