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仙朝 > 第一卷 晚霞收 第十九章 一山上下尽是吃
    夜色如墨,常遗真人一如既往的在茅屋前烤鱼。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亲自动手,而是阿桑在一旁操刀。

    说起烤鱼这件事,常遗真人早在很多年前便教给了阿桑,后者学会之后,只为常遗真人烤了几次鱼,便宣告正式结束了这件事。

    在之后的几十年里,常遗真人无数次要求,阿桑都不为所动,她一心修行,其实对很多事情都不太关心。

    不过今晚,却是她主动的。

    香气随着微风而动,方圆数里或许都能闻到。

    “师父,之前那条鯥鱼,是故意让师妹偷走的。”

    这是肯定语气,并非询问。

    躺在竹椅上,常遗真人面对自己这个大弟子,没准备糊弄她,当然也是因为自己这位大弟子,实在是不太好糊弄,“毕竟是柢山的未来,柢山又没落至此,不让他走的快一些,那又能怎么样?”

    这种事情只有洛雪傻乎乎的以为自己能够在自家师父眼皮子底下把鱼偷走,阿桑也好,常遗真人也好,甚至是顾泯,或许都能琢磨点内味出来。

    “不过还是有些可惜,那么一条鱼,让他吸收的天地之气,不过千分之一,要是被柢山先祖们知道了,肯定要说为师败家,到时候说不定便不保佑为师破境了。”

    说到这里,常遗真人笑了笑,话锋一转,“不过像是晚云真人这么洒脱的人,肯定会给为师竖起大拇指,告诉为师做的很不错。”

    阿桑没抬头,木棍就在手中转动,她虽然是看着烤鱼,但其实心思全然不在这上面。

    “青天鉴选中了小师弟,入门之后,小师弟选择的剑经又是晚云真人所留下的那一册,一夜初境,再加上书虫对待他的态度,小师弟的确能说得上是柢山的未来,可小师弟的下一步,师父有想法了吗?”

    这世上的修行者修行,大概都是差不多的,要么拜入山门之后,在山门里苦修数年或者十数年,等到境界足够,便下山历练,心志坚毅者,或许便有大成就。

    但更多的修行者或许红尘蹉跎一辈子,都不会有什么成就。

    顾泯既然修行的是晚云真人的剑经,那么在山上苦修这条路便不适合他,至少在长期来看,很不适合。

    或许数年之后,顾泯便会到了不得不下山的地步,可此刻柢山式微,顾泯下山之后若是被别家宗门知道了底细,便只会有两个结果。

    要么是被别家宗门招揽,要么便是死于荒野。

    一座没落剑宗的天才弟子,不会有什么别的结果。

    “在山上做笼中雀对他来说,自然不好。”常遗真人皱着眉头,其实这些日子里,他最担忧的事情便是这个,自己的这个弟子,是柢山之未来,但要如何培养,还不太好说。

    他作为一山之掌教,当然不好亲自下山护卫自己这个弟子。

    “那我来?”阿桑主动开口,在某些情况下,她是最了解自己这个师父的人,

    常遗真人笑道:“你来和为师来有什么区别,难不成因为你是个女人,你小师弟就要修行的更快一些?”

    阿桑认真的想了想自己那个其实没见过几面的小师弟,然后认真的说道:“有可能的。”

    常遗真人一时语塞,默默的把烤鱼拿过来,咬了一口之后,才含糊不清的说道:“反正都没什么区别,别想了。”

    说完这句话,他停下了吃鱼的动作,然后抬起头,想起了一件很古老的事情来。

    然后这位柢山掌教便笑了起来,看起来很是猥琐,但更多的却是无奈。

    ……

    ……

    “果然是这样。”在剑树扎根气府的第三十天后,顾泯看完了那些竹简,在看完那些竹简之后的他,忍不住又内视了一次,发现那剑树上真的没有结出剑果,甚至连开花的意思都没有,加上他之前翻阅的那些竹简,他渐渐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剑果两个字,只是个抽象表达,并不会出现在他的身体里。

