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求生从荒野大镖客2开始 > 81,斗狗,生死
    81

    不知为何人总是喜欢争斗,特别是看别人争斗。

    从斗蛐蛐斗鸡这类的小玩意到人类亲自下场的斗牛拳击,总能吸引赌客把大把的金钱压在胜负上。但在所有的比赛之中,最凶残最刺激的,还要说是斗狗。

    斗狗,既是形容一种比赛,也是形容一种狗。

    斗狗场中,只要咬中对方,斗狗就不会松口,直到把嘴里咬着的那块肉撕下来。为了拆开撕咬中的斗狗,狗主人往往需要使用撬棍,才能把咬合的狗嘴掰开。

    只需一口,就能分输赢,定生死,生者赢得一切,死的输掉全部。

    此时的戴平安和拉恩先生,就是两条斗狗。

    一条是路边流浪的野狗,一条是被人豢养的恶犬。他们嘶咬在一起,僵持着不松口,都等着撕扯下对方的喉咙。

    两条狗都没有松口的迹象,但经过多年的投喂,养尊处优的恶犬已经开始喘息,年轻力壮的野狗占据了上风。

    所以当舍奇睁开眼,翻过身,看到的就是自己快要被勒死的父亲。

    其实他早就醒了,只不过是不能动弹。

    他听见了外面的爆炸,也察觉到了屋里的谋杀,还感受到了站在床边,为自己抹去汗水的父亲。可当时他说不了话,睁不开眼睛,能做的也只是抓住父亲的衣角不松开。

    他向父亲发出了示警,但现在看来,他做的还不够。

    一把牛仔左轮手枪掉在地上,是争斗中从戴平安身上掉下来的,枪被踢到了床边,就在舍奇平时一探手就能够得着地方。

    三个人都看到了这把枪,但此时能够得着这把枪的人,只有床上的舍奇。

    舍奇歪过身子,

    仅仅这一个动作,就让还没完全愈合的伤口彻底迸裂,在血液从纱布包裹着的伤口里涌出来的同时,他向下方伸出胳膊。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滴落,舍奇的动作很慢,胳膊越往下,伤口也就被挤压的越厉害。

    地上的两人都看到了这一幕。

    拉罗选择放弃反击,他松开匕首,两手一起抓着拐杖向上顶;而在两人的挣扎期间,戴平安的两根食指早已经被勒的再次变形。

    痛苦,让两条狗咬的更紧了。

    野狗依旧占据着上风,但恶犬有了翻盘的机会。

    只要他继续咬下去,咬到舍奇拿到手枪,扣动扳机。不需要打中谁,这里是盗贼领地,枪声一响,会有大把的人冲进来把野狗撕成碎片。

    希望就在舍奇的手上,拉罗瞪大眼睛,盯着舍奇伸向手枪的手掌,也看到了床单上弥漫开来的血色。床单上的血已经顺着纹路一直延伸到下方,落下的血珠先滴在了手枪上,而舍奇探下去的那只手掌离枪还有好一段的距离。

    脖子上的绳索被拉罗顶开一厘米的空隙,但也只是一厘米而已,连一口气都没喘匀,就又被戴平安扯回到原位。

    “呵呵……没用的……”

    身后的戴平安笑了出来,两人的面容都已经扭曲,笑起来的声音也难听的像是一只聒噪的夜枭:“你儿子……一定……会死在你的……前头。”

    “嘭!”

    舍奇失去平衡,从床上滚了下来。他摔得仰面朝天,而那把一直想要拿到的牛仔左轮,也被他压在了身下,压得死死的。

    没机会了,他输了,他的父亲也输了,恶犬死定了。

    胸前的纱布被鲜血浸透,舍奇还是努力的撑起身体,可刚撑起来,他的身子便又重重摔了回去。一口鲜血从他的嘴里喷出,然后溅了自己一脸。

    最后,他扭头看向了自己的父亲。

    他尽力了。

    拉罗停止了喘息,

    突然间,缠着脖颈的绳索再次被顶起,可还不到一厘米,就被戴平安咬牙重新扯了回去。但这次,拉罗已经松开拐杖,把两只手伸进了套索之中,撕扯出了一丝可以喘息空间。

    “狗……狗……他……”

    拉罗想说些什么,但喉咙的挤压让他的声音彻底的变形。但戴平安还是听出了他的意思:

    “我尽量!”

    说着话,戴平安加大了手上的力度,绳索越勒越紧,而拉罗也在此时放弃了挣扎。下一刻,他伸向舍奇的手臂,重重的落到了地上。

    野狗赢了。

    恶犬还是死了,

    死在了自己的儿子面前,

    舍奇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他已经无法动弹。

    一番喘息过后,戴平安推开拉罗的尸体爬了起来。他先忍着痛,把两根扭曲的食指拧回去,然后,他从舍奇的身下拽出那把枪。

    枪口对准舍奇,戴平安掰开击锤,

    生者赢得一切,死的输掉全部。

    哪怕戴平安曾经答应过拉罗,但作为生者,他有赢得一切的权利,这里面包括舍奇的生命。

    戴平安的中指扣动了扳机。

    “咔!”

    击锤砸到了空处,不是卡壳,是没有子弹。詹姆斯·兰顿留给戴平安的这把手枪,本来就没有子弹。

    戴平安把枪放在了舍奇手里,然后再从拉罗先生的枪套里拔出他的左轮手枪,别在自己腰上。

    “如果可以的话,继续活下去吧,这是你父亲的意思。”

    戴平安割开舍奇身上的纱布,然后用匕首割下一截床单,卷起来,硬塞进舍奇的伤口之中。血止住了,戴平安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他不是医生,能不能活下去就看舍奇自己的了。

    把匕首收进拐杖,戴平安脱下拉罗先生的外套披在身上:

    “告诉图拉,这事没完。”

    说完,戴平安拄着拐杖,离开了房间。

    外面,仓库院子里的火势已经熄灭,盗贼领地也渐渐的安定了下来。巷子里的阴暗处,戴平安拄着拐杖,捂着伤口,一瘸一拐的向大门口走去。

    拐杖里的匕首很深,拉罗的第一下直接在他腰间捅了一个对穿,但此时戴平安没有休息的时间,医师那里随时有人可能再进去,在此之前他必须离开盗贼领地。

    一路的踉跄,戴平安终于到了北边的大门口,因为图拉带走了大部分人手,再加上忙着救火,门口此时只有两个人守着。

    熟悉的身形吸引了两人的注意,戴平安先用匕首捅进了第一个的心窝,然后扣下扳机,打死了第二个。

    枪声响起,刚刚安静下来的盗贼领地再次混乱了起来,等其他人发现追出来,戴平安已经骑马驶过冲积岛北边的木桥。

    他出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