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逆转长空 > 第一章
    “这是……哪里?”

    陌阡感觉视线模糊,目光所致只是斑斑白色,头部阵阵疼痛袭来,险些让他再次晕厥过去。

    “我这是死了吗?”

    陌阡扯了扯嘴角,却又牵动起面部的伤口,疼的他倒吸一口凉气,这连番的皮肉之痛让他知道自己还尚在人间。

    “水……”陌阡虚弱的呻吟起来,惊醒了旁边昏昏欲睡的村姑。

    待补充完水分后,陌阡才恢复了一点体力,生硬的扭动脖子,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简陋的床铺上,而最开始看到的那抹白色就是床上遮灰避虫的粗布蚊帐。

    “小伙子,你可算醒啦。”

    那村姑见陌阡逐渐清醒,面露喜色:

    “你呀可是整整昏迷了大半个月!要不是靠着村里张神仙的灵丹妙药吊着,怕是早就去阴曹地府报道了。”

    “多谢阿嬷出手相救,咳咳……”

    陌阡望着身着粗布衣服的村姑,扯着有些沙哑的嗓子说道:“好处,老夫自然少不了你的……”

    “你这小伙子是不是病糊涂了……”

    村姑上前一伸右手,却吓的陌阡心猛的一紧,伸出胳膊想挡住那只布满老茧的手掌,简单的动作却再次扯动伤口,疼的他闷哼一声。

    那手掌绕过陌阡微微抬起的胳膊,轻轻盖在了陌阡的额头上。

    “哎哟,是有点热!造孽呦!都把这孩子烧糊涂了……我去给你熬一点姜汤来,你就在这安心休息。”

    那村姑风风火火的出了房间,看情况是熬姜汤去了。

    ‘小伙子……孩子……?’

    陌阡心中冷哼一声:‘哼!老夫会走路的时候她祖奶奶怕是都没出生!……莫非是?’陌阡抬起手掌一看,不由得吃了一惊,原本满目疮痍的手现在居然变的纤细白嫩,如同青葱,说是纤纤玉指也不为过。

    “不会吧!难道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了灵魂夺舍……或者直接位面重生了?”

    陌阡挣扎着起身,也不顾伤口的疼痛,趴到了床边的水盆上,他一眼看去:满头银发,明眸皓齿,挺鼻剑眉,眼角还有一颗清晰可见的泪痣。

    这是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熟悉是因为这张脸确实是他的,陌生是因为这张脸他已经很久没看到过了——这是他年轻时候的样子。

    陌阡瘫坐在水盆边,脑子一片空白,喃喃道:“搞半天老夫这是穿越了……”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刚才的村姑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姜汤进来,见瘫坐在地上的陌阡,大呼小叫道:

    “哎呀,造孽哟!你这是干什么嘛,伤的那么重,好不容易清醒过来,赶紧上床躺着噻……”

    说罢,放下姜汤扶着如同软泥的陌阡上了床。

    “阿嬷,现在是星元历多少年?”

    “星元历?俺们都叫星历……没记错的话,是1678年吧”,村姑说着给陌阡喂了口姜汤,“俺们上山挖野菜,造孽哟!老远就看见你满身是血,挂在山头的树上,可把我们吓坏了,你也是命大,还有点气……”

    村姑滔滔不绝的讲起了遇到陌阡的整个过程,陌阡却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星元历1678年,看来并没有穿越,我就说我怎么会那么俗气,能遇到那种老掉牙的桥段……嗯?莫非……是那丹药?’

    陌阡渐渐回忆起了半个月前的场景:他本是受人所托,去林家为他们炼制一种新型丹药,却发现那药需耗费人的千年灵气作为引子才能成丹,他自觉亏本,一不做二不休卷款而逃,被林家人疯狂追杀。追至炼狱山,就遇到了早已布置好的陷阱,而他的罪名也变成了屠村,受到了玉蝉子在内正道之人的诛杀,他不得不冒险用在场所有人的灵气为引子,吞了那枚被自己取名为逆转丹的东西,最后趁着法器爆炸,用落雨符逃走,而落雨符的作用就是随机传送到方圆百公里的位置……。

    逆转丹,顾名思义,能逆转乾坤,返老还童,但也只是一个没有经过实验的半成品罢了,这种逆天级别的丹药,副作用往往也大的可怕。

    村姑见陌阡眼神发直,关切的问道:“小伙子,你没事吧?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怎么会挂树上了呢?”

    陌阡回神,看了一眼村姑手中的姜汤:“老夫……呃,我叫……陌阡……嗯,姜陌阡,是岚国人,是祖传的医者,没想到这次上山采药遇上了野兽袭击,不得已才爬树求生……”

    陌阡的口吻转变的很快,也许在他心中自己也一直并未老去吧。而陌阡这个名字,他已经约有千年没有用过了,知道这个名字的人寥寥无几。他平日里更喜欢用化名——青丹,事到如今青丹这个名字已经不能再用,只好用回陌阡这个名字。

    “怪不得……”村姑一脸恍然大悟状,“不过你可真是命大……那张神仙的儿子前几年也是进山采药,现在都没回来,我看这八成啊,也是被那野兽吃了去…!”

