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反派搞事操作手册 > 第32章 阿秀:算账吧小老弟
    云轻梦当然不会想到,并不是行不通的问题,而是她给的资金不到位。

    想当初阿秀才是一个默默无闻才挂牌子的新人,现在却是满洛东盛名的美人。就是听着传闻过来想求见的人,一个个奉上千两白银,妈妈才只是考虑一下,还得询问阿秀和那位公子的意见才行。

    而云轻梦只是二百两银子,就理直气壮的要见阿秀,妈妈又不是脑子抽了,怎么会答应她?

    云轻梦在大厅里闹事,阿香阿桂早就上去禀告姑娘了。

    虽然有妈妈拦着,但对方也是个姑娘,女人的嫉妒心可是不容小觑的,就怕那姑娘使什么阴毒的手段,所以她们才特意知会一声。

    彼时,影一正好也在。

    听到有位穿着娇艳面容不俗的姑娘在底下闹事,扬言要找阿秀姑娘,他心里已经有八分猜测了。

    鹿茗则是那位最淡定的当事人。

    “公子,那位姑娘许是来找你的,不如与妾身一起下去?”

    影一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

    香桂坊许久没有人敢来闹事了,云轻梦搞这一出,不到一刻钟,围观的姑娘和寻欢作乐的客人们,都在厅内何处小声议论。

    他们都是来看好戏的。

    据说这闹事的姑娘还是来找阿秀的呢。

    这么气势冲冲,找阿秀能有什么好事?那肯定就是因为男人了。阿秀的伺候过的客人只有两位,第一位只是买下了阿秀的第一夜,早就和阿秀没有来往。可以直接排除。

    所以这位姑娘,是因为公子的缘故来找阿秀的。

    这信息量可不小。

    谁不知道公子是香桂坊最神秘最英俊的大主顾,关于公子的信息寥寥可数,如今忽然蹦出一个看样子也是认识公子的人,谁不好奇?

    鹿茗和影一从房里出来的第一时间,就有大把目光聚集在他们身上。

    有花痴、有狂热、有羞涩、有嫉妒……更多的还是看向鹿茗幸灾乐祸。

    鹿茗只是笑吟吟地,人还未到声先来,叫大厅猛然安静下来。

    “阿香阿桂说,有位姑娘想见我,我瞧着好奇,就下来了。妈妈不会怪我吧?”

    “哎哟我的阿秀,怎么就下来了呢,这点小事妈妈来处理就行了,可别叫你看见了心烦。”妈妈听到鹿茗的声音,变脸速度那叫一个快,声音顿时温柔得生怕吓着了她,见到鹿茗身边的影一,妈妈又多了几分小心思。

    “公子怎么也一起下来了?是不放心我们阿秀吗?有我在,绝不会让阿秀受一点委屈的……”

    影一头一次出声应了妈妈,虽然只是简单的一个“嗯”音节。

    但谁又知道,这到底是承认对阿秀的不放心,还是对她办事的信心呢?亦或是二者都有。

    围观的人群让出一条路让两位正主到达中心现场。

    云轻梦看到影一的第一句话,就是含着泪凄凄切切地委屈,“你果然在这……”

    影一却没什么表情。

    鹿茗先是看看云轻梦,又看看影一,噗呲一声轻笑,掩着嘴也没遮住她的故意。

    云轻梦将记恨的目光定在她身上。

    鹿茗一句话直接把云轻梦所有的脸都撕成粉末:

    “姑娘,你怎么是一个人来了,你的夫君呢?”

    在场围观吃瓜的人看向云轻梦的眼神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云轻梦的脸在一瞬间变得惨白,看上去快要当场去世的样子。

    “你胡说!你污我清白!”云轻梦愤恨,想要上前撕碎鹿茗的这张嘴,可是她才一有动作,那些打手就把她围得水泄不通,几乎要上手擒拿了。

    鹿茗还是笑,看着她的目光充满惊讶,还故意抬高了音量:“不是夫君吗?我见姑娘抱着那位公子的手臂十分亲昵恩爱,在街上也不顾得体之说,还以为姑娘新婚浓情呢。”

    云轻梦气得脸上一阵白一阵红的。

    自知说不过阿秀,云轻梦又转移目标,换上泫然欲泣的表情,“你……你就任由她玷污我的清白,明明你知道我和君墨没什么的……”

    随后,听闻云轻梦说话的鹿茗,又把充满笑意的眼神看向他,似乎也在等待他的回答。

    影一:……

    所以中秋那天阿秀没有继续话题是在这里等着他的吧!

    “清白女子是不会做出逾越之举的。”影一的开口,那就是坐实了云轻梦与君墨有什么的事实。

    明明是静默温柔的人,却说出了捅她最深的话。

    云轻梦仿佛还陷在梦里,摇着头无助又可怜,“你……你竟然这么看我?我哪里比不上这个女人!她不过是个卖身的女人,你能保证她哪日寂寞空虚不会找别的男人吗!”

    鹿茗笑得开心,她还什么都没说呢,女主这么善良就给她表演一个现场自虐。

    果不其然,影一木着一张脸,用低沉的语气回答她,“阿秀不会,但是你会。”

    这一日,香桂坊的人都看到了一个公子的痴狂追求者来此处表演自虐式打脸,还让他们意识到在公子心中,阿秀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

    云轻梦也用不着打手把她扔出去了,她就像是失了魂魄走在街上,然后被路过的某位邪魅残暴的教主看见,直接掳走了。

    回到房中的影一几乎是一次次对云轻梦的失望,他越来越清醒的意识到,自己以前的想法有多可笑。

    然而彼时就算他再怎么沉静在自己的世界里也莫得卵用了。这位早已谋划耐心十足等待了半个多月的坑,终于要被鹿茗填上。

    她笑靥如花,眉眼如画:“公子不是说与那位姑娘没有什么干系吗?”

    影一自觉危险,顶着一张没什么表情的脸,刻意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坐在桌子的另一面。

    阿香阿桂早已退下,彼时房里只有他们二人。

    明明作为武力值随意就能制服了鹿茗的影一,不知为何气势渐弱,还试图做最后的挣扎,“只是曾经接触过……”

    “哦,”鹿茗的回答漫不经心,笑容越发灿烂,“是如同与妾身这样接触,还是如同与阿香阿桂那样接触?”

    影一:……

    这个一看就知道是送命题,再想想阿秀何等聪慧,就算他不说也没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