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逆转长空 > 第二章
    来福村,位于岚国最南端,和百越国交汇。此处三面环山,较为偏僻,是岚国少有的僻静之地。据张神仙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位大修士在此修成正果,得道成仙,大家都说这里是块福地,所以名为来福村。

    直到现在,来福村还有一个祖先祠堂,村民们逢年过节,婚丧嫁娶或是遇到什么大事,都会去那个祠堂拜一拜,祈求平安。

    而张神仙修行的法门就是来源于祠堂中的一块石碑。那石碑经岁月洗刷,已是破旧不堪,很多字迹都已模糊不清。张神仙仅凭一块残碑就能有所感悟,修得本领,而且境界已达修心初期,可见也是天赋卓绝。

    只可惜张神仙年轻的时候未能受到前辈的指导,浪费了大好青春,现在想要更上一步却是难上加难了。

    陌阡在心中暗暗为他惋惜,要知道张神仙若是能加入一些小有名气的教派,现在也应该小有作为了吧。果然,机缘这种东西玄之又玄,不能强求,就像陌阡自己,虽然境界已达归元,在修仙界也算是为数不多的强者,但也被生活一巴掌拍回了原型,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

    “唉……”,想到这里陌阡默默叹了一口气。

    张神仙倒是看的很开,对什么得道成仙,荣华富贵嗤之以鼻。

    “能悟得一星半点,已经是上仙给我的恩赐了,让我能多守那祠堂一会我也就满足啦,哪能再奢侈什么,小老弟你是说是不是!”

    李婶见张神仙和陌阡说的热乎,也是满心欢喜,硬是留下张神仙吃完晚饭再走。为了给陌阡补补身子,还专门宰了家中下蛋的老母鸡。陌阡早已习惯了孤身一人,更不喜欢欠别人什么,李婶这般照顾让他愈发不安,但又不好拒绝,于是便悄悄琢磨起怎么还她这份恩情来。

    陌阡自从踏入修行正轨之后就很少再吃禽肉五谷了,今天倒是食指大动,一饱口福,边吃边夸,让李婶笑的合不拢嘴。张神仙也来了兴致,拿出几坛陈年老酿要和陌阡不醉不归,说是祖传药酒,对伤口恢复大有好处,陌阡盛情难却,只好拖着还有些疼痛的身体和张神仙对饮起来。

    酒过三巡,张神仙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的讲起了他这些年的种种离奇经历,或是和野兽搏斗,或者是剿灭山贼,又或是遇到机缘,说的那是跌宕起伏,听的陌阡和李婶眼睛发直,都觉得张神仙要是去天桥说书,也能混的如鱼得水。

    “只可惜我那傻儿子咯……”

    张神仙也是性情中人,讲到此处不禁潸然泪下:“他从小就懂事,见我受伤就去山里采草药,没想到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想来也有三十几年了吧……”

    李婶也抹了抹眼角:“真是造孽哟……张山从小就聪明,长的也疼人,要是还活着孩子也该会打酱油了……”

    “何止是聪明!”张神仙一拍桌子,“论悟性,老子还不如他!”

    陌阡这才知道,原来张神仙的儿子从小就不同凡响,灵性极高,对修仙也是颇感兴趣。这张神仙的儿子一失踪,张夫人就生了一场大病,不久就撒手人寰了。

    这顿饭一直吃到深夜,张神仙才晃晃悠悠的告辞回家。陌阡也晕晕乎乎被李婶扶到了床上,沉沉睡去了。

    ……

    “你是谁!”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陌阡床边,那人见床上的人并没动静,随手操起一个枕头就砸了下去。

    此时陌阡正梦见自己在炼狱山和正道众人大战三百回合,突然吃痛,猛然坐起大叫道:“我卖的不是假药!”

    “你是谁呀!”奶声奶气的声音从陌阡耳边传来,陌阡扭头一看,一个模样可人的小姑娘正一脸惶恐的着他:“你为什么会在我家的床上!”

    陌阡正欲辩解,“露露回来啦!”李婶边用衣服搓着手,边跑进屋,欣喜道:“二伯那些东西都卖出去了吗!”

    “娘!”

    那姑娘扑进李婶的怀里,“二伯说还要先回家卸货,我想娘了,就一个人先回家了,他是谁呀!”

    李婶宠溺的抱起小女孩:

    “哥哥是我们家的客人,他生病了,不许吵到人家,你先出去玩好不好?”

    小女孩看了陌阡一眼,做了个鬼脸,呲溜一下从李婶的怀里挣脱,溜出去玩了。李婶看着一蹦一跳的露露,反复叮嘱了几句才转头对陌阡不好意思的笑道:

    “这是俺家闺女,叫李新露,娃的爹死的早,名是张神仙起的,俺也不懂……上个月和他二伯进城卖山货去了,今天才回来,小小年纪就那么淘,真是造孽……”

    陌阡笑笑表示并无大碍,他有些羡慕这些村民的生活——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不用担心被仇家追杀,被心魔反噬,被强者觊觎,需要做的,只是踏踏实实的活着。

    正和李婶唠着家常,急促的声音从屋外传来:

    “娘,不好了!”

