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道易天下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意外之喜
    来人是赵雪瑶师傅,曾梦竹,筑基初期多年,也是很有可能随时进入筑基中期。

    只是此女虽是同门同辈师妹,但相交却是不深,如今竟然敢逼迫他说出传讯符信息?

    “大,大师兄,请留步,师妹有一事不明。”曾梦竹本不善言辞,此时竟被那冰冷问话吓得脸色煞白。

    燕长空冷冷看着面前的师妹,同门多年,师妹虽是貌美如花,但处事待人冷淡之极,此次能在众人面前明确表态支持自己,也属不易。

    但仅凭此,就可逼迫自己再去重复一遍那传讯符的信息?绝对不可能,现在想想那信息都还觉得心惊胆战,岂会轻易重复一遍?

    “师妹有事往后再说,门主急事相召。”他还是冷然说道,此师妹多年以来由于其性格原因,早已被边缘,相对于更多的支持来说,可有可无。

    此时二人在十多丈外,离盘坐在地上的众修不远,是以谈话被众人听得清清楚楚,故而大多修士皆深感奇怪,以前大师兄待人绝不会这样冷漠。

    其智若妖,其人若兄,接人待物,如沐春风。

    这是三代亲传大师兄最为真实的写照,哪怕是当年门内盛极之时,人才甚多,但大师兄的名声,在门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但今日,怎会如此?

    “师兄知我不善言辞,但也藏不住任何事情,这段时间为此事伤透了神,不得不请师兄解惑。”

    曾梦竹两次得到冷言冷语,若是一般略知人情世故之人,便会马上退去。

    但此女哪里知道人情世故,故而并不退缩,虽然也感为难,但还是将话说全。

    “此事与炼气期弟子陈北辰有关。”深怕燕长空转身便走,她又加了一句。

    “原来不是逼迫自己说出传讯符信息,倒是自己想多了,想来师妹也并无此胆量。”

    燕长空暗自自嘲一下,见师妹脸色还有些煞白,瞬时有些内疚,准备安慰几句,恢复自己接人待物如沐春风的名声。

    但一听是炼气期弟子之事,便又感不悦,怎么炼气期弟子的小事也要找自己处理?

    刚准备表示不满,但突然想起了什么?

