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清怜记 > 第一卷 五洲修行 第八十五章 破晓(幻术回忆)[上]
    吞咽一气,柳清怜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双手捏紧手中的水晶球。

    水晶球并并碎,柳清怜的手直接伸入了水晶球里面。

    伸入水晶球的双手就像浸泡在温水里,倒觉舒适。只是那水晶球变得如同一团水一般紧紧贴着柳清怜的手心,就像是一种黏人的感觉。

    “我已无用,只望可以得到你的力量,完成我所要完成的事”

    柳清怜对着水晶球道,此刻温吞柔目,就好像哀求一般。

    柳清怜能感觉道,这水晶球里面的水有生命。只是顿然不解。这神通,难不成还会修炼成精?

    那水晶球突然破开,里面蓝银色的水流还黏在柳清怜手心。

    柳清怜目光停留在手中,这东西究竟是什么?

    镜球魔域,恐怕并不是这东西的真正名字。

    柳清怜越发觉得眼前这团蓝银色的水不是什么神通,至宝。而是一种……反正很熟悉。

    自己所遇,总是那么熟悉,就好像柳清怜现在所经历的所有,曾经已经经历过。

    那蓝银色的水在柳清怜手中蠕流,往柳清怜身子流去。

    柳清怜没有任何不适,便没有去反抗,目光一直看着这团水流。

    那蓝银色的水慢慢流到柳清怜的腰间,又往上面流去,向柳清怜脑袋流去。可就在水流到柳清怜脖边继续流爬而上时,那水好似受了阻碍,堆积在柳清怜脖边。

    水流遇石,两侧流走,可这黏在柳清怜身上的水,就好似有生命一般,此刻不敢往柳清怜头上爬起。

    那蓝银色的水时时露出触须般的水流分支向前探出一点,又流会紧紧挨着柳清怜的脖边。

    “你是有什么害怕的吗?”柳清怜对着水说道。

    这种欲进欲退的模样,是水也让柳清怜觉得好生活泼的动作。

    柳清怜伸手摸了摸头,为何这水流会害怕自己的脑袋,正是皱眉摸头时,那水流又往柳清怜脑袋流去。

    见水又流动,柳清怜又放下了手。谁知放下手后,这水又立刻流下,聚集到柳清怜脖边。

    见次景,柳清怜紧锁的眉又皱了些。回想起,刚刚自己最后放下手时,手摸在额头上。

    难不成这水怕我额头?

    也只可能如此。毕竟柳清怜的“十七莲诀”力量都封印在额头,虽然现在已经没有了,但从前柳清怜的力量都常年聚集在额头。

    莫不是残留的气息,让它害怕?

    带着些疑惑,柳清怜又将手放在额头。

    果不其然,那水又开始往柳清怜脑袋流来。

    柳清怜看着水流向自己的脑袋毫不介意,更想知道,这蓝银色的水,想要做什么。

    那水贴在柳清怜脸上,柳清怜自然闭上了眼睛,将呼吸也闭上了。

    此刻,柳清怜满目黑色,只觉有湿润的水慢慢渗入眼睛,但不觉一丝不适。

    就如此持续了良久,柳清怜眼睛始终闭着,那蓝银色的水贴在柳清怜的脸上,一点点的沾染入柳清怜的眼中。

    目光一片黑,直至……,柳清怜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何,眼前又突然一亮,柳清怜没有睁眼的动作却能看到一片风景。

    崖石高挂,绿树错枝盘生,下方,花落满地,粉色的花衣扑在大地之上,头空是独枝无衬的大树。

    四周被何种小树环围,柳清怜赫然出现其中,目光看着周围一切。骤然之后,树上已落红花又出现,片片飘落。

    成团落下,那桃花好似变成了一个少女的身影。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目光所至,勾起的是无穷的情绪,没有回忆参差的情绪无形笼罩了柳清怜的所有情感。

