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求生从荒野大镖客2开始 > 29,果园,狙击和骂人的何西亚
    29,

    哈根果园种的不仅有橙子,还有橘子。

    这个月份,正是晚熟的橘子成熟的时候,一颗颗金黄色的小果子点缀在绿叶之间,享受着雨水的洗礼。黑沼泽湿热的气候让这里的橘子一个个长得又大又甜,只要等到雨停之后,他们就可以被采摘下来,拉去市场上换钱。

    然而在此时此刻,这些即将丰收的橘子却成了士兵们练习枪法的靶子。

    “啪!”“啪!”

    随着枪声的不断响起,一个又一个甜美多汁,个大饱满的橘子在暴雨中不断的炸裂,这成了那些在屋檐下躲雨的骑兵们打发无聊时间的一个乐趣。

    哈根果园的主人是一家子黑人,不然他们也不会冒着时刻被鳄鱼袭击的风险,躲在这个人迹罕至的黑沼泽里种水果。

    作为果园的主人,一对老夫妻正带着自己的儿子跪在自己的房前,顶着瓢泼大雨忍受着责骂。他们静静的跪着,不敢抬头,也不敢辩驳。而骂他们的人,正是这些骑兵的领队,刚刚和何西亚打招呼的那个军官。

    一件件不值钱的家具被士兵们从屋子里不停的扔出来,因为没有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军官更生气了,责骂声也更大了。

    一个吃到一半的橘子狠狠地砸在黑人老妇人的脸上。老妇人的儿子受不了,愤怒的他站起来,大声的辩解着什么,吓得旁边的老妇人赶紧把他拦住,但还是晚了。

    枪托和拳脚劈头盖脸的打下来,直到三人奄奄一息才停手。军官站在屋檐下,一口唾沫吐到了动弹不得的三人身上。

    “你们这帮忘恩负义的混蛋!

    是我们把你们这帮黑鬼从那些南方佬的皮鞭下救出来,是我们解放了你们!想不到你们居然这么不知感恩,连一点小小的要求都做不到。你们这帮……”

    军官继续责骂着,东边树林里的戴平安也解下来背上的卡尔卡诺步枪,他把瞄准镜的准星对准了军官的脑袋,正当他要扣下扳机的时候,一只手伸过来拦住了他。

    “你想干吗?”

    看见戴平安突然跳车,何西亚就知道要出问题,还好在最后一刻拦下了对方。

    “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这们多骑兵是你一个人几把枪就能解决的吗?你知道咱们后边都有多少人在跟着,难道你想让我们跟你一起去送死吗?!”

    “你以为你真的是在帮他们吗?现在他们损失的只是几颗橘子,挨一顿打,把伤养好就没事了。可要是你的枪一响,除非你能一下子把骑兵全部杀死,然后毁尸灭迹,不然他们还会被当做凶手的同伙吊死在这里。”

    “你帮不了他们的,也没人能帮他们。想做英雄的孩子,我们是匪徒,不是英雄。”

    “欢迎来到美国。”

    车轮滚滚,马车继续向前行驶着,戴平安已经被何西亚拽回马车好一阵了,但他耳边还是回想着何西亚刚刚教训自己的那几句话。

    他觉得自己真是飘了,在阎孝国的大力支持下,在何西亚他们的筹划和行动下,才惊险万分的从圣丹尼斯杀出来。这种惊险刺激着他,居然让他产生一种错觉,觉得自己可以不顾身陷重围的事实,一个人对抗几十名训练有素的士兵。

    正如何西亚说的,他戴平安不是个英雄,也没有能力成为英雄。

    那自己这么辛苦的活着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复仇?

    还是为了能在将来享受连城乡结合部水平都达不到锦衣玉食?

    都不是,

    是为了让自己的心里不那么不爽,不那么不开心。

    命运的作弄让他不爽,所以他咬着牙也要活着;同样是命运的安排让他不开心,所以他要改变范德林;至于戴平安的死,则让罗便臣那一家成为了多呼吸一秒,都让他感觉到不爽不开心的存在,所以他才会不择手段,不计代价的选择复仇。

    刚刚那名军官的行为,也让他感觉到了不爽和不开心,可他无能为力,这让戴平安感觉到更加的不爽,更加的不开心。

    随着雨势的缓解,车顶上的噼啪声小了起来,后面很快传来了接连不断的枪声和马蹄声,那帮骑兵追上来了。

    他们并没有发现戴平安一行,而是刚刚那场劫掠释放出他们的野性。他们一边朝天开枪,一边纵马疾驰,就像一帮刚刚做完劫案,回归山寨的土匪一般。他们很快超过了何西亚的马车,那名军官还因为停下来同何西亚打招呼,而落在了队伍的最后。

    他一脸的笑意,仿佛在果园踩着别人脑袋,威胁交出财物的事情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骑兵的队伍很快冲过桥梁,转身向北疾驰,奔着翡翠车站的方向去了。何西亚则把比尔换出来,让他驾驶着马车过桥后向南边的罗兹进发。

    进入后边的车棚,何西亚开始脱衣服,刚刚那场暴雨把这个可怜的老头子浇的不轻,他已经不再是二三十岁的小伙子了。一边擦拭着身上的雨水,一边寻找着干燥的换洗衣服,何西亚突然发现戴平安坐起了身,把后边的帘子掀开一个小缝,将那只卡尔卡诺步枪探了出去。

    这小子要干吗?

