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后来,他成了女装巨巨 > 241 最后一发
    成跖出道第十年, 身边的朋友都陆陆续续有了伴。

    正常恋爱的男女成了家现在孩子拉着手上小学, 当年甜蜜搞基的男男想办法在国外注册结婚, 无论那对, 都在事业成功的同时过着日常平凡却和和美美的小日子。

    可夹杂在一群令人发指的情侣狗里,硬是有一人坚持散发单身狗的清香,十年下来还是自己一个人,粉丝们一致将他视为希望之光,每当提到与成跖同一时期出道的明星,便会用xxx还不结婚我们就还有希望的方式提到他。

    单身还毫无绯闻的伟大形象, 简直是粉丝心中永远不会被突破的最后一道防线。

    没错!项彦光会谈恋爱?除非天上下红雨!

    不知道是当初伤的太深还是遇到一个爱的人太难, 项彦光这些年来一直没有动静, 成跖结婚他是伴郎,卫和玉结婚他又是伴郎, 陶语望结婚他还是伴郎,杜水天结婚……对,伴郎还是他。

    伴郎专业户的名声越叫越响, 唯独其本人的恋情别说发芽,连个种子都没有。

    不能说身边没人,只是他就是不谈。

    如此下来, 随着时光流逝的只有岁月,在这段时光里,当初单独认识的朋友连成了线, 成为日常固定联系的小圈子, 大家保持着联系, 变成知无不言的日常好友,就连当初最不熟的雷殷,也因为十年碰面偶尔接触下来发展为朋友关系。

    三月中旬,微雨杏花,成跖和康陈从国外拍电影归来。

    晚上约饭,熟悉的几个人刚好都有时间,晚上八点,饭桌上一数人数,除了项彦光以外全部到齐。

    成双成对之中,雷殷一个人孤零零喝着酒,一杯下肚,平时总是凛然的他突然深深叹一口气。

    饭桌上的人对他的情况都很了解,就算当初不认识,成了朋友的十年对他的情况也已经知根知底。

    脾气最爆的陶默观冷漠道:“还没成?要不放弃了得了?”

    雷殷不应声,众人心里有数,干脆又转移话题吃喝起来。

    成跖喝着饮料,偶尔拿眼瞥一瞥雷殷,雷殷靠在椅子上,神情有几分颓废。

    时间流逝对身处娱乐圈的他们而言并没有在外貌上留下什么痕迹,雷殷虽不是演员,却比他们差不了多少,比方现在,眉眼间的阴郁没有影响雷殷的英俊,反而更添几分魅力。

    这么一个人,追了项彦光十年还没成功,旁观的成跖也开始搞不清楚他们到底有没有希望了。

    当初在钱露事件结束的那段时间,知道雷殷搞鬼的项彦光对雷殷厌恶至极,每次见面就算能忍住不拳打脚踢,但也绝对不会给好脸色,可随着时间流逝,项彦光每次遇到什么困难,雷殷都是第一个顶上,整整十年下来,成跖分明看见项彦光在这个过程里逐渐软化,从态度冷漠变成到现在朋友一般的友好相处方式。

    综合来看,要说有希望,都十年了项彦光还没答应,可要说没希望,看项彦光的态度,在成跖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分明觉得项彦光分明动了心……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还是没在一起。

    “就没什么建议吗?”

    费了极大力气才从嘴里挤出来的问话并没有得到朋友的关注,雷殷憋了许久,再度问道:“你们都是怎么成的?”

    一句话抛过来,抛中了三对恋人,三对情侣老狗立刻打开话匣子,陶语望自行首发,说到激动处甚至忍不住痛哭流涕。

    “太不容易了!真说起来不比你轻松到哪儿,你是挨项彦光揍,我是挨我爸妈揍啊!我和我哥是父母二婚各自带着孩子凑成的新家庭,被发现以后,我爸抽我,他妈抽他,抽的那叫一个……哎!这还没完,我们和父母说我俩真心相爱,然后你猜怎么着,换过来打啊!他妈抽我,我爸抽他,把我疼得简直……”

    陶语望话还没说完,陶默观一个响亮的巴掌啪的一声呼在他脸上,陶语望当即捂着脸磕在了桌子上,抖了几秒才哀嚎道:“哥,我咬着舌头了qaq!!”

    叙述尚未结束,陶默观接着狗弟弟的话没好气道:“反正后来顺利在一起了,说白了就是两个人感情非他不可,你痛痛快快承认自己没戏算了,项彦光要是喜欢你能拖到今天?还不是你一直死缠烂打!”

    陶默观最擅长连环打,雷殷脸色瞬间变黑,卫和玉和王文航看的着急,赶紧插话道:“别吵别吵,恋爱在一起总得有个过程,像我和文航,不也是试着相处好久以后才确定关系嘛。”

    雷殷急忙问道:“你们试了多久?”

