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liminal > 第三卷 unknown story 第八十一章.于意义的彼方
    隐约瞟到了一道残影掠过,橘子一惊,吞下了好不容易到嘴边的话

    “你是——”

    想必韩陌溪也看到了吧,她听到了韩陌溪吐出这几个音

    可惜又是没把话听完,她觉得侧腰上被什么狠狠踢到了,速度之快甚至让她没反应过来自己被踢飞了

    仰面又倒在了商店外,此刻她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比起能踢这么远还真是有能耐啊,比起能踢这么精准还真是有能耐啊,的韩陌溪式想法,橘子最先注意到了自己的危机

    旁边的人……那是莫天思,还捏着自己的脖子,但仅仅是捏着,橘子一点也不觉得她用劲力了

    虽说如此,因为刚刚被踢得很痛,所以站不起来,也只能让她这么滑稽地捏着了

    蹲着一旁,莫天思以这样有些滑稽的姿,面露嘲讽地看着橘子

    “……”

    “……你想干什么”

    沉默之中,由橘子先开口了,毕竟那人真的不像想说话的样子

    “别急,这可是在被减速的时间里面”

    让视线从莫天思身上移开,望向远处,深夜原本就是安静的,可这连风也没有一丝,整个场景仿佛……像是被定格了一般?

    ——被减速的时间里面

    说起来,之前有听璨说过,这个莫天思的能力

    时间减速、吗?

    真是不得了的能力,想必代价也不一般吧?

    还是听璨说过,有个人的代价是——

    “……所以,你想来干什么,不,你是来干什么的”

    “都说了别急,不过是死到临头想找个人告别而已”

    生命,纯粹的生命……就是这个人,代价只是纯粹的少活几年而已

    纯粹而恐怖的代价。

    想起之前这个人毫无顾忌的减缓时间,现在就耗没了,老实说,真不是什么稀奇事

    现在还在浪费时间,还说别急什么的,这才让人摸不着头脑

    “……告别?找我,我以为你会找韩陌溪的,为什么是我?说起来我们熟吗?”

    饶是橘子,也能被这个人惊出一堆病句,对于不了解莫天思的人来说,这样的问句也太常见了

    “啊,不熟啊,我就是特意找的不熟的人”

    “……为、为什么?”

    沉思片刻,橘子还是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没有什么为什么吧,说起来,你喜欢狗吗?”

    “……”

    话题一转,问喜不喜欢狗是想干什么?橘子无言,但莫天思也不继续说话了,好歹是用自己的命换来的时间,可以珍惜一点吗?

    “……你,究竟是想干什么,如果真的要告别的话那就快点,我还有事要做,你别还没告人已经不在了这一点我也很担心”

    长久的沉默之中,橘子只能率先打破了寂静

    “都说了不要急,我当然算过了时间,我这不是正在修正和预估的差错吗?”

    这就是你在这浪费时间的理由吗?拿自己的命浪费?为什么不多想几句告别的台词,或者也向其他人告别呢?

    每一次撞上这个人总是会被搞得莫名其妙的,橘子有些无奈,之前一直是由璨和她交涉,这一点多少有些庆幸

    毕竟正常的语言逻辑,橘子还不想那么早就抛弃掉

    “……修正时间?那是、多久?”

    身上的痛这次还没有影响到大脑正常的思考逻辑,只是打算动的时候会很痛,一般不动只是稍微有点隐隐作痛

    这么待着也不是办法,橘子只能尽力跟着莫天思的思路走

    “你问题真多啊,我明白了,你是那种吧,凭着别人的风向行事,明明在逃却非要说这是自己的勇气,看着像是在打破砂锅问到底,其实只是在跟着别人思路走

    嗯,和某个乞丐有点像,不过决定性的不同也是有的”

    「带上之前随便评价人的事,把这些问题抛给莫天思吧」

    想起韩陌溪不久前说的话,橘子有些认同了,这个叫莫天思的人,真的很喜欢评价别人啊!

    只是……

    “……乞丐?乞丐是谁?”

    理智告诉橘子说,这个人的话最好不要深究,但好奇心却驱使着橘子问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一个钱包里没钱的人而已,不用在意她的事吧?唉,如果你想知道那也没办法,我问过sphylis了,在今天之前是还能活大概两天吧,不过刚刚用了之后就剩不了多少了

    现在一边和你聊的时候,大概还有一个小时能活吧?”

