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传出
    催眠药物来自于手机位面,冯君看着他们一一吃下去,不多时,基本上都沉沉睡去了。

    他转身走出了康复中心,在门口看到了一辆车,白天给了自己一刀的那位,正扶着引擎盖站在那里,他极力挤出一个笑容,“冯总晚上好。”

    “你这家伙,”冯君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不是告诉你了吗?不是钱的问题。”

    “我知道啊,”这位勉力笑着,“是不能当众为我破例,省得别人有样学样。”

    冯君闻言就笑了,“你这分析能力还挺强的嘛,算是富一代?”

    身家巨万了,下手还那么狠辣,这是富一代的基本特征。

    这位也挺谦虚的,干笑一声,“从来就没富过,哪儿来的什么一代二代?”

    一边说,他一边摸出一张卡,递了过来,“卡里两个亿,密码一二三四五六,算是定金,多谢冯总又给了一次机会。”

    冯君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你怎么知道,我会给你机会?”

    这位赔着笑脸回答,“您白天都说了,晚上七点半会来治疗,我肯定得抓住机会啊。”

    “果然是聪明人,”冯君点点头,带着他又走进了康复中心,“你应该明白,我针对的不是你,只能说你运气不好,正好撞上。”

    “也没啥运气不好的,”这位倒是看得开,“借别人的门路,总得出点渠道费嘛,一两个亿能拜到真佛,也算运气不错……”

    冯君最终还是放了这位一马,说到底,他并不恨这些人——谁都有求生的欲望,而这位比较合他的脾气,多收两个亿,他也不介意再加个人。

    收治病人后的第二天,有人又找上门,来的人听说,这里收治癌症病人——最关键的是,他知道还有一个空缺名额。

    来的这位知道冯君的名字,却是没有冯君的联系电话,居然直接到山门处打听。

    门卫汇报给了冯君,冯君沉吟一下回答,“通知康复中心门口那帮人。”

    昨天那二十个患者是组团来的,虽然里面有四个滥竽充数的,但是毫无疑问,那都是经过审查的,而康复中心门口,停了两辆中巴车,这两辆车上,就是那些男护士什么的。

    冯君并不知道,康复中心还少一个名额的消息,是谁传出去的,反正他中途不可能再收治了——昨晚能加上那位,纯属是此前有因果,他又看那位顺眼。

    不过他也不打算跟找上门的这位解释,直接把事情推了出去。

    果不其然,门卫将消息传给康复中心,不多时,三个精悍的汉子就走了过来,看到喻老的安保的时候,还不忘点点头,“我们办点事。”

    喻老的安保们在旁边看热闹,他们刚才就知道,找上门的这位要惨了,但是他们也没动手,只是有意无意地阻拦此人离开的路线——这不是他们的业务,最好不要乱插手。

    见到对面打招呼,他们也面无表情地点头,“问明白点,别增加我们的负担。”

    护士们很快就问明白了,还真是出了内鬼。

    昨晚冯君又收治了一个,被他们中的一员看到了。

    这位其实没想着故意泄露机密,但是看到被赶走的人又回来了,他心里有点鄙夷冯君——装得跟个世外高人似的,还不是两个亿就砸趴下了?

    最关键的是,后面回来的这位,他主动暴露了最新型的窃听装备,而这装备还被冯君一脚踩烂了,大家的脸上都有点挂不住,认为这种行为几近于叛变。

    不过这位终究是有点根脚的,初开始也算自己人,又是因为窃听器的缘故,被拒绝了治疗,所以大家懒得跟这货叫真——绝望的人稍微失态一些,这可以理解。

    不成想这厮主动撇清之后,又悄悄来找冯君,居然获得了原谅,这就让人太不平衡了。

    这名工作人员不忿之下,没太注意管住嘴巴,终于不小心泄露了消息,

    得到消息的这位,以为冯君是个见钱眼开的,所以主动找上门来,不成想被抓个正着。

    更要命的是,连抓人的都尴尬了——这是自家人泄密!