    露露像脚踩着风火轮一般冲进了屋子,一头撞到了李婶的腿上,将李婶撞了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你这孩子!怎么火急火燎的,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李婶装作生气状,问道:“你这小兔崽子……,怎么了?”

    “刘伯伯家的大壮刚才被几个人抬下山来,听人说好像快不行了……刘大娘一直在哭,可吓人了……”露露瞪着滚圆的大眼睛,栩栩描述道。

    “哎哟,造孽呦!不行,我得去看看”

    李婶边说着边拉起露露,作势要走,陌阡赶忙叫住她:

    “李婶,我虽然年轻,但对治病救人也算是有些了解,不如带我一起去看看看,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

    等陌阡拄着棍子赶到时,就看见刘大壮被放在村中的大磨盘上,满脸黑气,嘴唇发紫,浑身都在微微颤抖,刘大娘挺着大肚子在旁边大声嚎哭,张神仙把着脉,却在连连摇头,村民们正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唉,这老刘家真是命苦……”

    “谁说不是呢,好不容易养那么大的孩子,居然碰到这么个事!”

    “他们家还有十几口人等着养活呢,这以后日子该怎么办……”

    ……

    陌阡小声问李婶道:“他们家有几十口人?倒是个大户人家!”

    “可不是,这老刘啊,自从偶然抬头看到一次仙人,就一直想生一个有灵性的孩子,能拜入张神仙门下,学个一招半式,然后送去名门正派,这样就能沾个光什么的……可惜生了十个孩子都是平平无奇,孩子还没长成,老刘的身体倒是垮了……这些年全靠乡亲们救济才能维持生活……”

    陌阡张张嘴,一时不知道如何吐槽为好。

    “可不咋地!”

    一旁的村民摇着头插嘴道:“刘大壮见家里又没吃的了,今天一大早就进山打猎,没想到回来就这个样子了……唉。”

    “依我看,他是中毒了”

    张神仙眉头紧锁,不停的捋着山羊胡:“只是这毒已经如同剧毒藤蔓缠绕于经脉之上,我几番尝试强行解毒都不奏效,难啊,难啊!”

    谈话间,刘大壮抽搐的更加厉害了,嘴角的白沫徐徐冒出,很是瘆人。

    “也许我可以试试。”

    陌阡上前一步说道:“事态紧急,借张伯银针一用。”

    张神仙赶忙掏出针灸包递给陌阡,陌阡不由分说,飞速扯出几根银针,双手齐上阵,几根银针同时插入刘大壮的周身穴位,又转头唰唰唰几下,刺破了刘大壮的十指,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周围的村民看的啧啧称奇,纷纷赞叹起来。

    不到一会,就见刘大壮的十指涌出了许多黑色的粘稠物,并很快连成一片,其味腥臭无比,村民纷纷退后几步,有些还拿衣袖捂住了鼻子,用手不停的扇动。刘大娘见此有效,一时也忘记了哭泣,紧紧的盯着陌阡的一举一动,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

    “我只是暂时放出一些毒素,延缓毒物攻心的时间,若要根治此毒,还需一物。”

    陌阡见刘大壮又些好转,便抬头问道,:“药典记载,此处应该生长有颠草茄,不知能否提供一些果实给我。”

    “颠草茄?”

    张神仙闻言愣了一下,“如果我没记错,颠草茄是有剧毒的。”

    “这个我自然知道,所以还需以下几味药材……”

    陌阡一下又说了几十味药材,都是些平常可寻的东西,微笑道:“只要各位信我,我自有办法破解”,此话显得胸有成竹。

    村民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颠草茄这植物他们再熟悉不过了——颠草茄成熟会生出浆果,看起来鲜嫩多汁,实际上毒性刚烈,食用以后九死一生。

    村民们从小就被教育如何辨认这颠草茄,以防误食,可从来没有听过那玩意能治病。

    “那还等什么!”

    李婶上前一步:“再不快点,人都没了!”

    村民们如梦方醒:是啊,事到如今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于是他们飞速转身,扛上锄头,浩浩荡荡的进山去寻那颠草茄去了。

    张神仙也不闲着,东奔西跑去寻陌阡刚才所提的药材,整个村子就像突然冷却的沸水,不到半刻就冷清了下来。

    “咦……,这是什么?”。

    刘大壮的指甲缝中的斑斑蓝色引起了陌阡的注意,他小心翼翼的用银针挑起一点点蓝色粉末,想要仔细观察一番。哪知银针刚触碰到那物质就迅速发黑,然后又些微微变弯,像是被腐蚀了一般。

    “好强的毒性!”陌阡来了兴致,托起下巴思索起来:“这下,倒是有点意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