    “多谢阿嬷相救”,陌阡自从踏入修行道路,就没有再感受到如今这般细致入微的照顾了,他不禁有点怀念起来,对那村姑的戒心也放下了一些。

    “还不知阿嬷如何称呼?”

    “你叫我李婶就行”

    “李婶,我这里也没什么好东西……”陌阡往自己的腰间摸去——空空如也,又看向自己本该带满戒指的手指——空空如也,然后又往袖口摸去——空空如也,而且已经换成了粗丝素衣。

    “李婶,我的东西呢?”陌阡突然察觉到自己好像要破产了,声音都不由得有些哽咽,手也不自觉抓紧了被子。

    “什么东西啊,你被救下来的时候,身上什么都没有,连衣服都破的不成样子,造孽呦!你该不会是怀疑我偷了你的东西吧?真是造孽……”

    陌阡匆忙摸向自己的脖子,还好,那串乳白色项链还在,其它的器物极有可能是在爆炸中损毁了。那些灵器都带有法阵封印,村民若是想偷,凭他们的肉体凡胎,是绝对不可能取下来的。

    “没有没有……我只是想取一些身外之物来当作谢礼,只是如今……”陌阡挠挠头。

    目前的窘迫的状况他可是从来没有没有体会过,身为一个炼丹奇才,再加上奸商的本质,让他从未感受过物质上的匮乏。

    “造孽呦~”李婶豪爽的笑了起来,“俺们村名叫来福村,来了就是福,你能没事就最好,还什么谢礼,这孩子……”

    李婶寒暄几句,又告诉陌阡,张神仙听说他醒过来了也很高兴,下午就会抽空来看他,并让陌阡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喊两声就好。李婶这几声孩子孩子的叫陌阡,让他心里很不习惯,只能嗯嗯啊啊的回应着。

    好不容易送走了李婶,陌阡决定用内窥术看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李婶口中的张神仙八成也是个修仙者,得早做打算,免得在张神仙面前露了馅。他端坐起身,运转起法术。

    “……”

    ‘为什么!’

    陌阡慌乱了起来:“老夫的修为呢!老夫千年的修为呢……”

    此时的陌阡气海全空,修为竟像是被榨干了般,一滴也没有了。

    陌阡有些崩溃,自己苦修千年,凭着自己的才智和天赋,再加上各种灵丹妙药的辅佐,终于熬到了归元初期,没想到一失足成千古恨,自己现在连普通的炼体期修士都不如,连最基础的内窥术都不能施展。

    陌阡所在的星痕大陆,灵气充裕,修仙盛行。相传星元前在一万年左右,有人就发现了玄晶灵气,但并未引起重视,而后星元前三千五百年,道圣老子发现玄晶灵气可为人所用,创立道教,并靠着惊人的天赋羽化登仙,修仙的大幕就此揭开。

    时至今日,随着各种修仙法门的出现,修仙者的体系也在不断的进步,分成了佛、魔、道三足鼎立的局面。而三家大体上的进阶之路是一样的,如陌阡最开始所在的道教,分为锻体,修心,聚气,凝神,筑丹,分身,化境,归元,大成,羽化十个阶段。陌阡入魔后,进阶便变的简单粗暴起来,但也只是少了修心,聚气两个阶段而已,其他的和道、佛两家并无二致。道圣老子曾说过:大道至简,衍化至繁,也是这个道理。

    陌阡呆滞了半晌,还是决定打坐聚气试一试。

    努力了半个时辰,表情如同得了陈年老便秘似的陌阡终于感觉到一丝灵气,才猛然松下一口气。虽然自己灵气全无,聚气的速度也比以前慢上不少,但是至少还能够感受到灵气,这就说明自己迟早能够再修炼回来。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活着总比死了好”陌阡这样安慰自己。

    “噢?小兄弟也是修仙者?”房门被推开,陌阡看见一个山羊胡的中年男子信步走入屋中,一身青色道袍,体魄雄壮,背后还背着一把长剑。

    陌阡眼睛一转,便知道来人是谁。

    “如果没猜错,你就是张神仙吧,晚辈多谢救命之恩!”他装作想要下床行礼状,又装作很痛苦的倒吸凉气,果不其然被张神仙一把扶住。

    “哎!小兄弟哪里的话,救死扶伤,匡扶正义本来就是我们修道之人的本分,不必如此多礼!”

    “哼!”陌阡心说:“让本大爷给你行礼,想的倒是美”,嘴上却说道:“张神仙妙手回春,医术高明,在下实在是佩服佩服!”

    张神仙被夸的满面红光,心中暗爽:“哪里哪里,都是小兄弟身体健壮,不然我也是回天乏术啊,哈哈哈哈哈”

    互相吹嘘了一会后,陌阡关切的问道:。

    “我见前辈气宇轩昂,定不是凡人,晚辈自小就对修仙极为向往,不知前辈师从何派,能否引荐引荐,让我求个仙缘?”

    张神仙一捋山羊胡,一脸的高深莫测,“这就说来话长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