    既然如此,那么他之前气府里出现剑树,剑树上生出了那些白线,便已经算是完成了剑经上所言的第一阶段。

    那这就是说,他已经正式成为了一位剑修,而且还是在三十天前。

    这种速度并不快,但要是放在他研习的是晚云真人的剑经前提下,那就是极快了。

    或许晚云真人重生,也不会想到自己撰写的剑经,会有柢山后人这么快便参透了最初的深意。

    顾泯有些兴奋,转头便朝着书虫说道:“前辈,我明白了。”

    可书虫此刻只是埋头书中,没有半点想法回答他。

    顾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沉默片刻之后,他又喊了一声,后者还是没有理会他,他这才揉了揉脑袋,然后一种无力感传遍全身。

    “好饿……”顾泯这废寝忘食翻阅了一个月的竹简,不是因为那棵剑树在为他日夜吸收天地之气的话,只怕他现在都他娘的臭了……

    砰的一声巨响。

    忽然在他的面前出现一道阴影,一身白衣的洛雪出现在顾泯身前,刚才的声音是她将一个竹筐放下的声音。

    而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声音,是因为这竹筐里有满满的一大筐馒头。

    白花花的馒头哦。

    “喏,给你的,小师弟。”洛雪笑起来,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

    她知道自己这个小师弟才踏入初境,还免不得要吃吃喝喝,所以就花了那么一个月做了这么一大筐馒头。

    至于为什么是一个月。

    事情也很简单。

    那就是她最开始也不会做,在知道了怎么做之后,当然需要一个学习的过程,这个过程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几天,但对于洛雪来说,那至少就得是十几天。

    可十几天之后,做出的馒头不满意怎么办?

    当然要重新做。

    这自己第一次做给小师弟的馒头怎么都得完美吧?

    秉承着这个思想,于是洛雪不断的研究,无限的重新开始,这才有了现在摆在顾泯眼前的馒头。

    当然,这其中的艰辛,洛雪当然是不能告诉顾泯的,她只是微笑着看向顾泯,说道:“小师弟,快尝尝怎么样。”

    顾泯嗯了一声,他这个时候正好是饿得不行了,虽然那棵剑树现在能够吊着他的性命,但不见得他就真能不吃东西。

    “多谢师姐了。”顾泯对洛雪的好感多了一分,相对应的,对于之前洛雪的迫害,又选择原谅了一次。

    可当他拿起馒头,顾泯就觉得有些不对,他用力捏了捏。

    本该是在他手里变形的馒头,却没有任何反应。

    顾泯握住馒头用力往地面上用力一砸,发出了砰的一声。

    再来看这个馒头,没有任何损坏之处。

    “师姐,你管这玩意,叫馒头?”顾泯看着那一大筐馒头,心想自己要有几条命才能吃下去?

    洛雪脸上有些挂不住,但还是小声开口说道:“你就先吃一吃嘛,说不定味道很好呢?”

    顾泯干脆的摇了摇头,自己要是把这个馒头吃进肚子里,他会觉得自己肯定是百年难遇的痴呆少年。

    “小师弟……”洛雪拉着他的衣袖,不停摆动,竟然开始撒娇。

    顾泯沉默不语,甚至转过头去,不去看洛雪这个倒霉师姐。

    “小师弟,你要是不吃,我就告诉师父你之前非礼我,师父最恨这种浪荡子弟了!”

    见软的不成,洛雪干脆就要来硬的。

    “师姐,非礼这种事情,从何说起?”顾泯有些心虚,但还是抱着我不承认,我就没做过的心态开口说道。

    “师姐告诉我了,你不是太监,可你当初还看我的……”洛雪小脸发红,要不是为了逼顾泯吃馒头,她才不会说这种事情呢。

    “拿馒头来。”顾泯及时出声制止了洛雪,这是他进入柢山之后最担忧的事情,没想到这么快就东窗事发了,为了保住自己这条小命,迫害就迫害吧,我顾泯承受得住!

    洛雪把馒头递过去,然后微笑的看着他。

    顾泯也挤出一个自己觉得还不错的微笑,然后缓慢地把馒头放在口中,更缓慢地咬了一口。

    咀嚼。

    摔倒在地。

    一气呵成。

    顾泯趴在地面上,脸上表情不变,心如止水。

    果然,迫害是不会停止的。

    ——

    好了,这是二十一岁的我最后一章了,明天就是二十二岁的我了,全新的开始,希望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们都会更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