    “谁?”他不太确定地问道。

    “炼气十二层弟子,陈北辰。”曾梦竹见他脸色稍缓,话语不再冰冷,于是说话也利索起来。

    燕长空何等精明,虽是不亲自处理炼气期弟子事情,但一些重要信息还是牢牢记在心里。

    比如这陈北辰,最大的靠山便是曾玉书,凡事一

    扯上曾玉书,那便不得不让他关注。

    听说此人在抵御虫族时断了一条腿,但捡回一条命,当时自己偶然遇见,看在曾玉书的面上,还激励和安慰了他一下。

    只是几句简单的激励和安慰,竟然让此人眼泪盈眶,感激不已,从此见人便说他的体贴,传出去之后,自己在炼气期弟子中声望又高一截,这是他根本想不到的。

    但此人,因此事给他的印象更是深刻。

    “边走边说。”既是与曾玉书有关,说不得要听一听,但余光见到众人也在仔细听,虽不知陈北辰之事能有什么影响,但对于曾玉书任何事,似乎都不想让他人知晓。

    是以,他低声交代一句,便拉起曾梦竹,几个呼吸便已飞远,只留下意犹未尽和疑惑不已的众人。

    “陈北辰怎么了?”冥冥之中,燕长空竟然觉得此信息对自己有利之极,故而不再说话,而是改为传音。

    “事情是这样的...。”曾梦竹惊讶地扭头看了他一下,不知为何改为传音,但见他脸色,便也不敢说话,同样传音说道。

    曾梦竹越说越难过,但燕长空却是越听越有兴趣,二人渐渐越走越远,彻底消失在森林深处。

    西南区域,森林深处一座小山,这里紧靠无底深洞,站在小山顶大树上一眼看去,那无底深洞便毫无遮掩出现在视线之中。

    但此树稍上空无一人,倒是大树干上有一小木屋,一须发皆白的青衣修士带着震惊不可置信的面容,时而捏捏手中的传讯符,确定是真实的存在。

    时而再次用灵识探进传讯符里,查看已经熟读了无数次的信息。

    自收到此信息,他已经看了十一遍,但却还是不敢相信,此时脑海里也不知要想什么,多少年来还是第一次有此进退两难的感觉,更是少有不知如何处理的感觉。

    只有在小木屋内不停走来走去。

    “事情便是如此,师妹深感疑惑,那林若冰本是我一远房亲戚,平时见他无事,而我又不善交往,只有暗中照顾。

    本来想等他到炼气十二层顶峰,为他求得一枚筑基丹,想不到,还未有任何照顾,他便被害死。”密林上空,曾梦竹一边传音交谈,一边随着燕长空急速飞驰。

    “被害死?”燕长空本来只想听听关于陈北辰之事,见曾梦竹一直在讲她远房亲戚林若冰,便有些不耐。

    不过是一平常炼气期修士,就算死在虫族獠牙之下,也属正常,哪怕他是筑基修士远房亲戚,也不值得他伤神。

    现在此人竟然是被害死,这信息让他突然深感兴趣,似乎抓到了什么东西,身形突地停了下来。

    曾梦竹本来稍稍落后他半个身形,但遽然不妨他竟然停下,是以,曾梦竹冲出十多丈才反应过来,回头惊讶地看着以前一直淡定从容的大师兄。

    “大,大师兄。”从容淡定的表情消失在脸上,取而代之的是一丝凝重一丝欣喜,但曾梦竹并不敢确定,又被吓了一下跳。

    “无事,师妹继续说,那林若冰不是被虫族吸尽灵气而死么?怎会被害死?”燕长空何等人物,瞬间便反应过来,脸上又恢复原貌,似乎此事微不足道一样。

    “那天,我在激斗之中忽地收到林若冰传讯符,此符是我亲手交于他,他一直舍不得用,但那天传讯符上只有几个字,“陈北辰害我。”想必是他危急之时匆忙发出。”

    曾梦竹伸手拿出一张传讯符,等燕长空飞到近前,递给他查看。

    燕长空接过此符,并不急于查看,双眼有神地盯着曾梦竹,见她有些害怕,便收回目光,曾梦竹说得如此确定,定然不会有假。

    “后来,师妹可曾去查看?”收好此符,他准备等安静时再思量,今日信息虽然不多,但十分震撼。

    此时他只觉得有些慌乱,须等安静之时才能思索如何利用这些信息,做出最好最正确的判断,为自己创造最大的收益。

    “收到此传讯,我也很着急,但等我打退与我对战的虫族时,已经过去一个时辰,再去寻找时,只找到一具枯骨和他的遗物,大师兄?”

    曾梦竹说到这里,似乎有些悲痛,这林若冰是她世俗唯一看好的亲戚,但如今却只剩一具枯骨,是以,一向冷漠的她也深感哀痛。

    “你是否去找过陈北辰?”燕长空也略做悲痛之色,象征性安慰她几句,便一下问到关键。

    “当时就去了,但见此人断了一条腿,甚是可怜,他说他二人一起被三只炼气十二层虫族埋伏,他只来得及斩断一条腿,而林若冰则...。”

    曾梦竹想着那枯骨,实在说不下去。

    燕长空双眼一眯,陈北辰那感激之色,那可怜的样子又在脑海浮现,但如今有此传讯符,这其中之事定有蹊跷,随即,像是想通了什么,脸上露出微笑。

    “师妹莫再悲伤,若是林若冰是被害死,师兄定会还你一个公道,但此事,仅你知我知,切莫再对任何人说起,明白不?”

    燕长空虽是在传音,但似乎还是害怕被人听见一样,将声音压得很低很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