    初开始,他们想隐瞒相关消息,毕竟是太丢人了,但是到了最后,还是决定:得跟冯君开诚布公地谈一谈,要不然,以后想保持良好的合作都难了。

    不过,当上级做出决定,打算接触冯君的时候,才发现这厮又失踪了。

    冯君失踪大法的难缠,喻老的安保们早就了解过了,这一次是换了一帮人来感受。

    他们也相当好奇,居然无论如何都无法定位冯君。

    只有喻家的人知道,冯君今天离开,是又去运送原油了。

    两天之后,冯君和张采歆出现在了庄园里,而玄德洞天的冯执掌,已经在山门外等了一天。

    这位本家的执掌这一次,也是带了癌症病人来看病。

    冯君这里已经治疗了三拨癌症病人,一共是接手十一人,活了十个,比例相当高,当然,最关键的是他接手的,无一例外是中晚期病人。

    这消息有不少道门中人都听说了,冯执掌也听说了,而他的香客里,还真不缺癌症患者——很简单的道理,如果不遇到点事情,谁会没命地烧香供奉?

    不过冯执掌不会随便介绍人到冯君这里,在他心目中,这个年轻的本家,基本上就是陆地神仙一般的存在,人家愿意客气地对他,他可是不能仗着关系好,随便给对方揽事。

    一定得是大事,才值得他去找一趟冯君——说得市侩一点,那就是……癌症患者想受到冯君的治疗,起码你得有些身家吧?

    玄德洞天的信众里,癌症患者很有一些,但是大多数人身家都不太够——冯执掌很清楚,想让冯君出手,起步价就是一个亿,道门的主旨可不是慈悲为怀。

    前两天,一个多年的香客来烧香,因为有一年多不见,冯执掌特意问了几句,才知道此人在两个月前,查出了胰腺癌。

    他知道这位是大客户,身家应该有十来八个亿,试探两句之后表示,我有个本家道法精深,比较擅长治疗癌症,不过……他的收费有点高。

    那位表示钱不是问题,但是听说一个亿是入门费,还是有点呛了,“冯道长,我是一心向道之人,现在也是有一天没一天了,你就别跟我开这种玩笑了。”

    “那我失言了,”冯执掌果断地打住,“呵呵,就是一句玩笑话,你别在意啊。”

    他才不会强行去推销,强扭的瓜不甜,没的还惹一身臊——其实这也是待价而沽。

    果不其然,他不说了,那位反倒好奇了,经常上香的香客,骨子里对那些神秘现象,还是有所敬畏的,“你说的是谁呀,敢这么狮子大开口。”

    冯执掌反而端了起来——玩神秘,他可是很拿手的,“算了,就是个玩笑,你别当真。”

    对方怎么可能不当真?一定要他说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冯执掌见火候差不多了,才告诉对方——我说的那位,可是华夏道门第一人,多少人想请他出手,根本请不动,总算我跟他是本家,又意气相投,才有这个面子。

    说到这里,他还摇摇头——算了,我看你也舍不得身外之物,只当我是骗钱,那咱就不提这个话题了成不?

    他一说不提,对方反而是慌了:我也没有不信你呀,就是觉得……没听说过这号人。

    这就是冯执掌发挥的时候了,他表示说,你可以不信,但是喻老你知道吧?他信了;古老大你知道吧?他信了;袁子豪你知道吧?好吧,也许你已经忘了这个人……但是他也信了。

    冯执掌在本家那里,得到了很多的消息,更是亲眼见过喻老很杨玉欣,而他本人并不在体制里,所以偶尔泄密一二,也不会有太大的后果。

    他吃的就是人情饭,如果不能表示出强大的情报能力,表示出对种种内幕的了解,他又凭什么让别人心甘情愿地布施?

    这位顿时就怔住了,想半天之后才发问,你确定他能治疗癌症?

    冯执掌轻描淡写地表示:你可以不信,我不会因此生气的……正好我还少用一次人情。

    这位说,他要回去考虑一下,然后就走了。

    不过第二天,他又来了,并且带来了另一个癌症患者。

    后面这位癌症患者更有钱——他的儿子位列全省十大富豪榜。

    后来者表示:两个亿的起步价不算啥,你带我们去见识一下吧。

    合着前面那位把自家的起步价,加到了后面这位身上,算是降低风险。

    冯执掌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不过他也无意戳穿,他只是很干脆地表示:我的人情有限,不敢保证能带两个人,后面的这位……我不能承诺任何东西。

    后来的这位很痛快,直接供奉了一千万的香火钱:那你带我去看一看呗。

    三人是昨天到的,两个病人不差钱,一天时间足以让他们打听到不少东西了。

    冯君回来之后,就见了冯执掌,听他说完因果之后,忍不住出声笑了起来,“本家你这么张罗,图个啥呢?他俩给你布施多少?”

    冯执掌正色回答,“我要发扬玄德洞天一脉,除了钱,名声也很重要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