    王文航叹气道:“挺长时间,估计得有半个多月,那段时间给我急的,生怕玉哥反悔。”

    雷殷:“……”

    无形打比连环打更tm要命。

    雷殷揉了揉太阳穴,看向成跖,成跖略作思考,回答道:“我觉得我和康陈在一起还是主要因为月姐,我当初就是因为喜欢月姐才进了康陈的圈套同居,想套路一个原直男,还是应该在直男喜欢的人身上下点功夫。”

    雷殷:“……”

    一提到项彦光喜欢的人,谈话效果宛若绝杀,雷殷又灌了一杯酒,脸色灰白起身道:“你们吃吧,这顿我请。”

    他的背影格外落寞,简直见者流泪,陶默观王文航和成跖面面相觑,随后三个人同时一摊手,露出一个‘真是无奈难道还怪我喽’的神情。

    陶语望:“……”

    卫和玉:“……”

    康陈:“……”

    还真就是怪你们可他们依旧觉得自己恋人贼可爱这种事情他们难道会讲?

    三位老公对视一眼,神情里满是无奈和宠溺,片刻后,他们各自找借口暂时离去。

    楼下的雷殷没出多远,遭到了三位家主陆续拦截,陶语望风风火火,扯着雷殷到角落,悄喵喵小心道:“我跟你说但是你不要告诉别人,尤其是我哥,听见没!咳,我跟摸说实话,根据我的经验,我和我哥之所以能从兄弟发展到恋人,全都是因为……因为那个!那个!就是那个!懂不懂!只要那个了,性质就变了!不管以前什么关系,那个以后都会进行重新整理,你有很大的机会把关系换个方式定下来,知道吧!”

    雷殷尚未做出反应,陶语望便急火火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哥们我言尽于此,你好好体会!记住!那个!绝对真理!”

    陶语望撤退不一会儿,刚走到饭店门口,后来的卫和玉便叫住了他。

    平复气息后,卫和玉和他温和道:“刚才当着文航的面不好说,不过我觉得你可能是真的需要别人的建议才会问出口,所以我现在说的的经验你就随意参考一下。嗯……我觉得我和文航之所以跨过暧昧确定那道线,决定性的因素是因为我们在气氛比较好的情况下在一起了,肉体意义上的在一起,你应该理解吧。”

    卫和玉态度诚恳的说完,对着雷殷露出微笑,他耐心道:“你和小象的情况不好说,不过要问我的经验,我只能提供这个,希望你们有一天能有好结果,文航还楼上等着我,我就先走了。”

    雷殷有所触动的点头,目送卫和玉离开后,他踏出饭店,在门口的阴影之中,藏着一个高大的男人。

    雷殷先出来那么久,康陈却还能在门口等着他,一想就知道中间有人拦了雷殷。

    不用多说,康陈简单道:“我等着不是为了你,是为了小跖,他担心项彦光。”

    雷殷点点头,康陈像是预知刚刚陶语望和卫和玉说过什么一般,如同领导作总结一般道:“总的来说,掰弯直男,不能要脸。”

    雷殷:“……”

    康陈:“酒后乱|性什么的可以做做。”

    雷殷:“……”

    康陈:“我看你刚喝不少,应该醉了,做主替你打电话说你叫着项彦光的名字任谁拖都拖不走,估计十分钟后他就会来接你。”

    雷殷:“……”

    康陈:“懂了吗?”

    雷殷:“……非常受教。”

    康陈盯着他,露出一个微妙的神情,似笑非笑,那个意味不太好理解,既像是身为大佬对渣渣表示不屑又带着一种帮你到这里要是还不成功的话就别和妄想和我做朋友的鄙视感。

    心情复杂中,雷殷远远瞧见一辆熟悉的车子逐渐驶近,他急忙转头和康陈点头,然后两腿一弯,脸色苍白的开始干呕。

    逼真,投入。

    表演还是可以的。

    康陈挥手和项彦光打招呼,当项彦光下车跑过来后,他便头也不回的回去饭店,路过碰到服务员,神态轻松为成跖点了一杯新的橙汁。

    哎……下一回聚会,哪怕要变成八个人了。

    可真麻烦。

    康陈突然有点羡慕起十年了还总能维持住二人世界的萧作人,说实话,他也想和成跖两个人单独待着,可成跖的性格偏偏和许非不一样,爱好就是广交亲友。

    没办法。

    康陈端着新鲜橙汁上楼,看到成跖面孔的瞬间,在思索之前,脸上已经因为太过习惯而自动露出浅浅笑容。

    无论十年还是一生,康陈都这么喜欢成跖,他还能怎么办呢。

    只能宠着他。

    ——一辈子都宠着他。 166阅读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