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求生从荒野大镖客2开始 > 14,死亡 黄金和笑容
    14,

    林子里窸窸窣窣的动静更大了。

    很快黑漆漆的树林中伸出了几根枪管,其中一根还散着淡淡的白烟。

    枪管后面跟着五个人,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冲进了营地,但此时的营地已经空无一人,只留下那几个火堆在燃烧着。

    “不要开枪!我之前都说过了,不要开枪!”

    领头的人很生气,这刚来的新人就是靠不住,之前明明吩咐过行动要保持安静,他倒好,非要开枪,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手里有把枪一样。如果不是有个嫁对人的好姐姐,自己早就找机会让这个不听话的小混蛋死在这山里了。

    “你,还有你,你们两个赶紧带上灯去追,这山里他不认识路,大晚上的跑不了多远。科克,你给我找找这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赛斯,你去北边的林子里警戒,当心那帮人回来。

    快!”

    “那个人倒下了,我看的很清楚!我真的打中他了!”

    拿着卡宾连发步枪的科克还在坚持着什么,但没人搭理他。两个人提着灯冲进了南边树林子,而另一个人,则是调头返回了北边。

    提灯的两人追得很快。

    作为每日沿着铁路巡查的护路队员,他们对附近的环境再熟悉不过了,这也是他们能够在夜里不点灯摸着黑围过来的原因。如果不是队长小舅子科克的那一枪,他们早就把那个华国人给抓住了。

    不过也没事,这种活他们以前又不是没有干过,华国人么,也就那样,还没见过哪个人能从这跑出去的。

    因为提着灯,两人追得速度很快,不一会就察觉到前方有奔跑的动静。

    找到了!

    两人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他们不是担心慢了追不上对方,而是前方有一堆乱石和悬崖,万一这个华国人逃跑时不小心,一脚踩空摔死了,队长那边就不好交代了。

    他们追得快了,前边的脚步声也跟着跑的更快了,就这样跑着跑着,突然消失了……

    前边的脚步声没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后面追着的两人感觉有点头大,因为他们记得很清楚,前方脚步声突然消失的地方,好像正是一处悬崖!

    两人放慢了脚步,举着马灯查看地上的痕迹,地上果然留有奔跑的脚印,顺着脚印往前看,前边不远正是悬崖的位置。

    “艹!”

    两人在心底暗骂着。

    尽管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两人还是抱着侥幸的心态向前边走去。

    前边是一块从山路边凸出来的大石头,石头一边与地面持平,另一边向南边的河谷伸出去。放在白天,这里或许是个观赏达科塔河河谷美景的好地方,可要是晚上不小心走错了,那绝对是落个粉身碎骨的死亡捷径。

    到了大石头的边缘,两人小心翼翼的查看着下方,马灯昏黄的亮光根本照不清下面的一片漆黑。哗哗的流水声中,他们能感受到只有迎面吹来的山风以及放在他们后腰上的两只手。

    轻轻一推,

    没有听到想象中的惨叫声,有的只是两声急促的闷响。

    低头看了看,淡淡的月光下,隐隐约约能看看到两具人形,已经扭曲的不成样子。

    他没有着急离开,而是又静静的倾听了一会儿,在确定底下的两人身上确实不会发生什么奇迹之后,戴平安才转身没入了黑暗之中。

    营地里,

    两块金灿灿的大金砖被搜了出来。

    领队的队长把黄金抱起来轻轻的抚摸着,感受着属于黄金独有的冰冷的温度,之前行动不顺利所带来的烦恼早已飞到九霄云外。

    原以为只是一件搂草打兔子的工作,没想到这里面居然藏着这么大的惊喜,看来是某些人对自己撒谎了,这笔交易应该重新谈一谈。

    见一边的小舅子还在闷闷不乐,心情大好的他忍不住安慰了起来。

    “放心吧,那个华国人跑不掉的。”

    “可我真的打中了他的肩膀,我发誓,我看的清清楚楚的,真的!”

    “呵呵,不重要了,孩子,不重要了,那个华国人的死活已经不重要了。”

    在黄金面前,什么都不重要了,更何况那个华国人。

    再说了,华国人而已,他又不是没见过,又不是没杀过,那个种族什么时候重要过?印第安人都比他们强!

    十几年前,安巴里诺铁路刚刚修建的时候,干活的不就是华国人么。那时候的华国工人人数可是有好几万呢,不还是在他们几百人的枪口下,乖乖的干着最重最危险的工作,拿着最微薄的钱。

    为什么?

