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我和美女保镖闯世界 > 第一六六章 叫一下又不会少块肉
    到了晚上,有了门票的苏子文和苏媛又来到了演武场,观看此次为期一周的两国交流活动的最后一个项目——两国文艺汇演。

    和上次一样,演武场座无虚席,人声鼎沸,但是气氛已经有了天壤之别,显得压抑而沉闷。第一场演出的时候,大家是带着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来观看演出的,但是通过这一个星期的交流,尤其是今天上午的比武以后,东国人的优越感被碾碎,彷徨和怀疑充斥着大部分人的内心,不免有些意兴阑珊,毕竟谁也不喜欢看着别人风光,自己却成别人的垫脚石。

    苏子文身边的花无憾等人也道:“子文兄,等会我们看完演出,找个地方一起喝酒好不好?”对这场晚会没什么期盼,只怕泰西国表演得越好,心中越郁闷。

    苏子文笑道:“那没问题,我请客。”他现在也是十几个钻币在身,底气大得很。

    大家都是有钱人,也不在乎这个,边聊边等待演出的开始。

    同样的进程,泰西国公主和东国的皇室入场,然后演出开始。唯一的不同就是太子殿下身体有恙,没有来看这场晚会,取而代之的是英气勃勃的二皇子殿下。

    两国各出十个节目,两国交替上台演出,东国先上场的是东国皇家大乐团表演的歌舞节目,从节目质量上来说,确实是难得的佳作,气势恢宏,舞姿优美,曲调悠扬,是常人难以欣赏到的佳作。

    但是对比泰西国的舞蹈表演却显得陈旧无趣了一些,等泰西国的演员穿着鲜艳的裙子出来,展现她们无以伦比的舞蹈和音乐的时候,东国的观众心里顿时泛起了酸涩的味道。从人数和气势上而言,东国更有优势,但是从舞蹈的难度和艺术性去考量,泰西国的演出更贴近平民的审美,更能激起观众对美的喜爱。

    随后的演出东国演绎了自己能找到的最好的节目,但是还是难以让人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只觉得歌曲不好听,戏曲唱段也很老,在见识了泰西国惊险刺激的杂技和变幻莫测的魔术后,都对本国的表演没什么信心了。

    花无憾叹气道:“泰西国的水平确实要高于我们。”

    纪晓华道:“这也未必,只是我们看多了自己的节目,不觉得新鲜了而已,如果看多了泰西国的演出,恐怕也会觉得无趣。”

    叶勇问苏子文:“子文兄,你觉得怎样?”他们对音乐都了解不深,而这苏子文仿佛无所不精,对事情的看法很有见地,于是有什么问题大家都想听苏子文的意见。

    苏子文道:“我们的音乐和舞蹈还在比较原始的阶段,没有形成自己的理论,所以和泰西国是有差距的。就比如他们的歌曲,从旋律、节奏、和声、对位、复调、曲式、乐器法、配器法都很完美。有了这些理论的支撑,随便作出来的一首歌都不会太难听。但是我们东国想要作出一首好听的歌就太依赖灵感了。而优秀的人又不愿意去学习作曲,这就导致我们的音乐停滞不前。”

    众人一起叹服:“子文兄果然大才。”

    一直到了晚会的后半段,苏子文等人等了半天的凤鸣等人才登台表演,这已经是东国表演的第七个节目了。前面的几个节目都是三大乐团和京城大学堂精心编排的节目,而她们的这个节目只是作为学生自选节目的特别演出。十一个姑娘穿着各色长裙,打扮得青春却又端庄,抱着自己的乐器鱼贯登上舞台,然后紧张的坐着准备工作。

    前面几大乐团的演出都不怎么样,这些十七、十八岁的学生又能有什么出彩的表演?不过是看在这些姑娘们年轻貌美的份上,大家礼貌的鼓掌。花无憾笑道:“从舞台下看舞台上的凤鸣真是美若天仙。”

    “没错没错,子文兄,光我们几个去喝酒也忒无聊了些,你叫上凤鸣一起去呀!”

    “是呀,是呀!”

