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求生从荒野大镖客2开始 > 40,镇长的死亡,瓦伦丁的崩塌
    40,

    眼前的视野一阵发红,一阵发黑。

    红黑之间,戴平安根本分不清自己究竟还能看见了什么。

    死亡之眼的开启需要能量,可他身体的伤势却无力承担这种消耗。强行开启,带来的只能是对身体不断的折磨和损耗。黑色的血液不停的涌出口鼻,最后就连戴平安脑袋的两侧,都有温热的液体渗了出来。

    但是这还远远不够。

    燃烧着的引信越来越近,戴平安身上渗出的黑血也越流越多,可他还是在坚持着。

    呼——吸!

    呼——吸!

    呼——吸!

    每吸一口气,他都恨不得用尽全身的力气,可到最后,吸进去的已经不再是空气,而是口鼻处冒出来黑血。

    他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即便炸药棒不爆炸,下一刻他也会被自己血液给活活呛死。

    终于,

    身体撑不住了。

    他的脑袋要炸了。

    如同一根烧红的锥子扎进脑仁后,还搅和了那么几下。如此剧烈的疼痛,疼的戴平安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与此同时,一根引信已经燃烧殆尽的炸药棒被甩了出来。

    “轰!”

    震耳欲聋的爆炸在戴平安与拉齐镇长之间响起。

    近距离的爆炸,不但掀飞了他们两个人,就连后面一直擦拭酒杯的酒吧老板,也连同吧台上的提灯一起,被冲击的余波顶的摔在了一边。而烛台上的蜡烛,早已伴随着各种酒瓶在爆炸中被炸个粉碎。一团漆黑中,黑暗而空旷的酒吧里只剩下爆炸声嗡嗡的回响和拉齐镇长凄厉的惨叫声。

    过了好一会儿,脑袋还晕乎着的酒吧老板才把提灯重新点燃,地下酒吧里再次有了光亮,然而他第一眼看到的,却是半截酒瓶子。

    半截酒瓶子,一头是封着瓶口的塞子,一头则戳进拉齐镇长右边的眼睛里。但此时满脸是血的拉齐镇长已经不再惨叫,反而是用剩余的那只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前方。

    前方,一个凄惨的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身形从黑暗里走了出来。

    嘴巴,鼻子连同耳朵里,还有黑色的血液缓慢的向外渗出;因失血过多而惨白的面容上,镶嵌满了各种的木刺和碎玻璃;左边的脸颊上,一块巴掌大的棕色玻璃插在那里,上面还贴着卡林顿白兰地的标签。

    “这!不!可!能!”

    酒吧老板下意识的就要拿起抹布,但戴平安手中的“二十响”已经对准了他。

    “如果你再擦那杯子一下,我就一枪打烂你的脑袋。”

    戴平安的声音听着有些发虚,但他话里的意思却没有一丝含糊,就像他端着枪的手一样,稳得不能再稳。

    见酒吧老板不再动弹,戴平安才把目光挪到了拉齐镇长的脸上。看着那半截颤颤悠悠的酒瓶子,他笑了,笑的有些幸灾乐祸,甚至还有几分轻松。

    “枪在我的手里?”

    酒吧老板变了脸色。

    “我在你的手里?”

    拉齐镇长的表情从痛苦变成了震惊。

    戴平安抓住脸上的玻璃横着一拽,顿时在脸上扯开一个深可见骨的口子,在鲜血直流的同时,朝着拉齐镇长的就扑了过来。

    拉齐镇长下意识的想闪开,却忽略了脸上还带着的半截玻璃瓶子,突然的疼痛让他躲闪的动作慢了一拍,就是这一慢,戴平安的手掌已经抓了过来。

    “啊……”

    拉齐镇长痛苦的惨叫声再次响起,半截酒瓶子被戴平安从他脸上“帮忙”掰了下来,酒瓶的碴口处,一团圆润的血肉赫然勾连在其中。

    捂着脸庞,拉齐镇长滚到了地上,酒吧老板这边也反应过来,这次他拿起了削短的霰弹枪,可等他刚抬起头,三斤多重“二十响”已经带着风的砸到脸上,高挺的鹰钩鼻当时就瘪了下去,而在“二十响”之后,是戴平安抡起来的提灯。

    火一下子就烧起来了。

    因为刚刚的爆炸,遍地都是酒水,蔚蓝色的火焰很快蔓延开来,吧台周围两米的地方赫然烧成一片火海。而在这片蓝色的火海之中,狭窄的吧台之内,两个火人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

