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猩红月光 > 15,王宫
    虽然光幕之后的恶魔已经把身段放低到了近乎于讨好的位置,但是不管它怎么样低声下气,夏露却一直毫无反应,只是低着头将提箱里面的宝石一个个安放在祭坛边缘的凹槽当中。

    灿烂的红色宝石被浸泡在了血液当中,一下子变得异常的红艳,而台上的光幕却在不知不觉当中黯淡了下来。

    这些宝石都能够储存灵能,而当它们被安放在这里的时候,它们就能肆无忌惮地从鲜血当中吸收充沛的死气,抢走恶魔所需要的饵食,顺便维持祭坛的运转。

    在夏露进行自己的任务时,恶魔一直在劝说她,可是随着夏露一直置若罔闻,它渐渐地也放弃了这种努力。

    “何其愚蠢的凡人!你以为你做了什么好事吗?愚蠢!”对方终于明白努力不过是徒劳而已了,于是它再也顾不得讨好夏露,大声叱骂了出来,“如果真的想要把我彻底封闭的话,你的主子们有无数种方法可以把这里彻底封禁起来,可是他们没有做!难道你想不明白吗?他们就是想要借用我的力量!他们迟早会重新来找我,然后给我奉上祭品的!你只是在证明自己有多么愚蠢而已……迟早有一天你会发现你错过了多好的机会……到时候你会来乞求我的!我在等着那一天!”

    夏露仍旧不紧不慢地做着自己的事,丝毫没有停歇下来的意思,也不为之动气,就在她的行动之间,红色的光芒终于彻底黯淡了下去,祭坛上只留下了一个薄薄的光幕,而整个大厅内蠕动的血液似乎也随之安定了下来。

    做完这一切之后,夏露打量了一下祭坛,然后微笑了起来。

    “哼,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说完之后,她直接转身离开了这里,就连来时的提箱也没有拿。

    不过,虽然表面上十分轻松,但是她心中却要紧张得多,这个恶魔看来是十分精湛于精神领域,在刚才两个人对话的时候,几乎十分轻易地就影响到了她的心神,而给她提出的条件的时候更是让她差点被迷惑住了——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它才能够诱惑住那么多的信徒吧。

    好在最终夏露还是保持了理智,没有被这个恶魔所迷惑住,成为它邪恶的俘虏,这也跟她事前就查阅了相关的档案,知道当年所发生的可怕事故有关。有了当年的教训,她可不敢冒险接受恶魔的馈赠,免得自己也成为发疯的怪物。

    夏露此行来到王都的任务,就是将这座继续封闭起来,同时又要确保它不至于因为供应枯竭而停止运转。因为这项任务属于绝对机密,所以王国政府也没有办法大张旗鼓地来做。

    谁能告诉国民,在旧都的地下有着如此庞大的设施?谁又能去告诉国民,这个设施里面存在着一个供养恶魔的祭坛,甚至还随时有可能被恶魔造成灾难?

    这些东西只能作为绝对机密,被列入到最隐秘的档案里面,然后封存到不见天日的库房当中。

    另外,恶魔说得很对,王国政府舍不得这座祭坛,更加舍不得在这里投入的资源,从一开始就没有把这里彻底封闭起来的打算,她也没有接到彻底毁掉这里的任务。虽然恶魔给王国带来了惨痛的损失和可怕的后患,但是越是如此,上面就越是想要利用这股力量。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夏露当然也猜得到上面的态度——这里现在还十分危险,暂时无法利用,那就干脆先勉强封存起来维持着,等到有控制和利用的能力的时候再重新开启。

    面前的血液已经完全凝固了,围在祭坛旁边,简直就像是红色的地毯一下,夏露自己的靴子上也沾了不少鲜血,犹如是涂上了一层鲜红的颜料。

    这是邪魔的信徒们所洒下的血,而在五十年前,这里同样也被鲜血所填满,甚至那时候可怕更加声势浩大吧……为了得到恶魔的信任,为了得到它的能力,当时的王国政府想尽办法提供了献祭……

    “王国和邪魔的信徒,又有谁更加高尚一点呢?”夏露摇了摇头,然后走出了大厅,回到了刚才的甬道当中。

    这实在不是她需要去考虑的问题。

    她小心地把大门重新关上,然后把锁重新挂了上去锁好,她心里知道既然有人能够进来,这样做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但是必要的事情总还是该做的。

    按着原来的道路,她一路走到了原本研究者们的生活区域当中。

    虽然不如门口惨烈,但是各处仍旧能够看到散乱的尸骸,从他们遗骨上的看得出他们当年所经历的灾难。

    夏露屏气凝神,放慢了脚步在其中逡巡。她倒不是在可怜这些已经死去了几十年的研究者们,而是在提防有可能来自暗影当中的袭击。那些恶魔的信徒虽然刚才已经被她击退了,但是她也不敢确定这里再也没有其他敌人潜伏了,更不敢掉以轻心。