    仅仅是因为他们几百人手里有枪吗?

    不,

    是因为没有选择。

    如果那些华国人不干活,就没有饭吃,没有饭吃,他们就得饿死!在这片广袤又陌生的土地上,除了最危险最累的工地,其他地方没有他们呼吸的空气!

    他记得很清楚。

    曾经也有华国人受不了而逃跑,当时他们都没有去追,没几天这个人就因为在外面活不下去而跑回来,跪在地上恳求他们,希望继续能在铁路上干下去。

    当他们把这个华国人打断腿扔在丛林里离开后,走出老远仍然还能听到这个华国人哭嚎的恳求声,他表示自己还能继续干活,恳求他们不要抛弃他。

    那个撕心裂肺的动静,就跟他那些生病受伤不能干活,被抛弃的华国同胞一样,叫的真难听!

    干不完工作,没有华国人能离开这里,就算真有人能幸运的跑出去,华国的那个叫大清的什么衙门,也会把人抓住后送回来的。

    因为按照法律规定,这些华国人在美国是没有身份的,他们能在这里生活和工作,仅仅是因为他们都是属于康沃尔铁路公司的财产。

    队长心里甚至曾经有些怀疑,安巴里诺山里的狼群这么容易袭击人类,有没有可能就是因为当初华国人的尸体吃多了,狼群才养成吃人肉的习性。

    真可恶!就连死亡都要污染这块土地!

    队长心里正想着,去北边盯着的赛斯回来了。他带来一个不好的消息,那几个人已经快挣脱陷阱,估计用不了多少功夫就会返回来。

    “别担心,赛斯,我们先带着黄金回货站,然后再把其他兄弟叫过来。”队长胸有成竹的指挥到:

    “放心,山里的路我们再熟悉不过,他们人生地不熟,是跑不出去的!”

    “那个华国人呢?不管了?”

    “当然不管了,有了黄金谁还在乎那些。”

    “好的,那我们……”

    赛斯的脑袋猛地向右一甩,他的脖子上绽开了血花,正好溅到了跟着一同倒下的队长脸上。

    “呯!”“呯!”“呯!”“呯!”“呯!”“呯!”

    六声枪响!

    队长胸腹间仿佛被铁锤连着砸了两下,强烈的剧痛和冲击,让他和已经死去的赛斯倒在了一起。赛斯脖子里喷出来的血涌到了队长的脸上,但幸运的是,赛斯手里的枪也正好掉在了他的手边。

    很近,近到只有一点点的距离,只要把手伸一下就能够得着。

    队长伸手了,虽然这样会牵动他的伤口,但他还是忍着胸腹间的剧痛,朝那把枪抓了过去。

    剧烈的疼痛让这个平时能轻易做到的动作变得万分艰难,鲜血不停地从他口中涌出,但队长还是没有认命,一点点,再来一点点,就差一点点了。

    终于,队长抓住了赛斯的枪!

    戴平安踢开了赛斯的尸体,然后把队长想抬起来的枪一脚踩了下去。虽然这个年代还没有防弹衣,但小心无大错,刚刚他多观察了一会儿才过来。

    队长的手没有放弃,通过踩着枪的脚,戴平安还能感受到队长那种对生的渴望与挣扎,不过都已经太迟了。

    戴平安折开手枪,滚烫的弹壳从弹仓里挤出,掉在地上后又弹到了队长的脸上。队长似乎很愤怒,他好像想说什么,可什么也说不出来,满嘴鲜血里涌出的泡沫又多了一些。

    他说不出,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戴平安一颗颗的上好子弹,挣扎间,队长仿佛又听到了那些撕心裂肺的恳求声。

    “呯!”

