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457章 阿亮的毕业旅行
    话分两头。交州战役不是一时半会儿就打完的,鲁肃赵云对前方战况的汇报,也不可能真的到了战役结束的时候才写。

    事实上,鲁肃给皇帝的奏表,才是没有中间过程、只在项目结束后最后报一个结论。至于他给刘备和李素的私信,那可勤快着呢,基本上每个月都要汇报一次。

    所以,长安城内的刘备和李素,对于交州局势的把控,时效性还是不错的,从建安元年腊月开始,就一直有更新。

    因为交州路途遥远,传递不便,加上中间那些过程军情不是很重要,犯不着用跑伤马的高速传递,所以基本上半个月才能到长安,信使每天走个三百多里。

    这也让刘备在长安过了一个心情愉悦的好年,因为他在腊月过半时就得到了“郁林郡全境收复、赵云突破谅山进入交趾”的好消息。而新年过完后、上元节前几天,“龙编收复,士燮授首”的喜讯也传回来了。

    长安城里少不得稍微加码了一下庆贺力度,刘备阵营的文武官员都额外领到了一笔同庆的过节费。

    长安城中给流民施粥的规模也扩大了些,粥里的粮食也变稠了点,甚至还能加一点红豆绿豆,让赤贫之人也感受到新年和上元节的温馨。

    刘备也趁着这个新年气象的时机,把李素召到未央宫商量了一番,展望未来的天下大计。

    ……

    李素如今明面上还挂着雍州牧的官职,还有尚书仆射。所以理论上他在长安也是有很多政务要处理的,并不是每天闲着休假、只等刘备有最重大的战略性大事,才来跟他商量。

    不过,李素的幕僚团队选得还不错,下面的三辅长官也都比较给力,所以日常政务可以极大地分摊下去。

    几个月前回长安之后,李素的长史邓芝、主簿张松、户曹从事王甫、功曹从事王累、帮闲从事甄尧,也全部陆续调来长安。

    经过一段时间的熟悉磨合,了解了雍州本地政务的情况,小事儿他们几个基本都包办了,李素又可以当甩手掌柜。只有一个参军徐庶改任了凉州的地方官。

    谁让李素选幕僚的时候可以不问朝廷资历,直接凭心情好恶、前世打游戏时对各人能力数值的印象,直接不拘一格用。

    被刘备召进未央宫后,以李素的身份当然也不用去正殿宣室殿奏对。

    在两行执戟的夹道侍卫下,李素穿过两道宫门,刚到宣室殿门口,就看到一个老熟人董和在那儿等着,引他去宫中的书房石渠阁。

    刘备单独召见李素,基本上不是在书房石渠阁,就是在档案馆天禄阁。

    董和一边带路,一边公事公办地低声说:“右将军请,大王一早就在石渠阁看书,让秦宓给他讲解交州的风土人情、前代史事细节,似乎是要为决策查漏补缺。”

    原来,董和自从五六年前投奔刘备阵营,从县级、副郡级坐起,三年前就已经做到武陵郡长史,实际上行太守事务。

    因为武陵太守是刘备在接收刘焉政治遗产时,许给刘璋的官职。所以最近五年,刘璋都是领着武陵太守的俸禄,实际上吃闲饭不管事。为了体面,不让外人看出刘备在把刘璋当猪养,刘备还不好给具体做事的董和加薪。

    所以董和等于是领着低薪和较低的待遇,在干实际上治理一个郡的重活儿。

    刘备看他干得不错,也不抱怨待遇低,赵云平荆南时还给赵云打点后勤,挺有公允之名,擅长沟通,不欺上瞒下。刘备觉得挺亏待他的,去年开始就提拔他来长安做官,当了未央宫的谒者仆射。

    谒者仆射品秩同样不高,比千石,是九卿中的光禄勋的属官,在光禄勋下面次于那些执掌虎贲的中郎将、奉车驸马都尉、光禄大夫、太中大夫。

    具体的职责嘛,就是管理谒者台,负责宫廷礼仪、使命传达。仆射下面还管着一些普通谒者。

    李素当初离开长安回成都的时候,董和还没来未央宫任职,所以是这次李素回来后才发现的。以李素的洞察敏锐、见微知著,他很快就理解了刘备的用意:

