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反派搞事操作手册 > 第83章 后记:长宁郡主
    “有刺客!殿下小心!”

    随着车夫的大叫,从街头巷尾涌出来十多位黑衣人,大白天就敢明目张胆的行刺,顿时让场面乱作一团。

    俞杞身手矫健,将南宫臻直接扯下马车护在自己身后。腰间抽出一把火红的鞭子,眼观八方耳听四路。

    南宫臻起先是被吓了一跳,等看到了周围的黑衣人,他忽然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自打南宫臻选择了跟俞杞合作,就知道这条路必定是腥风血雨。

    不过,好在国泰民安,没有内忧外患,故而这条路也不是一路上践踏着成千上万的尸体。

    “俞杞,小心。”南宫臻很快镇定下来,此时手无弱鸡之力的他,若是胡乱摆动,只会给俞杞拖后腿,故而南宫臻很是理智。

    “殿下放心。”俞杞回应他的下一秒钟,就很那群刺客交战一团。

    火红的鞭子甩出十二分的力道,明明是最难以掌控的武器,也能在她手中变成灵活的毒蛇,打在身上必定见血。

    那群黑衣人虽然训练有素,可到底不是由大将军从小教导的俞杞的对手。

    并不是南宫墨的属下太菜,而是这位长宁郡主是经过系统加了buff的,若不是男主出手,她还真就无敌了。

    南宫臻看的很清楚。

    俞杞的每个攻击绝不落空,而那些人的攻击却是被她轻易化解。

    南宫臻对于此次的刺杀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叫俞杞快点解决他们好去赴约。

    然后……

    他刚要开口的前一秒钟,南宫臻就眼睁睁看着俞杞正前方的刺客长剑攻击她,而她则是纵身一跳迎了上去。

    刺中腰间偏上。

    就连那个刺客都为此双眼露出惊讶,随后他就被俞杞一鞭子绞住脖子甩到地上,随后又是俞杞从腰间拔出自己身体的剑狠狠扎在他喉咙上。

    刺客死不瞑目。

    此后,俞杞顺手改做持剑,迅速解决了余下的几人,才流血过多而倒地。

    南宫臻顾不得其他,此刻脑子里全是方才她故意迎上去的那个画面。冲过去想把她抱上车赶去皇宫叫御医。

    可俞杞好似早料到他的动作,用仅剩的力气摁住他的手。

    一句话也没说出来,俞杞就闭上了眼睛。

    事情转变的太快,南宫臻都猝不及防。

    这一条街上全是被俞杞斩杀的刺客,血流成河,无一生还。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她自己也要故意迎上去呢!

    “为什么?”南宫臻不知道该问谁,毕竟能够给他答案的那个人,已经断气了。

    这场可笑的刺杀不过片刻,甚至京中的侍卫还没来到此处,俞杞就已经解决了一切。

    “末将护驾来迟,让太子殿下受惊,清殿下降罪!”

    空荡荡的街故而被士兵包围,负责京城侍卫长诚惶诚恐,稀稀拉拉跪了一片,可笑这群身穿盔甲的人,还不如一个女子。

    南宫臻抿着唇收拾好情绪,清冷的眉眼没有了平日里的温和,“这事不必与我说,这些人当街行刺,实属胆大妄为!若非长宁郡主与我同路,恐怕此时李将军看见的,已是我的尸首。该如何请罪,李将军还是向父皇亲自奏明吧。”

    长宁郡主!

    这句话将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太子身前的那具尸体上。

    不由得呼吸一滞。

    太子被当街行刺,这是多大的事情。而长宁郡主为了保护太子而死,根本瞒不住。

    一天之内,京城里的人就都知道了。

    长公主是最先来问南宫臻的人,她跟俞杞这么多年的好友,对于俞杞的身手一清二楚,区区几个刺客根本不在话下,俞杞怎么会死了呢?

    她不相信。

    “阿臻,你告诉我,阿杞没死对不对?”长公主哭得双眼通红,原本柔弱的一个姑娘,此刻揪着南宫臻的手劲却是出奇的大。

    “皇姐,阿杞死了。”南宫臻平静的脸叫人看不出半点情绪,可长公主是他一母同胞的姐姐,怎么能不知道呢?

    “我……看着她断气的。”南宫臻的语气里也是带着不敢相信的颤抖。

    他没有细说俞杞死的真相,但长公主知道,只是皇弟怕她无法接受,才没有把真相说出来。

    南宫玉簟抓着南宫臻的手臂流泪了许久,随后终于想通了什么,她别过脸去,深呼吸一口气,“阿臻,她这是为你把路铺平了,你要好好珍惜。”

    这一刻,长公主想了很多,以她了解的俞杞,怎么都不可能失手至此,唯一可能的,便是她早已计划好。就连自己的死亡,也算在其中。

    长公主从不相信俞杞为了报仇会献出自己的生命,如今俞杞的死亡,怕也只是想把南宫臻彻底推上高位,把他下来的路都堵死。

    “皇姐,我知道的。”南宫臻不笨,瞬间就明白了长公主的意思。

    俞杞的死,让皇帝消除了对大将军的戒备,也换来了俞家、魏家和南宫臻的紧密关系。

    与长公主同样伤心的,还有骏勇候府上。魏娉婷同俞杞相识不长,感情却是同样深厚,自知晓俞杞面冷心热之后,魏娉婷想,她再也找不出这世上还有同样个性友好的女子。

    但她备婚闭门不出,再次出门时,却是参加昔日好友的丧葬,怎能接受得了?

    那一日的魏娉婷,才回了府,便哭晕过去。再醒来时也是郁郁寡欢,没几日就形容消瘦。

    若非自己的大婚已定,怕是魏娉婷都打不起精神养身子了。

    俞烁平成了俞家唯一的继承,而他在这时,也终于明白了俞杞当时所说他的表字定做“延杞”是什么意思。

    他是她的延续,替代她尽孝。

    俞杞的葬礼上,从未出宫的长公主,得到皇帝恩准,出现在俞家。同长公主一起来的,是当朝太子南宫臻。

    这是给予了极大的荣耀,可时至今日,就算得此殊荣又如何。大将军依旧顶不住悲痛而苍老,俞烁平正式作为俞家的子弟出面,操办葬礼。。

    朝中南宫臻一派势不可挡,旁人也再生不出心思一搏。待皇帝去世,南宫臻即位,一切都是顺理成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