    队长的脑袋摆了摆,不动了。

    ……

    科克拼命的奔跑着。

    他的枪早已经不知道被他扔到了哪里,可每跑一步,小腿的伤口还是会疼痛一分,然而科克没有放弃,他想活下去,他不想死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山里,未来还有大把的好日子等着他,他不能放弃。

    科克咬着牙跑着,终于让他跑到了巴克斯大桥上。大桥的另一端,就是巴克斯车站,他姐夫,也就是队长的人都在那里,只要他喊一声,就一声,他就能活下来。

    也许是因为看到了希望,科克松了一口气,一下子,他的上半身变得重了起来,让他失去了平衡。

    科克摔在了巴克斯大桥上,怀里的黄金也因此甩了出去,差一点就掉出了桥面。科克没有停下,借着摔倒的惯性他像狗一样扑了出去,再次把那块金灿灿的大金砖揽进了怀里。

    这才是他的希望,这才是他活下去的动力,这才是他拖着受伤的腿,还跑出这么远的根本原因。

    扶着桥的护栏,科克抱着黄金废了好大的劲才重新站起来,这时,他看到了追上来的戴平安。

    这下科克是真的走不动了,他想抱着黄金跑,可两条腿却忽然不停使唤,一个劲的颤抖着。他只能眼看着那个华国人拿着手枪,一步一步,笑吟吟地向他走过来。

    戴平安在笑,既是因为他终于找到了内心不安的根源,也是在笑他自己的愚蠢

    ——他高估了自己黄金的魅力,也小瞧了范德林帮里某些人的忠诚!

    “你~你~你不要过来!”科克抓着大金砖伸出了桥外:“你再过来,我就把黄金扔下去!”

    戴平安脚步不停,笑容依旧。

    “别过来,我扔了啊!”

    “我真的扔了!”

    “我扔了!”

    科克嘴里喊着,但他抓着金砖的手却一丝都没有松开,当戴平安走到他的跟前,居高临下看着他时,科克终于明白了一个事实——

    把黄金扔出去这件事,他舍不得,也做不到!

    看着这个身体瘫软成一团烂泥,两只手却依然紧紧抓着黄金不松手的年轻人,戴平安松了一口气:

    “看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这个道理还是管点用的。”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科克当然听不懂,因为戴平安说的是中文,字正腔圆的中文,不像其他华国工人那样带着沿海口音的中文。

    “求求你,放了我,这黄金我~我~不要了。”

    “是吗?”

    科克松了一口气,因为戴平安这两个字说的是英文。

    “是的,黄金我不要了,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怀里的黄金让科克有些犹豫,有些不舍,但最后还是咬咬牙,把黄金推了过去。

    戴平安接过了黄金,掂量了一下,真是好东西,然后随手扔到了一边。

    他把科克扶起了身,让他靠着桥的护栏站着。戴平安不喜欢仰着头看别人,也不喜欢别人仰着头看自己。

    “我总算明白那些反派在占据上风时,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话要说了,呵呵,不是因为等主角翻盘,也是不是因为要介绍剧情,是因为憋得!”

    戴平安用中文述说着,科克虽然听不懂戴平安在说什么,但戴平安轻松的语气,让他安定了不少。

    “没个人能说说心里话的日子实在是难受了,能把人给憋死!可你偏偏得忍着,一句话多余的话也不敢多说,哪怕是在梦里,都得咬着牙,生怕说出什么不该说的,呵呵……”

    “可我还是说的多了!本来以为靠着这些黄金,能在帮里先平平安安的混下去,先活着再说,谁知道……呵呵,言多必失,古人果然没说错。”

    “好了,我说的够多了,也痛快多了,现在……”戴平安拍拍科克的肩膀:“该你说了,说些什么吧,你至少有三句话要说。”

    最后这句话,戴平安是用英文说的。

    “三句话?”

    科克仿佛明白了什么,眼看着身子又要软下去,这次戴平安没有伸手扶他,而是用枪口顶着科克的下巴,硬生生的把他“架”了起来。

    “只有三句话?”

    “只有三句话!”

    戴平安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的盯着科克,这让科克知道,这不是什么玩笑,自己这次怕是真的活不下去了。

    “我~我~我们不该抢你的黄金?”科克的声音开始颤抖。

    “不是这句!”

    “是你的同伴,那个老家伙今天找的我们,说~说~说~戒指,那个戒指……”

    “也不是这句!”

    虽然已经猜到一些,但真当答案出现,戴平安的面容还是狰狞了起来。

    “我~我~我不该向你~向你开枪?”

    “对,就是这句!”

    “呯!”

    科克的头顶荡起一团血雾,同时戴平安弯腰抓着科克的腿向上一提——“嘭!”

    重物掉进了水里,还是没有惨叫声。

    双手扶着护栏,戴平安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收起手枪,转身把地上的黄金捡了起来,当他再抬起头时,往日的笑容再次浮现在了脸上。

    他双手把黄金抛给了赶过来的迈卡:

    “你们怎么才来,何西亚没事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