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命坊 > 第十八回 见面赔银子
    “他叫什么名字,你不知道吗?”郭索身后的短须老道长扬起下巴说道,声音尖锐。

    易师真心中一突,但强装镇定,笑道:“道长说笑了,不过还请原谅在下眼拙,实在是不认识。”

    那麻子道士咬着舌道:“不,不认识就对,对了,他······”

    还没等他说完,郭索猛地朝着苏合香迈出一步,易师真和熊蹯根本来不及反应,却看到郭索脸色一变,张口“哇”地吐了出来!

    苏合香尖叫一声连忙闪避,却还是被他吐得脏东西沾到了衣裙上。

    易师真暗中心思急转,那短须老道也只是仗势欺人惯了,听到有人问,才会习惯性地那么说,这老道上次刚见面什么都没说就让他下跪呢!

    但是那麻子道士却露了底,照此看来,他们肯定是忘了。

    既然这样的话······

    他忽然上前一步,一脚朝郭索踹过去,郭索因为吐完后身体虚弱,竟然没有躲开,胸口被猛地踹了一脚,踉跄着退了回去,差点摔倒。

    “秀才好样的!”

    熊蹯暗中连声叫好,苏合香却忍不住捏了一把汗。

    易师真佯怒道:“兄台你怎么回事,我不过撞了一下你,你竟然对一个小姑娘呕吐!你还是不是人?”

    那两个道士连忙把郭索扶住,那短须老道也不得意了,赔笑着说道:“这位小兄弟,实在对不住,我们这位大人是朝廷的公差,但他一向有‘畏红’的毛病,一直用药镇住。今日不知道怎么回事,又犯了病,一路上来花红酒绿,他已经很难受了,但是刚才看到这姑娘的衣裳,一下子没忍住。实在对不住。”

    易师真回头看了一眼苏合香的衣裙,没想到这漂亮的衣裙反而是他的病根。

    他冷哼一声,道:“想蒙我?畏风、畏寒我听说过,畏红是什么毛病?”

    麻子道士梗着脖子道:“就,就是看不得红色!”

    易师真心中也觉得奇怪,但他马上沉下脸道:“没的说了,赔银子吧!”

    麻子道士一慌,道:“多,多少钱?”

    易师真淡淡道:“也不多,十两银子买的。”

    “十,十两?”麻子道士瞪大了眼睛,“你,你怎么不去抢?”

    短须老道长也忍不住了,刚要发火,被弯着腰的郭索伸手拦住,低声道:“强龙不压地头蛇,赔给他。”

    短须老道长忍着怒气,从胸襟里掏出一包碎银子,数了数,却正好是十两。

    他悄声对郭索道:“郭大人,咱们不知道中了什么迷药,昨天夜里还在江陵府,今天就莫名其妙躺在了这蕲州县的林子里。肯定有人把我们掳过来的,这是咱们回去的盘缠。”

    但是易师真却听得真切,心中松了一口气。

    这三人,果然被高老头的什么忘忧香弄迷糊了,什么人能够一夜从江陵府赶到五六百里外的蕲州?他们肯定是忘了这几天赶路过来的记忆!

    想到这里,他底气十足,冷哼一声道:“不然这事就捅到县衙去,正好我在县衙有个兄弟,在班房当差,咱们就去衙门说道说道!”

    麻子道士急了,说道:“谁,谁敢动我们?我们奉命抓捕,异,异族,别说小小知县,就算······”

    苏合香脸色变得苍白,熊蹯更是将三眼火铳拔了出来。

    郭索冷冷打断他道:“给他!”

    抓捕异族这件事倒不是什么特别稀奇的事,天瑞国十三都司,每个府州县都有人在抓。

    除了官方的缇骑,民间的一些会些武道的江湖客也在捕捉异族,把这当做一门生意,他们号称是“采药人”,异族当然就是药引子。

    不过他们也需要捉妖师来配合,否则他们也看不出异族身上的阴阳五行之气的异常波动,也就无法认准对方是人族,还是异族。

    就算认出来是异族,有些天赋强大的异族,他们这些武道江湖客有搞不定的,也需要请动捉妖师的符箓来帮忙制服。

    但是郭索这次的任务不同,他的主要任务是寻找药典医书,这是个秘密任务,而且是锦衣卫指挥使陆嘉羽亲自交给他的,肯定事关重大,事情闹大了不论对他还是锦衣卫,都不是好事。

    短须老道长气得胡须乱颤,但是还是咬着牙把银子丢给了易师真。

    易师真把银子递给了苏合香,低声说道:“收下吧,就给你当疗伤费了。”

    苏合香眼睛一亮,连忙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他们在门口争执,却没注意到酒楼里出来一个人。

    “完了,这回真完了!”

    熊蹯一声哀嚎,易师真看清楚后,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苏合香脸色一变,叫道:“易老伯······”

    怎么办?要是让他看到了郭索,他不知道忘忧香的事,一见面肯定得穿帮!

    易师真眼睛一转,马上一个闪身,把郭索他们挡在了背后。

    然后他才低声叫道:“爹,你怎么出来了?”

    “哦,是你们啊。”易信闻走出酒楼,看到他们三个,说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他说着,看到易师真挡住了什么,下意识就往他的身后看去。

    熊蹯立即挡了过来,笑嘻嘻道:“易老伯,我听到消息,顾老夫子这几天在酒楼出现过,我们来打听打听。”

    易信闻点点头,他看起来有些奇怪,心不在焉地低头说道:“是该找找他,那你们办完事,早点回去。”

    易师真不知道他爹是什么原因,但这对现在的状况是好事。

    于是他连忙说道:“那您也快点回去吧,娘在家里做了红烧鱼。”

    易信闻看了一眼他,欲言又止,皱着眉头,低着头就离开了。

    易师真他们三人才总算松了一口气。

    “让开!”短须老道长没好气地拨开他们三个,“得了便宜还卖乖,挡什么道?”