    苏子文无奈道:“我和她不熟,可叫不动她。”

    “你不试一下怎么知道叫不动?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也不难也,不为则不难也难也。”

    “就是,叫一下又不会少块肉。”

    苏子文说不过他们:“好吧,我一会试试,不行不要怪我。”

    凤鸣坐在舞台的最中央,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同伴,得到回应后,头一点。

    拿着四根琴槌的秋意敲动了木琴,发出了和钢琴有些相似的琴声,两三秒钟后,红枫和丽丽拉着弦琴无比精确的加入进来,用如泣如诉,婉转忧伤的音乐语言开始了这短短四分多钟的世界名曲《卡农》。

    只是十几秒钟旋律的呈现,这无比优美的演奏就彻底的打动了所有的观众,大家不知不觉的端正了坐姿,全神贯注的沉浸在音乐当中,每一个音符震动着耳膜,然后流到了心里,又回荡在脑海中。

    七玄琴,弓木琴,陶笛等乐器用最精妙的方式切入进来,那么自然贴切,如同一个个小火苗,开始烘托了这旋律,让它更强烈的撼动着听众心底的忧伤,美好。

    新颖又如同天籁的乐曲让所有听众都如痴如醉。在观礼台上一直和泰西国公主小声交谈的二皇子不知不觉间停止了说话,两只眼睛全部集中在了舞台上的演员身上,不知道是这美妙的旋律还是因为那些姑娘们确实很漂亮,看着她们就让他感到了爱的心跳。

    泰西国公主一直紧皱的眉头慢慢的舒展开来,所有的争斗和计谋的想法在这音乐当中如同冰山化雪一般消融得无影无踪,难得的,她的脑子什么也不想,或者什么也想不起来,一个又一个美丽的音符阻塞了她的思维。

    站在舞台后方等待上场的泰西国演员们一个个的挤到了舞台边,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些年轻的姑娘们,很快,他们身边的人越来越多,几乎所有将要上场的演员和工作人员都挤上来了,人很多但却鸦雀无声。大家似乎都忘记了自己的任务和所属的国家,思绪表情都随着前台的音乐而起伏。

    随着歌曲的进行,所有姑娘们一起加入进来,各种乐器错落有致,点缀和烘托弦乐的主旋律,将整体呈现得越来越丰满,然后走向了音乐的高潮,秋意手中的琴槌轻快起落,凤鸣的手指前后飞舞,红枫和丽丽充满激情和力量的拉动着弓弦,葛黎鼓起了腮帮,手指飞快的在陶笛的音孔上跳动……

    这些美丽的姑娘们激情四射的演奏换来的是乐曲最动人,最优美和最精彩的乐段,在激昂回转的旋律中表现出明白又深沉的情绪力量,这是一场完美的视听盛宴,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感受,或是暗淡,或是伤感,或是无奈,又好像充满希望和美好。但是唯一让所有人都赞同的,这是一首无比优美的乐曲。

    其他乐器慢慢的淡出,只有悠扬的弦琴还在如泣如诉,带着所有的美好,终于还是消散了。

    仿佛音符还在高大的衡量之间回荡,在整个演武场徘徊,姑娘们放下乐器,站起来鞠躬的时候,所有人才如梦初醒,爆发出了沉闷但却持续的掌声,而这掌声迅速的充满了激情,变得澎湃起来,越来越大声,不住的有人站起来,大声叫好,很快,舞台下一片站起来的人头。

    姑娘们有些懵的互相对视了一眼,再转头去看那些观众,发现他们的脸上挂满了激动和崇拜的神情,看到他们仿佛不知疲倦的用力鼓掌,看到他们目光柔和温暖的集中在自己身上,姑娘们不知道怎么的,眼泪就涌了上来。

    真正听过弦乐四重奏的苏子文知道,她们的演奏并不完美,但是他更知道姑娘们为了这首曲子付出了多少努力。没有五六十个小时的训练绝对达不到这样的水平。特别是掌控主旋律的几个女生,恐怕晚上回到家还要练习到深夜。

    这一切,只为了为东国争一口气!