    自从把董和找来之后,刘备在未央宫外朝就没有再用过宦官,也绝不让宦官上传下达政务。只在后宫少量留用一些长安之乱后侥幸活下来的年轻小宦官,而且这一年半里也没有新招募宦官,都是尽量能用旧人就用旧人。

    看得出来,刘备对于宦官乱政的态度,显然是“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

    此刻,李素心中不由联想:“或许董和、董允父子的能力特点,都适合担任这些避免欺上瞒下、内外异法的工作吧。

    记得诸葛亮写《出师表》的时候,把董允从黄门侍郎进一步改封为侍中,确保‘宫中府中,俱为一体’,估计也是这个考量。诸葛亮活着的时候好像黄门侍郎和所有传达旨意、能接触政务的外宫官员,就没有用宦官的。”

    不过董和投奔刘备的时候,董允还只是个五岁小孩呢,现在也不过才十岁。

    至于什么蒋琬、费祎,其实年纪比董允都还略小,都是五六岁七八岁的小孩。

    李素跟董和聊了一会儿,又熟悉了一些未央宫里近日的内外趣闻,不犯忌讳那种,然后就到了石渠阁。

    刘备也不起身,还是金刀大马箕踞坐在那儿听秦宓给他讲史书,一指对面的位置,示意李素自便。

    董和把人带到之后就要悄悄告退,刘备示意他没必要:“幼宰,你也是久居荆南了,说不定对交州的情况多有了解。孤知道你嘴严实,一起听听也无妨。”

    董和这才拱手侍立,没敢坐下,就站着听,还是刘备又赐他坐。

    ……

    刘备就把鲁肃提到的、继续对交州南部与林邑纠纷地区用兵的种种困难,跟李素聊了聊,看看李素的看法。

    “子敬在书中说,要平定南海,确保再无变乱,关键是要建设适合在东海南海航行的船队,既能经商,又能运兵作战、战时确保后勤。还说这事儿伯雅你原先在平南中、寻找身毒航路的时候就提到过——

    此事,咱该如何安排、确定轻重缓急。要不要从荆州拨付钱粮物资给子敬,让他造船厂、修战船?”

    李素也没多想,只是斟酌了一下措辞,换了一套不用避着秦宓和董和的话术,直接报答案:

    “年前就听雒阳方面消息,大将军已然中风病瘫在床。自古年高中风者,病体能撑过几年,殊难预料。或许每一次酷暑和寒冬,都是一道难关。

    所以,大王今年开始,要提防朝廷中枢可能出现的新的变故,留下主要力量应对其他可能不臣诸侯的突发事件,在其他边远之地,哪怕还有边衅战事,也要以当地的兵力民力应付为主,不应过度指望关中、荆州等地的支援。

    故而我以为,在交州设立新的官营船厂、研制适合东海南海的新海船,这事儿可以安排下去,但只许鲁肃调用交州本地的民力财力。

    最多把零陵郡和桂阳郡南部一些远离湘水流域的五岭小县,每年应缴纳的租庸调,折算成民夫徭役或者应当缴纳的木材,运送到番禺交割,算是体恤交州民力不足,为他们预做一些造船所需的伐木、木材加工工作,减轻负担。

    造船的品类,也应该以先造商船积累技术经验、培养工匠为主。有了海贸商船之后,交州南部各郡珍货的汇聚集散成本就会大大降低,靠着这部分收益反哺造船业,数年之内即可不花朝廷的拨款,就建立起讨伐林邑所需的海船水师。”

    李素的观点,浓缩起来核心精神就是:这事儿要搞,而且可以马上开始搞,但投入要低,要变输血为造血,不能一开始就拿启动资金去造赔钱货。

    刘备想了想,李素的判断一贯是很准的,何况李素建议的这个节奏并非铁口直断,而是结合了现有情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

    朱儁的病情天下诸侯都看在眼里,今年实在是不适合各方诸侯再开什么新的无底深坑,就算要种田,也应该以“把已经挖了的坑填上”为主。

    旁边的秦宓和董和则是心中微微一凛,他们都知道大王是绝对忠于汉室的,不过也要随时做好因为不可预测的后续事件而正当防卫的准备。

    刘备便继续追问:“子敬那边有足够的将作官懂海船么?是不是要从益州调拨人才给他?”

