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我家王爷脑子有坑 > 第三十章 心有顾及
    一阵一阵清风吹过,柔软的草地顿时浮起一层又一层的波涛。

    容九小心翼翼地凑到莫宁殊身旁,他此刻正站在湖边,被微风荡出涟漪的湖面,倒映着他矫健的身姿。

    “你在看什么呢?”容九忍不住出声问道。

    这大概是来到靖安城以来,她第一次主动找他说话吧。

    莫宁殊被吓了一跳,他竟没有察觉到容九什么时候走到自己身旁的,更没有想到,她会主动找他说话。

    “我在想这四周都被树林环绕,会不会有刺客藏在里面。”莫宁殊看了看四周说道。

    容九只觉得无趣,“就这?”

    “不然公主以为呢?”莫宁殊反问道。

    容九被问得哑口无言,只能尴尬地坐到草地上,找着其他话题。

    “有刺客怕什么,那不有你在嘛。”

    “若是对方人多呢?我可以一打十,却不能一敌百。”

    容九汗颜,心里默默嘀咕道,这莫宁殊还真是话题终结者,我特么真是有病才来找他聊天。

    “这个简单,剩下的那一百个不还有我们呢。”

    这时候,宋墨辞突然出现打破了尴尬。

    其实他看到容九跑过来找莫宁殊说话,心里还是有些嫉妒的,于是便忍不住跟了过来。

    “王爷是很厉害,但还是需要小心点为好。”莫宁殊说道。

    “这个我自然知道。”宋墨辞说道。

    而此刻容九夹在中间,只觉得周围的空气都是冰冷的,身边是浓浓的火药味。

    容九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卧槽,有没有搞错,这两人有病吧!

    容九干笑了一下,说道:“那个啥,既然你们那么有共同话题,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话音刚落,容九便一溜烟儿跑到孟子归等人那里去了。

    “九儿来得正好,你可会下棋,不如你帮我看看,我这颗黑子该往哪里下?”孟子归见容九来了,便热情地打着招呼。

    “这个……不太好吧。”

    容九看了看棋盘,又看了看孟子归对面的沈明汕与云娘二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毕竟下棋的人一般都不喜欢别人插手,更何况她哪里会下棋啊,完全看不懂好么!

    “哎呀,这有什么不好的,你看看那两人,夫唱妇随的,净欺负我一个!”孟子归憋屈地指着对面两人说道。

    不得不说,这个“夫唱妇随”让云娘羞红了脸,忍不住偷偷看向沈明汕,可对方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似乎没有因为孟子归的话而受到影响。

    云娘心里有些小失望。

    “可我……”容九刚想说她并不会下棋,也看不懂,可话还没说完,就被孟子归打断了。

    “哎呀,没什么可是的,这个子,你来帮我下。”

    随后,便不管容九同不同意,直接将手中的棋子塞到她手里。

    容九慌乱又不知所措地看着三人,偌大的棋盘,竟不知道从何下手。

    “公主不必紧张,随便下下就好了。”

    云娘似乎看清了容九的心思,体贴地安慰道。

    容九回以一笑以示感谢,随后便在棋盘内随意找个了位置,将棋子放上去。

    棋子刚碰到棋盘,孟子归便忍不住惊呼出声,“九儿真是太厉害了,我刚才怎么没想到这么下呢!”

    容九莫名被夸,一头雾水,她这就随便下下都可以?

    “怎么样,明汕,你无路可走了吧,赶紧认输吧!”孟子归一脸得意地冲着沈明汕挑悻道。

    沈明汕笑了笑,将手中的棋子放下,朝着容九说道,“不愧是公主,这一局我认输。”

    容九尴尬地回以一笑,心想着她这只是运气好罢了。

    “太好了,你可别忘了回头让人将那瓶美酒送到我府里来,不许耍赖啊!”孟子归激动得直接站了起来。

    原来二人方才下棋是在赌酒啊。

    容九看着孟子归有些孩子气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

    “我何时耍赖过?”

    沈明汕无奈地笑了笑。

    “这一局还是多亏九儿你了,让我想想我要怎么感谢你呢。”孟子归托着腮思考道。

    “不不不用了,感谢就不必了。”容九连忙拒绝,她哪受得起人家感谢啊。

    “不行,我孟子归向来有恩必报。”孟子归义正言辞地说道。

    容九见说不过,只能心虚地接受了。

    而另一边,乔牧清小心翼翼地将明玉扶起,奈何明玉摔下来时崴到脚了,只动了一下,便疼得深吸了一口冷气。

    “崴到脚了么?”

    乔牧清皱了皱眉,小心翼翼地想要察看明玉的伤势,没想到刚碰到,明玉便疼得哇哇叫。

    “没事的,你扶我上马就行了。”明玉低着头小声说道。

    “上来。”

    “啊?”