    而慢慢地,她所走的路线也和来时的路开始有了分歧,转而从别的岔路走了过去。

    她并没有迷路,只是想要确认一些事情而已。

    和来时的路相比,新选定的路要更加规整得多,光线也变得十分明亮,看得出来当年经过了精心的维护,而这些路上还有许多铭刻有王室家徽的标记,更加提醒人们这里的特殊地位。

    沿着曲折的走廊和台阶,夏露一步步向地表走了过去,温度也开始有了显而易见的上升。

    直到最后,她的脚步停下来了,面前横亘着的一道大门挡住了她的去路。

    她紧紧地盯着木制的大门,然后突然伸出手来重重一推。

    随着吱呀的沉闷轻响,门居然轻易地就被推开了。

    随后,白炽的烛光也随之铺满了整个走道。

    映入眼帘的是金质的烛台,而烛台上面摆放着的白烛正散发着明亮而又优雅的光线,入目所及的是各种华贵的陈设,如此布置奢华的厅堂,和地下的那个惨烈的血场迥然不同,俨然是两个世界。

    而夏露却没有时间欣赏这华贵的厅堂了,她的左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果然如此……”她喃喃自语。

    刚才她就在奇怪,她进入地下研究机关的后门明明是被封闭的,为什么居然还有人能够进来,而且还在那里进行了献祭?

    答案原本很简单,但是也很让人难以置信——

    他们应该就是从王宫的正门进来的。

    可是夏露知道,在当时那次可怕的事故之后,为了避免恶魔再度威胁到王宫,在先王的命令下,王宫里面通向地下的通路被巨石的闸门给封死了,再加上王宫虽然已经被王室废弃,不过仍旧留下着完备的保卫力量,一般情况下不可能有人可以大摇大摆地做到这些事。

    也正是带着这些疑惑,夏露决定自己来亲身探查一下。

    然而在尝试了之后,她发现,她的猜测被证实了,她轻易地就沿着往日的通道来到了这里——而这里,就是王宫的宫殿。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很多东西,但是第一点,无疑就是意味着,在王宫当中有邪教徒的内应,而且级别绝对不会低。

    这更加意味着……很多人要倒大霉了。

    王国政府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秘密外泄的,不光是为了保住机密,更是为了保全颜面——怎么能让国民知道过去在王都地下所发生的一切?!

    只要她把一切都报告上去,那么接下来就将是腥风血雨,王国政府肯定是会先把所有官员都拘禁起来再慢慢地排查,而许多官员恐怕就会因此而无辜受累吧。

    带着这样的想法,夏露一步步地走到了宫殿之内,四周一片寂静,以至于夏露可以顺便欣赏一下墙壁上挂着的画作。

    自从王室搬走了之后,这里的宫殿都被闲置下来了,可惜了这么多宝物,就知道静静地留在没有人欣赏的厅堂当中充当装饰品了。

    而就在这时,宫殿的大门突然大开,一群身穿着制服的人冲了进来,他们手中都拿着明晃晃的武器,成片的刺刀闪耀着刺目的寒光。

    “什么人?!”还没有等夏露说话,一声大喝响彻了整个厅堂。

    夏露蓦地觉得这话声挺耳熟的,她轻轻抬起头来,然后看到了那个年轻的宫廷官员普洛斯-亚洛先生的脸庞,他穿着一身宫廷的绣花礼服,整个人都十分俊朗帅气。

    除了满面严峻的神色之外。

    眼下,他正紧紧地盯着夏露,如临大敌。

    “正好,亚洛先生,我正想找你呢……”夏露微微笑了起来,“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助。”

    “你是谁?还不赶紧束手就擒!”亚洛却毫无回应她的意思,仍旧大喊着,“擅自闯入这里,是叛逆大罪,马上投降吧!”

    接着,他回头看向了跟着他一起进来的卫兵和其他人,“瞄准,把这个叛逆者正法!”

    最初的惊讶马上烟消云散,当看到了他严峻的面孔和眼睛里饱含的杀意之后,夏露已经明白过来了。

    难怪……难怪如此……

    她伸手摸向了自己的怀中,然后却发现,自己的脚上还是残留着大片的血迹。

    眼下身处宫廷而且满是血污气味的她,确实无论辩解什么都没有说服力吧。

    顾不得那么多了……先确保安全吧。

    “开火!”伴随着普洛斯-亚洛声嘶力竭的大喊,几乎一片轰然巨响在宫殿当中回荡,而夏露在间不容发之际突然纵身一跃,拉住了挂在大殿穹顶上的流苏,然后犹如是丛林中的猿猴一样,在空中飘荡了起来。

    “砰!”“砰!”一声声密集的枪声次第响起。

    而灰蓝色的身影在流苏当中回荡,她脚下沾满了血迹的靴子,犹如是猩红的舞鞋一样耀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