    而东国的观众仿佛知道她们要的,毫不吝啬的表达着对她们的赞美和喜爱。

    你们做到了,你们是我们东国的骄傲!

    因为后面还有泰西国的演出,所以掌声还在持续,没有任何减弱的迹象,但是凤鸣等人却需要谢幕了。几个女孩子手拉着手,排成一排,再次对观众们热烈的掌声深深的鞠躬,两秒钟以后才抬起头来,但几个女孩子的眼眶都死红的,眼泪不知怎的已经掉了下来。

    等她们抱着乐器退到后台,再也抑制不住兴奋的喜悦。有的压低声音欢呼,有的彼此紧紧拥抱,有的叽叽喳喳的倾诉着感想,有的边哭边笑。

    东国的其他演员也纷纷围上来,恭喜姑娘们演出成功。这几天其实大家经历了两次彩排,但是姑娘们一开始的表演很糟糕,没想到短短几天起得了如此大的进步,可以看出大家确实很努力。

    下个节目是泰西国的管弦乐演奏,虽然演奏的乐曲具有很强的艺术性和可听性,但是一方面东国的观众还沉浸在自己国家的完美演出当中,另一方面泰西国的这首曲子确实比不上凤鸣等人的《卡农》好听,所以观众们的注意力都不甚集中,很多人小声的议论纷纷。

    叶无憾等人看着苏子文,又是不敢相信又是崇拜的问:“子文兄,你不会告诉我们,这首曲子是你创作的吧?”

    苏子文还没这么无耻,摇头道:“那是我家乡一个才子写的。”

    “这世间竟有如此才子能作出如此优美的曲子,真是让人不敢相信。这曲子真是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呀!”

    “可见我泱泱大国,人才辈出,并不是我们实力不济,而是没有得到发掘。你看凤鸣几个学生就能演奏出如此动听的曲子,如果能多一些这样的才子,岂能任由泰西国在我们的舞台上耀武扬威?”

    “是呀!是呀!子文兄,这位才子现在何处?何不引荐我等,让我等一睹风采?”

    苏子文遗憾的道:“他已经过世了。”死了六七百年了,你还想一睹风采吗?

    众人一起叹息:“可惜,可惜!真是天妒英才呀!”

    苏媛看这几人一本正经十分惋惜一个死了几百年的人,非常无语,鄙视的看了眼苏子文。

    泰西国的这首管弦乐让东国人找回了几分面子,终于可以非常淡定和大方的随便给几个掌声了。不用像之前这么纠结,不给他们掌声显得没风度,也违心,但是给他们掌声又觉得很是憋屈难受。

    就在大家以为今晚的演出最大的惊喜已经结束的时候,东国的第九个节目,凤鸣和那些女孩子再次出现在了舞台上,只是这次少了四个人,只剩七个,但是多了个两手空空的琪筱。

    众人见到凤鸣等人再次上台,还没开始演奏就爆发了巨大的欢呼声,让第一次站在舞台上的琪筱都吓软了,手足无措,可怜兮兮的看着众人,脚都迈不动了,差点要转身逃跑。幸好凤鸣及时的发现问题,拉着她的手安抚了她几句。这个节目琪筱唱主角,如果琪筱捅篓子了,那她们演得再好一点用都没有。

    泰西国公主看到了琪筱,一眼就认出了是那天在留民巷遇到的女孩。

    心里突然有一些后悔,不该给她这个站在舞台的机会。她亲耳听到这小姑娘的歌声,恐怕自己国家的演出也比不上这小女孩的节目。

    琪筱的老师在台下桂蓉看到她这么胆小的表现脸顿时垮了下来,说了她多少次,要求她注意台风,有底气点,骄傲点,结果上台了还是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真是被气死了!

    苏媛也想不明白:“她怕什么?唱呀!”

    苏子文道:“第一次上台,紧张是自然的。”

    叶勇奇怪道:“怎么派了个这样的学生上台来?好像要被吓死的感觉。”

    “不会是什么皇亲国戚吧?”琪筱虽然气质不行,但是相貌和打扮都让人看不出她原来曾经是个婢女。

    “千万不要搞砸了才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