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命运余烬 > 第二百零七章 杀意
    望着抽搐的叶陆,她叹道:“你要水,我帮你一把,可能不能活下来,那就看天意吧!”

    她一手提着他的手,一手提着他的脚,将这个六十来斤的小伙子,像提个小动物似的。

    姐姐一路狂奔,来到一个围城外围参天、荆棘密布的石潭前,将其泡在水潭里,又取来一片桐叶不停地给叶陆喂水。

    可是他还在沉睡,哪怕泡在冰冽的泉水潭中,依然是满头大汗。

    她这个时候变的不再是那个编织东西的姐姐,而爆发出了猛烈的武道气息,再叶陆耳边说了一句:“苦命的弟弟,将真气引经十二宫,再行经奇经八脉,若是能归于丹田,变得军门武道。”

    真气在他体力川流不息,十二正经中从来就没有停过。

    也不知道是他造化好,还是这几句话起了效果。

    中午时分,天空依旧是血色满满,他头上开始冒烟。

    在她的帮助下,他盘坐在水中,头顶散发出紫色、金色的光芒,当然少不了白色的烟雾。

    叶陆的姐姐暗暗称奇,他弟弟也没人教过什么武道,却怎么就小有成就?

    他终于不烧了,她给他喂了足够多的水,将他安放在一片草地上,武道气息猛的爆开,压得巨林所有的树一颤,黑雕怪鸟落在她的手上。

    她抚着黑雕的羽毛道:“给我看好这小畜生。”

    黑雕似乎是能听懂人话,点头飞向山林中。

    他太累了,沉睡不知醒。

    姐姐望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西去的血云,她长叹一声,低头向围城边区的家中走去。

    没人知道她这一声长叹是什么意思,多少心酸,多少无奈,多少怜惜与挣扎。

    她回到家,草已经铡好,饭也已经上桌,她低下了头,什么也没说。

    身为武道强者,她一样无法去追寻父亲在熵区的秘密。

    ……

    白衣练气门二位长老,看到了叶陆,也怀疑他身有宝物,当然会觉得奇怪。

    二人测试完毕,交代一句各自回家等待入伍召唤,便遣散应试的众人。

    昊天道:“东方兄,你如何看待这事?”

    东方玙弄了弄他的小胡子:“昊兄,我想这里,只有那小子深不可测。”

    “严谨地说,这不可能。”

    东方玙道:“昊兄说得也是,从我进入内堂学医艺以后,这五色灵珠就从来没有失过手。”

    昊天还有有点疑惑:“五色灵珠检测根源,乃是上古练气之法,围城内千年通行之法测,岂能有误?”

    “军门常发所言如果属实,这小子就没练过一天武,也没人教他术式。”

    “若是常人,你我所灌输的灵力,那影响不了什么,可他却发烧。”

    昊天转了一圈:

    “这事我们做过分了。若是一个有一点点基根的人,被你我这一逼,灌输的灵力,调动了他本有的根源,他又不知道如何处理,岂不是害了他?”

    “他父亲倒是边区老兵,对抗过熵潮”

    东方玙摇头道:“他的底,就算是军门常发都不知,我们的眼线岂能知?天天就是捡石头编行伍小件为生,昊兄多虑了。”

    “但愿,这一向奔波劳累,早点休息吧,明日里再想办法”

    二人摇头叹息,可眼下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也就不再说话,各自回房睡觉。

    ……

    次日傍晚,军门常发的儿子常凌道:“父亲,好奇怪。”

    常发垂死病中惊坐起:“什么事?”

    常凌道:“叶陆姐姐还在竟然在铡草。”

    “这…,你带点东西去看看吧,最近叶陆病了。他家穷,没钱看病。”

    “等会,你个小崽子,你不会和二公子有芥蒂吧。”

    父子俩就开始对线,口水喷涌。

    ……

    练气士昊天望了东方玙一眼,二人知道这叶陆必有故事。

    他俩被骗了。

    ……

    叶陆还是醒了,饿醒了!

    烧了这么久,是不是好了?

    他感到真气量是原来是十倍不止,力量很大。

    肚子很饿,“呱呱”地响着。

    血色天空下,熵潮中水也不是特别干净,潭中别的没有,石头缝里有很多适应环境的鱼。

    他飞身到潭边,他中甚至震散空气,他不敢发掌力震鱼,因为他知道,他一掌会把小鱼也打炸。

    所以他挽起裤管,下水去摸鱼。

    这时他才发现,衣服被换过了,他感到不可思议,心中却流过一股暖流来。

    因为他明白,将衣带系成蝴蝶结,那是姐姐特有的手法。

    眼前的事情,皆不如人意,件件皆与他意向相左,他心中那点梦想,早已被生活所磨灭。

    他再度打坐,精神抖数,灵力无意识的引导着真气一点一滴地聚集,运转两周天便如洪流,快速地流窜!

    武道将任督二脉冲开扩大,痛!但有一丝成就感。

    他感到热,很热,热得难受,所以他收了功,站了起来。

    他跑到小涧中,喝一肚子水,望了望中天的血色月亮,他不想呆在围城,他想穿过熵区。

    可是,回家的路,却被两个人堵住了。

    两个凶神恶煞一样的中年男人!皓月当空,万赖沉寂!

    两个男人,戴着特质的灵器竹笠,立于路中。

    叶陆停下了脚步,望着眼前的两个男人。

    他感到压力,见过大批武士行伍的他,当然明白什么叫杀气。

    而眼前的这两个男人,便带着无与伦比的杀气,就像军门常发一样,镇压半个天空。

    就连那个看起来温和的东方玙,眼中了透射着凌厉的目光。

    场面非上搞笑,两个五十来岁的长老,拦着一个八岁的小孩子。

    不像是爷爷打孙子,却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他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找他,自己在这里可是远近与人无仇。

    “这是何解!”

    他在心中问自己,可天知道是为什么。

    东方玙向前走了一步,问道:“小哥,你为什么要骗我们。”

    叶陆笑着摇了摇头。

    东方玙诓骗他道:“不用装了,你能骗得了天下人,骗不了我东方玙!我白衣练气门的外事部门竟然找上你了,你便跑不掉!”

    “被我们发现,你可以去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