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命运余烬 > 二百零六章 练气士的气
    “别动,我在输气。”

    等叶陆盘腿坐好,练气士昊天便开始发功。

    叶陆感觉好奇怪,一股暖流直接涌入小腹。

    反观练气士。

    他在送真气,奇怪。

    这是怎么回事?

    可是容不得练气士多想,一会儿脑海中便成了一片空白,顿时进入练气的太虚之境。

    练气士昊天脸上开始见汗!

    因为任他如何发功,灵力如牛入泥海,五个练气珠接收不到任何信息,所以一点变化也没有!

    良久,他收了功,并开始运功调息,他这么做不只是因为叶陆的身体怪,而且他们俩都感到叶陆有宝物,想要去抢。

    他俩就会装,用心险恶,不过他发现了更深的秘密。

    他调息完毕,见东方玙正站在他面前,昊天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道:“怪事!”

    东方长老关切地问道:“什么情况?”

    “从来没见过根源为零的人,可无论我怎么发功,结果就是零。”

    “人是不可能没有根源的!”

    “哪怕是个傻子,只要有人教,也能学会一些简单的东西,怎么会为零呢?”

    东方玙道:“路边的草都会有根源,更何况是人。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再试试!”

    说罢走到昊天对面,把叶陆夹在中间,二人一齐发功,叶陆感到热,比熵区的危险还热!

    一股热流从百会穴而入,沿着督脉直灌练气士丹田。

    俄顷之间,练气丹田之中便翻江倒海,脸上发烫、红得像是抹过猪血。

    俄顷之后,叶陆满头大汗不说,头顶已经升起淡淡的白烟,他马上就要被烧炸了。

    两个练气士尽全力发功,五个球还是那五个球,直到二人收功,什么变化也没有。

    可叶陆就惨不忍睹!砰的倒在地上,撞着那黑、绿二珠,两颗灵珠滚到墙边斜着弹向对面墙上。

    军门常发冲过去,抱着叶陆,“他还只是个孩子。”

    “过分了,他还只是个孩子呀。”

    昊天收了桩,抱拳道:“他的情况很特别,特殊到从没有听说过!抱歉!”

    军门的眼睛有点危险:“不管怎么说,边区的人都是我的人,他晕了。”

    东方玙也收了功,阴笑道:“军门莫急,我们灌输的是灵力,不是练气真气。你找个通风透气的地方,让他睡一觉就没事了。”

    “无需着急,外人灌入的灵力,还能强健体魂。”

    军门点了点头,抱着叶陆便冲上围城边的驻军山区,就他放在一块大石上。

    军门常发扶起,使出之前在白衣炼气士学的水系救命术式,春风化雨,一股淡蓝色的光芒,自他手心发出,进入叶陆体内。

    也顾不得擦脸上的汗,伸手去给叶陆把脉。

    又一次笑了,这是他九年来第一次发自内心的微笑。

    那样的欣慰,那样的暖心,军门取下脖子上的军门符,符梢刻画着五条金龙。

    四龙隐于四方,一条长须龙化作一道青烟,图画似乎直冲云霄。

    晴朗的天空,突然间阴暗了下来。

    “这是我欠你父亲的,当年为了穿过熵区,他为了挡了很多。”

    “苦命的孩子,哎。”

    他布置好这一切,军门就走了。

    ……

    熵区的时辰比较奇怪,大概到了晚上。

    叶陆醒了,睁开眼睛看到血云中的星星,他们在星空坐标时常变动,再低头环视,发现睡在自己岩石上。

    他身体感到很难受,一阵热,一阵冷,像是两股真气在打架。

    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不是一个痛字能说清的问题。

    真气过处,犹如烈火在燃烧。

    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那两个所谓的长老,输来的到底是什么。

    没有人能告诉他,该怎么做!

    痛得他大汗淋漓,他在心中开始大骂那僧道两个家伙!人算不如天算,叶陆躲过了应征,身体却感觉到烈火在烧。

    一股巨大的真气在前边跑着,像火一样的灼痛,一股尾随其后,也不知道是在追还是在推,但其过后倒是清凉无比。

    热与痛,是这个时候的主旋律。

    ……

    他脱掉了上衣,喝了足足有两个竹节的略有污染的水。

    这并不能减轻疼痛感,他用心运功,他已经记住了术的运转方法,便将体内分出三股势力来。

    一股巨大的灵力牵引出自己体内的真气,奔流不息,另一股真气却在后面推送!

    三股力量太凶猛,他那脆弱的身休受不了 承受不了。

    他咬着牙关,想要把这三股势力散于周身。

    像是一条河流在汛期,想把河水分散,以减轻主干道的压力。

    当水量超过一定的量,水到哪,哪遭殃!

    气在他皮肤下窜动,头上青筋突现,长得不算差的他,此际给人一种狰狞的感觉。

    炸,炸,炸。

    钻心的疼痛,让他恨不得砍了这双臂膀才好。

    没多久,他便倒在石头上。

    只有石头上清凉,才能给他一丝丝慰藉。

    还好,高烧没有烧坏脑子,他马上意识到他走错道了。

    他强忍着痛,拿来最后两竹节藏水,一饮而尽。

    将真气引经三百六十五周天,再经任督二脉引归小腹。

    石头上,凡是他坐过的地方,都已出现汗水汇集成流的现象。

    痛!练气士的气所经之处,火烧一般的痛!

    ……

    运行了三周:“难道自己会这样死去,那岂不枉费自己吃了那么多苦头?”

    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呼唤!

    得想办法活下去!

    “我要穿过熵区,去找为什么父亲出事。”

    这是他全部的信念,唯一的想法。

    他已经被烧得没有气力了!

    叶陆流了太多的汗,需要水,爬了起来晃了晃,差点摔倒。

    跌跌撞撞地朝山下走去,不,准确地说,那是滚下去。

    这个地方太干燥了,最近的水源在八里开外的一山涧,虽然那个水有污染。

    他努力地睁开眼睛,可是精神越来越迷糊。

    高烧让他支撑不了,终于他倒下了,嘴里不停地叫着“水……水……”

    声音很微弱!可是还是让他姐姐听到了。

    军门告诉了他姐姐叶陆的位置。

    她跑过来,三根指头搭在他的手腕上,蹙眉。

    她望着这个大个子的弟弟,瘦弱的身上全都红透,热气逼人,她摇头苦叹。

    叶陆再怎么让她恼火,也是她亲手拉扯大的,她想救他,无论是从哪方面来讲,她都想救。

    可她也不知道怎么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