    此时马车已经向南行驶,马车尾部对着的正是越来越远的骑兵队伍。

    何西亚顺着缝隙向后瞅了一眼,接着便松了一口气,那只还在不停放枪的混蛋队伍离他们已经有五百多米远。五百米的距离,一名骑兵连人带马在视野里也就相当于一米以外的火柴头那么高,比枪口的准心高不到哪里去。

    即便卡尔卡诺的步枪上带着瞄准镜,他也不信戴平安隔着那么远的距离还能打中。

    不止五百米。

    戴平安心里计算着,哪怕这只枪上装着的是长筒瞄准镜,但在瞄准镜的视野里,那名落在最后面的军官的高度也就比火柴头多了半截火柴棍,而且还随着马的奔跑不停起伏着,但这对戴平安来说已经够了。

    他深吸一口气,直到吸得不能再吸的时候,那团火焰开始燃烧,烧出一个血色的世界。

    血色的视野中,军官起伏不定的身子稳了起来,就连前面士兵枪口带出的火星也变成一朵朵缓慢绽放的花苞。

    戴平安没有着急,他在等着,等着对方的身子更加稳定,等着下一朵花苞绽放,等着他万无一失的感觉到来。

    他等到了。

    “呯!”

    子弹从枪口呼啸而出。

    瞄准镜里,那名军官的身子晃了一晃,倒了下去。军官骑着的马慢慢靠边停下了,但他前边的那些士兵却什么也没有感觉到,继续朝天开着枪,继续一路向北疾驰而去。

    没有瞄准镜,但何西亚还是远远的目睹了军官堕马的一幕。他先转过身,对着因为听到枪声而停下来的比尔劈头盖脸一阵骂,让他快马加鞭赶紧跑。然后才转回来,恶狠狠的盯着已经软成一团的戴平安。

    “你这个该死的疯子!

    你这个没脑子的混蛋!

    你这个……”

    何西亚一声声的咒骂着,但软下来的戴平安已经乐的不能在乐了,刚刚的不爽和不开心,统统一扫而空。

    这个世界真是美丽,空气多么清新。

    一边的哈维尔没说话,只是默默的点着唯一一根没有被雨水打湿的香烟,塞进了戴平安的嘴里。

    哈维尔的家乡墨西哥一直被一个叫迪亚斯的独裁者统治着,像之前哈根果园的情形每天都在他的家乡上演着。哈维尔试图反抗,但换来的却是更残暴的迫害,逼得他不得不远走美国。

    他来美国是想寻找一种改变这种情形的方法,但令他失望的是,在美国这种情形也是屡见不鲜,而他想寻找的东西却杳无音讯。在哈根果园旁边的森林中,他也对军官的行为义愤填膺,但却连摸枪的冲动都没有,因为他跟何西亚一样,已经过于成熟了。

    骂了一阵,何西亚终于停歇了,幸运的是那帮骑兵终究没有追上来,他们也没有遇到什么阻拦,顺顺利利的到达了罗兹北部的一个营地。在这里他们短暂的休息了一下,找人购买了两匹马后,连夜向北方的新汉诺威州赶去。

    夜晚赶路是很危险的,但何西亚已经顾不上了,越早离开莱莫恩州,他们就能越早摆脱警察和平克顿侦探的包围圈。此时他们离莱莫恩和新汉诺威的边界还有一大段距离,因此必须连夜赶路,把白天损失的时间赶回来。

    马车换成了哈维尔驾驶,后面跟着骑马的比尔和戴平安,而何西亚则留在马车上休息,这一整天的折腾对他这副老骨头来说是个严峻的考验,需要好好休息恢复精力。

    从罗兹回瓦伦丁的这条道路跟他们来时的铁路交错着,因此哈维尔驾驶的很小心,生怕经过哪一段铁轨时把马车车轮给镇下来。就这样一路小心翼翼的前行中,他们终于远远的看到了老格林班克磨坊。

    这是一条修建在露梅溪河滩口的老磨坊,只要在渡过这条河滩,就意味着他们就离开莱莫恩州,回到新汉诺威了。

    哈维尔兴奋了起来,他加快了马车的速度,可还没等他高兴几分钟,突然隐隐约约的发现前方的铁路上居然停着一辆油罐马车。

    这是要抢劫火车啊。

    哈维尔拦停众人,唤醒何西亚,把前边的情况交代了一番。何西亚有些纳闷,这么熟悉的套路怎么会在这里遇上。他抄起从戴平安手里没收来的卡尔卡诺步枪,通过瞄准镜向那边看去。

    前方的铁路上果然停着一辆马车,马车上还站着一个人。虽然黑麻麻的看不清楚那人的相貌,但熟悉的身形还是让何西亚认了出来。

    “SOB!”

    戴平安第一次听到何西亚骂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