    为什么回答的是上一个问题?所以说乞丐到底是谁啊?

    不过一个小时吗?死到临头还在浪费时间,莫非这个人在撒谎……?

    “……一个小时的话,你要把时间浪费在和一个陌生人唠嗑上吗?如果是我的话就不会”

    “如果是你的话就不会?你是你,我是我,真是个遗憾的回复啊”

    “……你、但是你没有什么重要的人吗?或者说是,觉得你很重要,你死之后会悲伤的人,和他们告别比和我告别更有意义吧?”

    为什么自己要去开导这个人,橘子自己也不太清楚,明明这个人也是璨的敌人,不是吗?

    明明是好心开导,橘子话刚说完,就听到莫天思在笑,气都喘不过来了还在笑

    不解,橘子只能迷茫着看莫天思仰天大笑

    “噗嗤,啊,好久都没笑的这么舒坦过了,重要的人?重要也好意义也好,我都不记得我舍弃它们多久了

    至于认为我重要的人?我可能让他们在我之后死吗?”

    在说什么呢,橘子不解,但她没有问出来,她一向是不会问出来的

    无法理解其背后的含义,但是她想,她能回复的有一个,也只有一个

    “……没有在死后为你伤心的,那不是你的失败吗?你的人生……到底过了个什么”

    她一向是不喜欢用这么直白狠毒的语言的去说别人的,但这微妙的点到了她的痛处

    失去了过去,失去了一切之人,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相遇,重新获得了自我

    ……没错,对她来说,与人之间的联系,那便是重要之物,那是自己所存在于此的证明,自己活着的意义,那一定是——

    “失败?你认真的吗?”

    “我当然是认真的!与人相处的记忆,与人相逢的经历,那才是人存在的意义!是我存在的证明!”

    「——去恢复记忆吧」

    但那已经不需要了,自己不需要那样的目标,仅仅是与他人相识,那自己的人生已经重新拥有了意义

    为此,橘子罕见地将心中的话语一口气倾泻而出

    “嗯,所以和我有什么关系?”

    “……呃?”

    “那是你的事,不是吗?意义?也许我是没有吧,但是什么事一定都要有个意义吗?那等个一千年没有人还会记得你的意义,那所有的不也都是没有意义吗?”

    “……我……”

    不知还能如何回复,橘子安静了下来,但这时莫天思却开口了

    “你喜欢狗吗?”

    “……诶?这个问题刚刚好像问过了……呃,还行吧?”

    以为是转移话题而问的,没想到她是真的在问?既然有问题,橘子下意识地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我不喜欢。”

    “……哦”

    对他人的爱好,没有什么要说的吧

    “不过狗有一点我很喜欢,听说过吧,狗在死前会特意跑到主人看不见的地方去死,我也打算这样”

    所以说才特地找了不熟悉的人来告别?

    不过狗是因为不让主人伤心才这么死的吧,橘子隐约有听过这样的事,那么她明明没有死后会为她悲伤的人,这么干又是为了什么

    ……真是没有意义的行为,橘子只能这么想

    “作为打扰的报答,我还是有的,比如说那个吧,有什么想问的吗?毕竟有的问题以后只有一具尸体知道了”

    ……这个人还知道报答?

    “……那,寺庙的事?寺庙有一个地方会实现人的愿望,你知道吗?”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橘子问了出来,毕竟重新过一天这种事太神奇了,更何况这让她想起了卡片的故事

    “知道啊”

    “……那个是什么?和卡片的事情,怪物的事情有关系吗?”

    “没有关系”

    简单的回答,断绝了橘子的念想,那么那个地方到底是什么,还是说这个人在撒谎?

    “……那,王蛇的事情,你知道吗?随便什么都行”

    害璨死去的元凶,韩陌溪的动机已经了解了,但是王蛇……总之橘子百思不得其解

    “那个警察?啊,是黑幕,要小心啊,作为附赠的消息,某个老师也在策划着什么,不要让占卜师靠近她”

    “……谢、谢谢?”

    附赠?这么良心的词,尽管对莫天思这个人不大熟悉,但橘子还是觉得她和这个词不搭

    “不用谢,那么我就此离开了,对了,在那之前理所当然的,你最重要的东西被我剥夺了”

    还没等橘子反应过来,那人便松开了手,随后一道残影走向远方

    ……这个世界上又少了一个人,并不是什么事,不过是一个多了没什么意义,少了也没什么意义的人而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