    易师真和熊蹯让开,两个道士扶着虚弱的郭索准备进酒楼。

    “慢着。”

    郭索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在经过苏合香的身边时,他挣扎着站直了身体,对两个道士发号施令,眼睛却看向苏合香。

    易师真和熊蹯的心又提起来了,苏合香的脸色“唰”地白了,眼神躲闪,不敢跟他对视,也不知道他要干嘛。

    易师真怕高人等的药也掺了假,现在效用过去了,郭索回忆起来了,连忙打岔道:“兄台,你这是······”

    “你别说话!”

    郭索人虽然虚弱,但是语气强硬得很。

    熊蹯却不怵他,怒道:“那你到底想要干嘛?欺负人上瘾了是吗?”

    郭索不说话了,伸手向怀里掏去。

    易师真和熊蹯立即疾走两步,回到苏合香的旁边,挡在她的面前。

    只见郭索慢慢地从怀里掏出一张灰色的手帕,十分精致,只不过上面很奇怪地绣着一头色彩斑斓的壁虎,不知道是什么寓意。

    不过,易师真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是江南织造的精品,绣工也是江南的女红,他以前见过素素用过,也拿着玩过。

    “你擦一擦。”

    郭索说着,把手帕伸过去,头却别过去,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

    苏合香这才知道他是看见自己的裙子被他吐脏了,好心让她擦拭干净。

    易师真和熊蹯面面相觑,他们也没想到,这个郭索心思还挺细腻,更没想到他们第一次见面是你死我活,第二次见面,却将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真是啼笑皆非。

    苏合香在他们后面,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接郭索的手帕。

    熊蹯心里还有气,忍不住嘀咕道:“娘们唧唧的,大男人还带个手帕,也不嫌丢人。”

    “这是我擦刀用的。”郭索沉声道,“洗干净了。”

    苏合香忽然尖叫一声,手像是被蛇咬了一口,闪电般地缩回。

    她的脑海里,昨天在林子他的刀划破她的手背,差点刺入她的脊背的惊心回忆突然翻涌起来。

    她脸先是一白,然后憋得通红,话也不说,手扯起裙子脏的那一块。

    “嘶——”

    布帛清脆的撕裂声传来,她已经将衣裙撕开了,把撕掉的那一块朝他脸上一摔。

    “还给你!”

    苏合香头也不回地走进了酒楼。

    “装模作样!”易师真冷冰冰地骂了一句,赶紧去追苏合香。

    “人模狗样!”熊蹯咬牙切齿地骂道,也转身跟上他们。

    短须老道长劝道:“郭大人,您这是何必呢,凭您的身份,跟这种乡野粗人较什么真?”

    郭索好心当了驴肝肺,被他们骂得一头雾水,难道是手帕上的血腥味?

    他也不知道今天在山林里醒来,刀上为何有血,但他已经将手帕洗干净了啊?

    他闻了闻手帕,却闻到了手里抓着那一块衣裙撕下来红布上酸馊脏东西的味道,忍住再次呕吐的冲动,眼睛却盯着苏合香离开的方向出神。

    ······

    “客官,里边请!”

    易师真他们三个人进来,那跑堂的店小二头也不抬地随口说道。

    “小方啊!”易师真一边拉住气得晕头转向,一股脑往里面冲的苏合香,一边笑道:“你家大小姐呢?我找她有事。”

    那店小二小方才抬起头来,看到他们两个和刚进门的熊蹯,马上堆起笑容,道:“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准姑爷啊!您老人家怎么有空大驾光临?”

    “懂事啊!”易师真很满意他这种态度,不无得意地继续笑道:“将来让你做一楼的领班!”

    小方立马眉开眼笑道:“哎呦,谢谢您嘞!”

    “不过,”他马上有些为难地说道:“有点不巧,小姐刚刚急冲冲地出去,说是找月红有急事,老爷还派人去叫她了,应该等会就能回。”

    易师真点点头道:“那你家老爷在哪里,我去找他。”

    小方又笑起来:“这没问题,您二楼请!”说着就带着他们上楼梯。

    郭索被两个道士搀扶着进来,小方眼尖,连忙岔开去帮忙,“唉哟,三位客官这是怎么了,饿软了吧?赶紧进来吃点好的!”

    郭索冷冷道:“不用你招呼!”

    小方愣了愣,易师真冷笑道:“好大的排场,小方,你记住了,有些没钱却想混吃混喝的,以后直接赶出去!”

    小方会意,谄笑着问道:“得罪得罪,请问三位客官可有盘缠。”

    郭索不答,却淡淡问道:“这里可是赵家酒楼?”

    小方看了一眼易师真的脸色,笑着却有些不客气地说道:“想是三位客官不识字,不过银子恐怕认识吧?没有银两的话,恕不接待。”

    郭索面不改色,说道:“你去告诉赵掌柜,就说京城鸽房来人了,其他的事,你不需要多管。”

    易师真怕郭索他们再来纠缠,说道:“小方啊,咱们走吧,让这几个穷鬼看看酒楼气派,他们不吃也就饱了。”

    小方心中虽然有顾虑,但是把他们交给一楼的另外一个跑堂,并交代了几句之后,紧赶着带着他们三人上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