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命运余烬 > 第二百零四章 白衣练气士
    “星空的坐标变了,但是我们不怕。”

    树妖猛的击碎道禁,长长的枝丫伸进了洞窟,把叶陆抓了出来。

    树妖轰然转过身,号令所有傀儡动起来。

    接着奏乐,接着舞~

    一把惨白瘆人的骨刀,握在一只枯槁如柴的手中,对方是只有0.3米那么高的傀儡法师。

    这个缩小版的法师有着自己的意志,披头散发,跳着古老的祭祀之舞,口中吟唱着古老的咒语!

    手中的刀,在叶陆身上来回游动,并伴着奇异的吟唱声,就是呢喃、时而高亢的吟唱。

    “穿过熵区就那么难吗?我就是想穿过去…,又没跑掉。”

    “我想回家…”

    刀和手都未停,奇异的吟唱亦未停,哇咔咔的舞蹈也没有停!

    黑色祭坛,万千黑色的旗幡,万千白里夹黄的动物骨骼架子,万千个白里透着黑的骷髅,千万个傀儡。

    在傀儡的海洋里,螺号发出的恐怖声,使此际显得分外的阴森恐怖。

    树妖这个时候捧着权杖,盘腿坐在一个九级莲台之上,背后是一朵巨大的吃人花。

    二十四把由骷髅傀儡拼成的座椅,沿两侧排开。

    螺号不曾停,二十四双敲击着各种乐器的手,也不曾停。

    台下万千傀儡,一个个的专注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嘴里不停里叫唤在“喔…喔…,哇咔咔,哇咔咔”的助威声。

    傀儡法师已经烧完三道香,台下大批傀儡口中发出的声音,变成了“殇!殇!哇咔咔。”

    傀儡举着刀在叶陆的脖子上比试了一下,然后高高举起。

    斩叶陆来祭祀,本来没有必要用多大的力,他只是遵从树妖的旨意。

    傀儡法师用尽生平之力,双手握刀,全力砍向其脖子!

    “当!”的一声,刀砍在祭坛的石板上。

    “哇咔咔!”大法师惊叫道,他被袭击了。

    阻止祭祀,那是亵渎树妖呢,这就是是万恶不赦的大罪。

    坛外的脚步声如雷鸣,傀儡大军纷纷亮出武器,开始排列出古老的阵法。

    “哈哈哈…没用的东西!”一个苍劲有地的声音传来!

    傀儡大军抬头望去,却不见人影!

    场面一时之间变得死寂!

    一道人影施施然地走向祭坛,嘴里发出一些低语。

    片刻后,身影停了下来,伸出手中锈迹斑斑的剑,指了指树妖,只道“死!”

    两个人就干成了一团,叶陆垂死病中惊坐起,一下子就跑起来,顺着路就呜呜跑。

    至于正义和邪恶,都和他没关系了,他只想回家。

    ……

    围城边界,尘封的木门哐的一声打开了,他姐姐在屋里编织军门的一些小零件,这也是二公子会和“熙”能碰面的原因。

    “你回来了?”

    叶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熵区比想象的更难穿越。”

    “我先缓几天,还得继续走。”

    可是他实力低微,终不是件好事。

    铛铛铛!

    围城边区的钟声响了,这个时候就是城区防御最松懈的时候,围城钟一响就意味着怪异犯边。

    这个时候,围城边区就会组织武士、仙法术士、符篆法师、先古练气士共进边狩猎怪异。

    还下了围城边军令,让人们尽量不出城。

    ……

    围城世界,小边区两大帮会之一的白衣帮(这名字多么的朴素),两位长老恰好在边区北端。

    之所以是白衣,是他们之前就是医者世家,甚至白衣练气士也倾向于医术方面的提升。

    死人生白骨,加上辅助修士和武者突破,加上能医治受伤的武士,这才让白衣练气士光大门楣。

    两位医术长老目不转睛地盯着地面,从面部期待的表情推断。

    白衣执教堂长老昊天道:“好浑厚的怪异气息,留下的诡道碎片就让眼睛生疼!”

    外事堂长老东方玙道:“是,自从星空中的坐标变了,这些诡异就不是那么安分了。”

    “这荒芜的边界之地,我已经受够了,我想回围城。”

    “不对,这里有人和怪异战斗过。”

    “这里是边区?逃兵?”

    “要么就是普通人拿到了宝物,看看是何方神圣?”

    东方玙笑道:“如果没等到圣物,若是抓到一位逃兵也不错,走吧。”

    二个练气士竟然能在周凡他们无法飞行的地方踏凌天空,飞行了一定高度,但是也不是特别高,大约50米高。

    东方玙抬头四望道:“好像我们来晚了。”

    昊天的眼睛看向地面,:“怪事,竟然是个少年。”

    “你发现什么了?”

    昊天道:“你看,这灰尘上,有几个非常轻重不一的脚印,而且还有血迹,他受伤了?”

    东方玙突然凌空一掌,轰,从天空望下,地面瞬息凹陷了一大块,大片碎石和沙尘弥漫开,掩盖掉了脚印,“少年与怪异战斗,说明他有东西,不能让别人发现这些。。”

    “方圆百里之内,只有这个围城边区有居民,原本共二万七十三口,外加去年迁入三千人。一年难得有个外地人来,而且人是不断流失的。”

    昊天一捋胡须道:“那找军门,去登记籍那里。”

    二人轻车熟路,很快便找到了军门。

    围城边区。

    军门“常发”以前本是白衣帮一个小头目,后来加入军门,四处征战怪异。

    中年的时候白衣医者门挽救了他武者的疾患,并延年益寿。

    此番见二白衣人拿出黑色水晶腰牌,将腰弯到上身与大地平行。

    “谢总部恩。”

    当军门听说要将一众十八岁以下的小孩全部集合,要查东西,加上应征,便跑步出门。

    他可是清晰的记得二公子当时经过围城时,差点弄死了一个少年。

    在他眼里,他认为是少年是跑回来了,又或者惹上了什么东西。

    “ 二公子,少年,这些政治漩涡好麻烦,这里面的事情真闹心。”

    哐哐哐…

    他很快找到了那户人家,看到了叶陆,叶陆那布衣虽旧,有点补丁和油印子。

    叶陆耸了耸背上的竹篓子,冲他拱了拱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编织军伍小件呢?”

    叶陆低下了头 “回军门,小的正在编织。”

    他知道军门的恐怖,位列总督,军门的战力镇压半个天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