    李素:“适合南海航行的海船,确实跟永昌李恢他们造过的差不多,不过因为不用考虑深入浅流的内河航运,可以更加大胆改良一下。到时候我自会安排懂行的将作官,把图样、模型配齐。

    这事儿也不用着急,算算时节,眼下已经是交州那边开始春耕的时候了,百姓民力本就无暇造船。耕作后农闲的那两个月,基本上也是三四月份了,能把船厂船台先早起来、伐木准备,就不错了。等今年深秋入冬再次农闲的时候,才会正式造南海商船,还有大半年的时间准备。”

    刘备点点头:“那这事儿我就不过问了,需要什么伯雅你自己调度就是,这种小事别请示了。林邑虽然不是什么威胁,不过咱的水师也不能落后其他诸侯。

    去年曹操都趁着天下无战事,励精图治把徐州的水师打到三韩了。孙策听说闲来无事,也在经营适合东海以南深海航行的海船,不知道会不会跟咱要造的异曲同工。据说都是为了跟刘表争夺归化闽中之地的山越,搜略人口。”

    对于孙策刘表来说,他们如今也都是没有打仗的机会的,也不可能跟曹操那样去三韩。

    但孙策刘表好在南边一直到海边,还有大致相当于后世整个胡建省的面积可以争夺。以及刘表自己只是名义上占领、实则没有建立起全面统治的赣南,孙策的浙南。

    这一块加起来相当于后世南方两个省的山越聚居区,没有河流可以通航,孙策想吞得比刘表更多,就得利用自己沿海的优势,造海船控制、掠夺人口。

    这一招,倒是跟历史上他弟弟孙权统治中期,开始派船队巡视闽中沿海,甚至到夷洲(湾湾)掠回人口,有异曲同工之妙了。

    只能说对外无法扩张的情况下,南方军阀都会往这个方面动脑子。

    刘备这么说,显然是希望把那些将来对付曹操孙策刘表时可能用到的水军力量,全部都要适时提前发展起来了。

    李素领受了刘备的使命,他自己有自己的计划和时间表,准备这几天去探望一下阿亮,又到了要借重阿亮这个科技人才种田的时候了。

    李素心中暗忖:“南方太热了,就算子敬现在求我去视察,我也不会去的。怎么也得再熬到下一个冬天之前,才能考虑,就当是三亚海边度假过冬了。阿亮也挺可怜的,都快十六周岁了,之前就跟我说连大海都没见过。

    到时候他要是肯出力,也有本事帮我改良一下福船设计,咱就趁着今年还和平,就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了。不过春夏两季,还是先去凉州,视察督导一下元直和子尼他们的屯田种棉修水利。

    顺便让阿亮改良一下木车床和纺纱机棉布织机。天热的季节,到北方凉快,还见识西域风情,天冷了再去南方看海,反正有一年时间,就算是阿亮的毕业旅行和gap-year。”

    (注:gap-year这个词好像不适合用中文表达……因为中国没有,就是西方那种大学毕业后旅游玩一年看世界,然后再工作,这一年就叫gap-year。所以不是我要放洋屁夹杂写,实在是我们这种苦逼人还毕业就开始找工作了)

    至于日常政务,邓芝张松王甫王累,还不帮右将军都干完了!还需要右将军亲自动手嘛!

    不过,唯一让李素有点郁闷的是,这次出远门他不能再带老婆了。

    幸好他那个大文豪老婆去年去凉州已经见识了一些西域风情,也写了足够多的西征的壮丽辞赋,对蔡琰个人来说倒是不留遗憾。

    正是因为那次凉州旅行,让蔡琰跟李素的感情重新有所升温,激情的情调更加和谐了,结果快过年的时候,蔡琰又怀孕了,现在才刚刚查出来,所以她只能在长安养一年胎。

    李素这么注意养生的人,当然能非常节制地控制安全期,不想让女人怀就能不让,大不了时间不合适又很想要的时候就找小妾解决。他之所以纵容了蔡琰,也是把蔡琰这一年多来的心理压力看在眼里:上次生了个女儿,没给李素留下嫡长子,让蔡琰很自责。

    既然如此,还是给她个痛快吧,把这道坎过了,心病尽去,再从长计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