    他们纠缠着,撕扯着,狭窄的吧台内,别说翻滚了,就连挥动拳头都十分别扭。

    最后,还是身体健硕的酒吧老板占据了上风,他一只手撑着戴平安的胸膛,另一只手抡起拳头,一下一下的砸在戴平安的脑袋上。而戴平安能做到只是死死抓着酒吧老板的围裙不松手,把酒吧老板一起留在了酒水洒的最多,火也烧的最旺的吧台里。

    戴平安躺身在火海里,但灼热的火焰烤炙的却是处于上风却无法脱身的酒吧老板。终于,一瓶沉甸甸的烈酒砸到了戴平安的脑袋上,在玻璃碎裂之时,瓶中高度的烈酒“忽”的一声,炸成了一团蓝色的火焰。

    烈焰烧断了脖子上的围裙,酒吧老板终于摆脱了戴平安的纠缠。他从吧台里走了出来,踉踉跄跄的前行几步,然后带着一脑袋的火焰,倒在了拉齐镇长的脚边,再也没有起来。

    酒吧老板的尸体,拉齐镇长看都没有看一眼,只是一手捂着脸上的血窟窿,一手端着刚刚掉到身上的毛瑟手枪,对准了吧台。另一只完好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怒,疑惑以及不相信。

    他知道,事情还没完。

    酒精烧起的火海烧的快,灭的也很快,蓝色的火焰很快收缩到了吧台和酒柜上,熊熊燃烧的酒柜和吧台成为照亮这间地下酒吧新的蜡烛。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戴平安从蜡烛里爬了出来。他翻越吧台的动作缓慢而丑陋,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是翻了出来。

    简单几下拍灭身上的火焰,戴平安抬起削短的霰弹枪,第三次,对准了拉齐镇长。

    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

    这一次,戴平安没有再感受到任何的难受与压迫,正相反,他轻松的很,就像一个小孩子刚刚知道家里电视的遥控被大人藏在哪个柜子里。

    拉齐镇长同样用毛瑟手枪指着戴平安,但他同样也没有开枪。

    “枪!在你的手里!”

    “枪!在!你的手里!”

    “枪!在!你的!手里!”

    每一个字,都是从拉齐镇长的嘴里挤出来的,到最后,他甚至大声的吼了起来。但是没有用,戴平安焦黑狰狞的脸上没有震惊,也没有诧异,只有一脸得逞的笑容。

    这不可能,不对,一定有地方不对!

    拉齐镇长双手端着毛瑟手枪,但枪管却抖成了一团,他不信邪,做着最后的挣扎:

    “请冷静,戴先生,听我说,你在我的手里。”

    “你!在我的手里!”

    “你!在!我的!手里!”

    最后一句,拉齐镇长又是吼出来的,戴平安的身体明显一震,停住了。

    有效果!控制了!

    不等拉齐镇长心中暗喜,戴平安的脸色变了。他向前一步,霰弹枪的枪把子重重的抡到拉齐镇长的嘴上。

    “枪在我的手里?!”

    “我在你的手里?!”

    “催眠?!”

    “老子叫你再催!”

    “催!”

    “催!”

    ……

    一下,

    两下,

    三下,

    四下,

    左右开弓,不停的砸,

    直到拉齐镇长嘴里最后一颗牙齿飞出去,戴平安才终于停手,一脚把他踹出老远。

    改装的“二十响”摔在了地上,几个零件从手枪的抛壳口掉了出来。在刚刚的爆炸中,手枪早就坏了,不然戴平安也不会把它飞出去砸人。

    倒在地上的拉齐镇长还没有死,他想逃跑,却和地上的黑袍尸体滚成一团。慌乱间,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从身后掏出几个炸药棒,挡在了身前。这些都是从戴平安身上搜出来的,其中有一个还没有引信。

    “你不能~开枪,酒吧~地下~会塌的,大家~一起死!”

    尽管嘴里不利索,但拉齐镇长还是把威胁清楚的说了出来:“康沃尔~给我~很多钱,都给~你,放过~不要!”

    拉齐镇长还想求饶,可戴平安已经举起了霰弹枪,这是第四次,黑洞洞枪口又黑又粗!

    “不要~会塌的~大家一起~谁也活不了!”

    拉齐镇长声嘶力竭的哭喊着,但戴平安依旧置若罔闻,好像什么都没听到一般,掰起了霰弹枪的击锤。

    “你疯了!我们都……”

    拉齐镇长说不下去了,他突然明白了催眠不了戴平安的原因——

    “FUCK!”

    戴平安开枪了。

    灼热的钢珠把拉齐镇长打成了一面筛子,同时,也引爆了他身上的炸药。爆炸的轰鸣中,戴平安的耳朵再一次听见了声音,与此同时,燃烧了一上午的瓦伦丁,终于在烈火中崩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