    花瓣纷纷落下,那密麻的花落之处,好似有一个少女在其中舞蹈,那落花,就如同花雨轻轻为她盖上一层花裙……

    ……十五年前,云中国。

    云中城,珊府。

    “圣旨道——”

    一高声阴怪的声音突然降临在珊府,珊府常年宁静,此刻那些丫鬟男仆都匆匆跑来,见一黑袍使者拿着一金黄布绸,身后站着许多持刀护卫。

    此刻珊娘正在照顾六岁的男童。

    高声传来,珊娘立刻转头看向房间外面,此时珊娘一般的小男孩幼嫩地声音,“阿娘,有人来了吗?”

    珊娘立刻反应过来:“清怜,你在这里自己玩,我去看看什么事”

    将男孩留在房间,珊娘快步往珊府正堂走去。

    珊府的大堂下,那黑袍使者手捧圣旨显得很少不悦,目光还一直盯着正堂的大门,下面珊府的下人都不敢吭声。

    她一身白素的衣物,不显苍老的面孔,正值风花水月的年纪,来时动作虽匆忙却不显无措,反倒有一种柔美无拖的感觉。

    见阵势,珊府立刻反应了过来,片刻之后跪在地上,双手举过头顶。

    那黑袍使者才轻哼一声,此刻慢慢打开圣旨,扯着嗓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朗朗云中国,威威大明君,沙场之中生死难测。念尤将军立下汗马功劳,为国捐躯。孤独又愧意,今孤五女年岁与尤将军之子相仿,便赐其婚姻望尤将军英魂依旧存国之待。    钦此——”

    黑袍使者合上圣旨,此刻冷脸一竣:“尤夫人,这五公主可是月华贵妃的独女。月华贵妃又是圣上最爱的女子”

    珊娘点了点头伸手接过圣旨,心中却是不明白圣上的意思。

    为何如此,仅仅是因为尤郎死了,圣上的愧疚吗,可圣上不会不知道这样一来只会让自己更为难。

    月华贵妃势力何等大,将月华贵妃的独女许配给清怜,月华贵妃还不得找自己麻烦……

    可如今圣旨在手中,珊娘也不能扔。

    黑袍使者告诉珊娘,五公主明日便会来。

    待黑袍使者离开,珊娘还手捧圣旨失了神,那些下人也都离开。

    “阿娘,你怎么不来找我呀”

    柳清怜露着脚下的身子走了过来,又歪着小脑袋鼓着眼睛看着珊娘。

    “没事,对了,清怜。你……,有新伙伴了”

    听见阿娘说后柳清怜痴笑露牙道:“那以后就不用羌姐姐,七哥哥他们抽空陪我玩啦”

    珊娘点头露出笑容,又伸手摸在柳清怜脑袋上:“清怜,先回院子,我收拾一下你的小院”

    珊娘牵着柳清怜的手往柳清怜的小院子走去,柳清怜仰着脑袋问道:“阿娘,收拾我的房间干嘛呀,我们不应该给他准备新房间吗?”

    珊娘低头看着柳清怜,又继续往柳清怜的小院子走去,嘴里含笑道:“她和你住一起,以后你可别欺负她”

    “啊?”柳清怜惊呼一声,又露出不愿意的表情,“阿娘,我不喜欢别人进我的院子”

    如今柳清怜已经六岁,不过柳清怜的小院子从小便只有珊娘能进,那些下人都不能进,柳清怜也只会在府里其他地方和他们玩,从不会将人带到自己的院子里。

    从柳清怜记事开始,便不允许人进入自己的小院子,以前柳清怜认为是阿娘不让别人进来,可现在一听到别人要来,柳清怜打内心不愿意了。

    珊娘抚慰道:“清怜,别人不能进你的院子,但她可以。她要是进你的院子你可要好好照顾她,不能欺负她”

    柳清怜撇脸苦着脸:“阿娘,我不想让别人进我房间,除了阿娘谁也不行”

