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王笑涵 > 第一篇 风信满城 第二章
    我哥自知失言,我却并没有受伤,只是顺着他的话展开了一轮新的思考。

    关羽先失了南阳郡,以后荆州九都也会尽数失去,早就明白了的。与之相比,我从未的得到,看过而已,何谈死心。

    小酒馆挂着彩灯,我找了个最角落的位置坐着,他在台上缓缓讲着一个新的故事。大意就是,一个让人心疼的男孩,对另一个女孩一见钟情的故事。如果我从没有遇见他,一定觉得这个故事差些意思,不大真实。

    可是现在,这种内敛含蓄的故事,已经足够让我的心里潸然泪下。我在酒馆影影绰绰的灯火无法触及的阴影里,看着台上一束追光下的他,此时此刻,我窥见了天光。

    “我就知道你在这!”

    铃铃吓了我一跳,她的高嗓门改不了,让我有些头疼。

    “你怎么知道?”我问。

    她用她自以为最精明的眼神回答了我,接而发问,“想吃什么?”

    “这个点了...”我不大想走,可多看他一眼,心酸好像就多一分。看来我哥那番话也不是完全没有在我心里泛出涟漪。

    铃铃眼珠一转,二话不说拉着我上了出租车,于是才会有之后,我在海底捞动用大番心力将他的故事叙述一事。

    “你今天一句话也没和他讲?”她不信我。

    “你讲这么半天,都是他讲的那个破故事?”她不敢相信。

    “你是不是傻?”她快气炸了。

    她将菜肉下锅,我不敢为自己的懦弱找借口,适时选择闭嘴,以免她听出我的声颤。

    声沉影寂,我没想到,沉默才是彻底激发她的那个导火索。

    “你这个蠢货!为个男人这样!要么就下手!要么就赶紧忘了,时间可以抹平一切。”她的新美甲上贴了立体的小蝴蝶,此刻剑拔弩张的拍在桌面上,蝴蝶栩栩如生,我真怕被她吓得飞走。

    她和我从前一项意见相和,这也是我们两个投缘的根本原因。可是刚刚这句话,我却不敢苟同。

    我敢怒不敢言,故意不去看她瞪圆了的眼,用指尖在桌面画着小圈。

    “他有什么好?”铃铃的话音忽然有些悲凉,一瞬恍惚,我竟有些分不清,她问的究竟是我的心上人,还是她自己的心上人。

    “他什么都好。”我回答的含糊却坚定。这下,我彻底不知,说的究竟是自己的心上人,还是在替她回答了。

    时间搁浅,铃铃终于垂下了睫毛。

    “上次还没好好问你,说吧,怎么看上人家的?”

    “一见钟情。”我觉得有些肉麻说不出口,可又觉得,没什么比这个更贴切的了。

    “就一眼。铃铃,我自己也不敢相信啊!你也知道,我从来没有这样...”太阳穴突突跳个不停,好像是什么发动机,将那时的场景重新在眼前播放。

    一见钟情,从前我不信,如今终于明白了。一见不能钟,以后也不会钟了。这是多巴胺和肾上腺素带给人的一股神奇力量,能让人心甘情愿的去头撞南墙,一次又一次,撞到仲夏夜的荒原,看连天的野草,烧不尽、望无边。

    “喜欢到什么程度?”铃铃在试探,以寻找一个最好的慰藉我的方法。

    喜欢到...我思索。

    “他若是斧,我是树,他问我修柄,我一样帮。”

    铃铃露出了世界末日的表情,开始从锅里捞东西吃。大概是因为被我噎住了。

    其实我不是真的像铃铃说的那么不争气,连心意也不敢说。我只是怕打扰到他。

    他是一个复杂的矛盾体,看起来干干净净,好看到老天爷心甘情愿偷两颗星放入他眼中。可那星星的光芒下,却埋了太多挖不出的心事。他绝不会开口倾诉,让一切变成迷,让我落入迷里,寻不到出路。

    我透过他看见地球周长四十多万公里的绚烂,因此出卖了自己二十多年唯一的心动。

    “那就这样吧。也挺好。”铃铃看了一眼隔壁桌的空啤酒瓶,我知道她想喝酒了,可她没有要。“活着够累了,别给自己找罪受。要是个寄托,算好事。”

    她比我伤感,确实不是个成功的说客。可当真适合我。

    前天我妈还打电话给我,叫我别跟我哥再耗着,回家让我爸给我安排,当个老师,舒舒服服的铁饭碗,比什么都强。

    我妈总觉得,她能当我一辈子的避风港,所以我长这么大,一直在被当成个婴儿养。可我骨子叛逆,虽然不说,可就是无法改变。因为不听老人言,我当然付出了代价,可依旧乐此不疲。

    这个社会,个人下个人的雪,可个人也有个人看见的皎洁。在只剩两块钱的时候,我才认清这个现实。打那以后,我才学会了,心口下的胃是真实的,它会强制性的提醒大脑,浪漫的理想主义不靠谱,需要给活下去让路。

    可现在,我似乎又看见了一种新的活法。都说女人是感性的动物,当时我不以为然,可现在我也终于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海明威说的“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当真不是虚言。原来有的精神真的可以控制胃,让人划着断桨,信誓旦旦的向着大海起航。

    这天晚上我过得实在太过充实,洗完澡,我已累的动弹不得,脚疼得以缓解,应该能睡个好觉。

    可我没有,灵台清明,硬是闭着眼睛也睡不着。

    “5232 2282 5232 9343 2282 932163 238263 418263”打开手机,我在备忘录里输进了这串密码,“可不可以不要错过”。

    可不可以不要错过?可我该问谁呢?问自己?还是问他?

    不愿让他为难,所以我只是自己做出了选择。现在太晚了,明天,给他发个微信吧。

    他永远也不会知道,我找他的时候,并不是恰好想起了他,而是思念再无法压抑。

    他的回话总是不冷不热,带着恰如其分的疏离。我问他答,看起来近了不少,可心却愈来愈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