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葬神 > 第七章 上门
    古魔都发生的事情自然无人知晓,此刻的封尘正和李龙斜靠在一个小巷子里。

    “这么说,昨天因为没能完成他交代的事,被那小子赶走了?”封尘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不清是嘲讽还是什么,“为什么为他做事?就因为他是城主的小儿子?”

    李龙耸拉着眼皮,揉了揉肩膀,说道:“脱离组织后,不少仇人找上我寻仇,有一次被快要丧命之时被城主水狂业所救,因此为他儿子充当护卫报恩。”

    “多久的事儿了?”

    “有一年了吧。”李龙说着,又揉了揉肩膀。

    封尘注意到他这个小动作,眉毛轻挑:“受伤了?”

    李龙的手顿了顿,说道:“嗯,水天辰打的,我没还手。”

    沉默了半晌,封尘问道:“报恩一年,落得如此下场,甘心吗?”

    李龙没有说话,然而他心里又怎会甘心?

    水天辰向来喜欢惹是生非,这一年来他也多次以命相护,可以说救命之恩已经偿还干净,结果却被这个小孩儿暴打一顿丢出城主府。

    他李龙曾经也是组织里的元老级人物,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又怎可能甘心?

    不想还好,一想起来可谓是气血上涌,越想越气。

    察觉到他的变化,封尘说道:“既然不甘心,又何必憋在心底?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不如现在与我杀上城主府,正好我也要问问那水狂人是怎么教育儿子的。”

    听了封尘的话,李龙心里一惊,说道:“虽然星木城在云霄帝国十分落后,强者稀少,但是城主府也有几名聚灵境入门的高手,更别说还有一众真武境。再退一步讲,即便你我二人能够对付这些人,可水狂人却是真正的聚灵境圆满啊。”

    李龙本以为封尘会打退堂鼓,没想到他的表情却没有任何的变化,并且还说道:“其他杂鱼你帮我拦住,水狂人交给我就好。”

    极为平淡的语气,却透露出一股强大的自信!

    李龙看着他,突然生出一个想法,或许这个少年,真的有能力对付水狂人呢?

    这样想着,李龙当下也不再犹豫:“他妈的,早就想这么干了,今天就疯狂一把,大不了打不过再跑!”

    李龙气势的改变让封尘暗自点头,看来这也是个性情中人。

    没有再磨叽,两人确定之后便向城主府的方向奔去,毕竟解决完这件事之后封尘还要回来看看祈雪的实战考核环节。

    李龙作为死士,向来以身法为主;而封尘虽然无法使用灵力,但借着千影瞬步,也没有落下半分距离,两人很快便到了城主府门口。

    见此李龙又是暗暗称奇,只不过唯一让他不解的是,为什么无论是昨晚还是刚才,他都没有感受到封尘身上的灵力波动……

    “李龙?你又回来干什么?”城主府门口的两个护卫语气不善地问道。

    “我要见水狂人。”李龙上前一步。

    “放肆!”护卫立马拦下李龙,怒骂道,“昨天才被少爷赶出去,今天就敢直呼城主大人的名讳?城主大人是你想见就见的吗?赶紧滚!”

    封尘不禁冷笑一声,暗道还真是狗仗人势,区区两个真武境的弱鸡,仗着自己身后是城主就敢如此嚣张。

    李龙听了护卫的话,脸色立马沉了下来,他回头与封尘对视一眼,目光交流之后,他点点头,对着两个护卫露出残忍的笑容。

    作为一个死士的本性,在此刻彻底爆发!

    没有过多的废话,他猛地一个顶膝便将其中一名守卫撞飞出去,然后没等另外一人反应过来,寒光一闪,一把短刀便结束了那人的性命。

    “你你你……”活着的那个直接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他怎么也没想到李龙不仅敢动手,还敢杀人!这里可是城主府啊!

    李龙用手揪住他的头发,用牙缝恶狠狠地挤出一句话:“昨天打我的那群人里面,有你,对吧?”

    那名守卫嘴唇打着哆嗦,满眼惊恐。

    也没等他回答,下一秒,李龙便举刀将他送去见了阎王。

    两人闹出的动静不小,已经有很多人注意到了这边,于是他们立刻闪身进入府内。

    李龙冲在最前面,自然首当其冲,不过目前出现的大部分都是真武境,无法对他造成什么威胁。

    而有些人自作聪明,见对付不了李龙,便直接偷袭看上去没有任何灵力波动的封尘。

    结果可想而知,无冕的每一次出鞘与入鞘,都会取走一人的性命,这霸道无比的剑气,单凭真武境又如何抵挡?只有达到聚灵境,能够将灵力运用于战斗中,方可能与他一战。

    看着杀出一条血路的两人,一些无辜的家仆吓得纷纷退让,心里猜测这究竟是府上的谁招惹了这两个魔头。

    作为死士,李龙杀人无数,对于这种场景早已习惯。

    至于封尘在隐界时,手上也不知道沾了多少人的鲜血。

    所有的强者都是踩着累累尸骨爬上去的,这是修道界的法则,就是这么残酷与真实。

    封尘也并非嗜杀之人,只不过他向来有仇必报,怜悯之心绝不会给没有必要的人或事。

    无论是恩,还是仇,他也都是百倍奉还。

    杀人者,人恒杀之。

    这是封尘自己追寻的道,所谓对错不是由大众来定义,不是由强者来定义,更不是由所谓的帝国律法来定义,而是由自己,以自己的立场来定义。

    他封尘,绝不会成为任由掌权者与帝国律法,乃至道德伦理所任由摆布的傀儡!那样迷失自我,被如此多的东西所束缚,久而久之出现心魔,这与死亡又有何区别?

    他封尘,只会做自己想做的,对不对,没有人能定义!

    似是勾起了他不好的回忆,封尘眼中冷芒一闪,接着无冕出鞘,强大的剑气直接向前斩劈过去,气势宏大,像是要劈开整个城主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