    明玉有些不明所以地抬起头来,却看到乔牧清已经半蹲着背对着她。

    “可以自己趴上来么?”

    乔牧清说话的声音又温柔了几分。

    “嗯!”

    明玉心中的阴霾一扫而光,也顾不上多疼,直接趴到乔牧清的背上,这种温暖的感觉让她又想起来小时候。

    “还记得么?小时候你也经常这么背着我。”

    明玉将头埋在乔牧清背上,小声地说着。

    乔牧清没有回答,只是继续往前走着,马儿倒是不用牵着,也乖乖地跟在后面。

    明玉叫对方没有回答,眼神有些暗淡,她深吸了一口气,像是鼓足了勇气,小心翼翼地说道。

    “清哥哥,不要再躲着我好么?”

    乔牧清闻言身体明显颤动了一下,随后又装作若无其事地走着。

    “公主已经快及笄了,不在是小孩子了,应该懂得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

    “可是我想跟喜欢的人在一起,这个没有错啊,况且,我小时候便说过,以后一定要嫁给你的……”说到最后,明玉声音越来越小。

    “公主身份尊贵,应当嫁给更优秀之人,而不是我这样一个小小的将军。”乔牧清苦笑着说道。

    “在我心里,你就是最优秀的那个,我知道你也喜欢我的对么?你为什么就是不敢对面呢?你究竟在怕什么?”

    明玉哽咽地问道,再大的疼痛她可以忍着不哭,可是单单乔牧清拒绝她,她便怎么也忍不住。

    乔牧清闻言停下了脚步,心中五味陈杂。

    没错,他是喜欢她,从小就喜欢她,但是他也清楚,有些感情,随着时间慢慢增长,也只能深深地藏在心里。

    不管他们如何相爱,终究还是过不了身份差异这一关。

    正如娴妃娘娘跟他说的,“玉儿是皇室最受宠的公主,将来她的驸马一定是家世显赫,能配得上她的人。况且如今玉儿年纪尚小,根本不懂得何为情爱,她对你的感情,仅仅是依赖罢了,本宫还想请你今后不要再与玉儿来往,不要在耽误她了。”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你为什么总是要当胆小鬼?”

    自己都这样说了,对方却还是沉默,明玉这下再也忍不住低声哭了起来。

    “我是喜欢你,但我也知道,我配不上你,如果两个人在一起注定没有结果,那么还不如尽早割断这段感情。”乔牧清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四周很安静,安静得能听到风吹落树叶的声音。

    明玉吸了吸鼻涕,这么多年,她终于等到他这句话了。

    “都还没在一起,你怎么知道没有结果?公主怎么了,公主难道就没有选择爱情的权利么?”

    明玉顿了顿,又软声说道,“清哥哥,你知道我等你承认喜欢我这句话等了多久么?能亲口听到你说,我真的好高兴,我可以什么都不在乎,但是就是不能没有你。”

    乔牧清沉默了,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因为娴妃娘娘的话而心有顾及,所以面对明玉的热情,他只能狠心掐灭,每每看着明玉在他走后抱头痛哭的样子,他便心疼得要死。

    这么多年来,明玉都不曾放弃,可他却在一直逃避,明玉说的对,不试过怎么知道结果呢?

    他为什么就不能勇敢一次呢?

    “你说得对,是我太懦弱了,对不起,让你独自承受了那么多。”乔牧清愧疚地说道。

    “没有关系的,只要你一直陪在我身边,我就什么也不怕了。”明玉咧开嘴笑了笑。

    “傻丫头,以后就不要在做这种傻事了。”

    那么久来,除了他,其他人都没有找过来,他心里其实已经猜到了大概。

    “你都知道啦……还不是因为你不敢承认,不过以后绝对不会了。”

    小算盘被打破,明玉有些不好意思地将头埋在他肩上。

    “放心,这一次,我不会再逃避了。”乔牧清承诺道。

    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放手了。

    “喂,你说牧清怎么那么久还没把明玉带回来,该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孟子归忍不住问道。

    “这个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宋墨辞说道。

    “哎,我看你怎么一点也不关心你妹妹呢?”孟子归忍不住鄙视地看着宋墨辞。

    “我不是不关心我妹妹,我是相信牧清。”宋墨辞依旧自顾自地喝着茶水。

    “他们回来了。”沈明汕轻声说道。

    众人一同看去,乔牧清正背着明玉从林子里走来,小红马乖乖地跟在身后。

    “你看,我就说吧!”宋墨辞欣慰地笑了笑。

    没想到还是小九儿厉害,这样看来。两个人是已经甜蜜如初了。不过,我什么时候才能让小九儿也喜欢我呢?

    宋墨辞别过脸看着身旁的容九,她此刻笑容灿烂,比阳光还要耀眼。

    这种爱而不得的苦涩,估计也只有他能理解。

    宋墨辞自嘲地笑了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