    此刻来到柳清怜的小院门口,珊娘停下脚步,慢慢俯身看着柳清怜轻声道:“清怜,就当为了阿娘,让她住你的院子”

    柳清怜被珊娘轻声细语后也不反驳了,只是嘴里还唠唠着:“之前那个涂白来我的院子,把我房间弄的脏兮兮的。万一他住我房间把我的书笔弄坏弄脏了……”

    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柳清怜磨着小白牙。

    珊娘摇头一笑:“那是男孩子嘛,像你这个年纪谁不调皮捣蛋。不过她可是个女孩子家家,应该不会那么调皮捣蛋”

    柳清怜歪着眉头问道:“他……,她是女孩子?”

    珊娘点了点头,又起身牵住柳清怜的小手推开院门。

    院中,门旁两边宽树,绿叶折窝院门,前处是无数草木,院中心是一个小河池,池上是一个小桥,木桥栏杆雕花,桥边有棵大树,树下遮阴处的石桌显得宁静可闻,那所住房屋就在其中。

    “女孩子,男女又别,阿娘怎么能让她住我房间呀?”柳清怜睁着大眼看着珊娘道。

    虽是六岁,柳清怜所观书卷不下千文,知晓的东西也比同龄人多不少。

    珊娘牵住柳清怜的手往院里走去,嘴里道:“这些事你还不需要知道,男女又别是一般情况,这世间还有很多东西需要经历,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就知道”

    柳清怜脱开珊娘的手,奔跑在小院中,跑到桥边看着桥下的小水池道:“等我长大了,我带阿娘去看最美的风景,看书里说得最美的东西。阿娘,那她什么时候来呀,她叫什么名字呢,以后她都会在这里陪我玩吗?”

    ……

    云中城,皇宫。

    “皇上,你为什么要把雪儿许配给那无命将军的儿子”

    此时,慕容穆(慕容皇朝天子)和月华贵妃两人在一间宫室里面。

    月华贵妃本就白嫩惹人怜爱的容貌此刻带着些泪痕,满脸的委屈,慕容穆也是心里万般心疼却又不得不狠心垮着脸。

    见慕容穆不说话,月华贵妃又哭咽着清雅声音:“皇上,我就雪儿一个女人。她是我和你唯一的女儿呀,为什么要把她许配给这样的家势?”

    慕容穆依旧不作回答,只是轻轻一叹,脸上也写着无奈。

    悠了许久,月华贵妃见慕容穆不回答,这时月华贵妃脸上也变得坚定了。

    “慕容穆,你别忘了,我可是昆仑仙子,我屈身嫁给你,你说过的,不会让我受委屈,可现在呢?你空留皇后不给我名分,现在连我的女儿也要送给别人!”

    慕容穆也冷下脸来:“月华,我的心从来都在你这里你又不是不知,若不是我慕容皇朝需要强大,我宁可只与你私了终生”

    “呵呵”月华贵妃不屑一笑,“你都娶了多少女人了,都降了多少子了?私了终生,也就从前的我会信你的鬼话。若不是我容貌永驻恐怕你看都不会看我一眼!”

    慕容穆顿了顿,此刻接不上话来,又急着干喉指着月华贵妃:“你以为我愿意把我们两人的女儿许配给他尤将军的儿子?”

    “那你倒是说为什么你要把我女儿与他珊府之子结下娃娃亲?”月华贵妃冷冷问道。

    慕容穆此刻沉默了,不再回到月华的话。

    “怎么?答不上来了?还是你有愧尤将军,拿我女儿来做交易!”

    听着月华贵妃说得话,慕容穆缓缓摇着头。听得此话,慕容穆心中一阵悲凉,但又不得不和月华冷下脸。

    “此事不要再说了,你这个昆仑仙子修为不知比我高了多少,若是你要阻止着婚姻,那便来杀了我!反正我也不是你的对手不是?”

    慕容穆的目光十分坚定,对于此事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