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大反派崛起之路 > 第362章 吃瘪
    似乎,徐有道并没有对年如松丝毫不敬的意思。

    平静的看着年如松,徐有道拱手一礼说道:“年大人放心,八殿下不会怪罪年大人的。”

    当然。

    侧面意思也很明显。

    要是年如松敢继续查下去,那八皇子是什么态度,就不好说了。

    不算威胁。

    但也有警告的意思。

    年如松岂是那么容易糊弄的?

    “若是本官不放人,继续查下去呢?”

    年如松沉声说道。

    徐有道脸上讶异之色一闪而过,似乎没想到年如松会说出这番话。

    “八殿下或许会不高兴。”

    徐有道如实道。

    “哼!”

    年如松轻哼一声,“那你可知,若本官放了四方楼之人,该如何向陛下禀报,陛下若是大怒,本官该如何自处?”

    徐有道沉默。

    他今日只是传话,无意与年如松讨论此事会引发的后果。

    念及于此,徐有道沉吟道:“年大人放心,陛下那边,自有八殿下去禀报,不会让大人陷入危险的境地。”

    “本官不信。”

    年如松撂下一句话,脸色紧接着就沉了下来。

    开始,他对八皇子印象不错。

    处理政务得心应手。

    然而,这次盐税一事,让年如松对八皇子的态度急转直下。

    一下子就恶劣下来。

    徐有道沉吟一会,微微点头,说道:“既然如此,徐某一定将年大人的话带给八殿下。”

    “自便。”

    年如松摆了摆手,根本不与徐有道废话。

    徐有道转身朝外面走去。

    尚未走出之时,忽然偏头对年如松说道:“忘了告诉年大人一件事,八殿下此时正在江南,说不定再过几天,八殿下会亲自过来与年大人商议。”

    乍一听到八皇子在江南,年如松脸色不禁一变,心里却在琢磨起来。

    八皇子到江南,难道仅仅为了盐税吗?

    但想了想,又觉得不是如此。

    毕竟,他围攻四方楼,才没过去几日。

    想从京城赶到扬州,没半月光景,怎么可能?

    又不是返虚境强者。

    “年某在瀚州恭候八殿下大驾光临。”

    年如松面色不变朗声说道。

    “但愿吧。”

    徐有道微微一笑,迈步径直离开。

    今日,算是失败了。

    不过,他倒没有丝毫的沮丧。

    还有下一站。

    “八皇子到扬州干什么?”

    在徐有道离开后,年如松皱起眉头思索起来,喃喃低语道。

    “皇子轻易不允许离京,八皇子居然待在瀚州,难道不怕陛下发怒吗?”

    年如松不信为私盐一案而来。

    今天,徐有道来此,很可能只是适逢其会。

    八皇子在扬州,又是四方楼背后掌管者,对瀚州发生的事情,自然是了如指掌。

    柳柏忽然说道:“会不会因为先前那道传言?”

    这是猜测,但他总觉得八九不离十。

    “什么传言?”

    年如松一时没反应过来,看着柳柏忽然问道。

    “陛下今年要下江南,而且就在最近一两个月,不是一直有这种传闻吗?”

    柳柏皱眉疑惑道。

    年如松眼瞳猛地一缩,郑重其事道:“应该就是如此,看来陛下下江南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八皇子恐怕也是被陛下派过来,先安排一下。

    毕竟,八殿下掌管四方楼,财力不俗,再联络江南几家盐商,陛下到江南的花费基本都有了,还不用从国库中拿银子出来。

    这笔账陛下还是算的明明白白的。”

    “没想到传言竟然是真,果然是空穴不来风。”

    柳柏苦笑一声,然后看着年如松说道:“大人准备接下来怎么做,还将奏折呈报给陛下吗?”

    年如松忽然沉默下来。

    之前,他的确准备将瀚州之事原原本本呈禀陛下。

    但此事想想,陛下一心到江南,还有心思处理政务吗?

    一旦奏折呈上去,会不会无疾而终。

    陛下看都不看,那就白费一番苦心了。

    “不如等陛下到江南,大人亲自向陛下禀报。”

    柳柏忽然提议道。

    年如松嘴角微微抽搐,面色不是太好看。

    这不是当着陛下的面,与八皇子作对吗?

    那他就真是死到临头了。

    迂回策略,总比当面顶撞要好。

    不过,柳柏所言,的确是一个好的办法。

    涉及皇家,他稍感棘手。

    而且,他还没有往下深想。

    要知道,八皇子是太子的钱袋子啊。

    那些税银,到底去哪里了。

    难道太子真的不知情?

    越是深想,年如松越觉得心惊胆战。

    想了想,年如松下定决心道:“本官先写一封奏折呈报陛下,然后等陛下到江南,本官再当面呈禀,也让陛下有个心理准备。”

    正当两人愁眉苦脸,苦思该如何处理如此棘手的事情时,徐有道离开盐司,却并没有返回扬州,反而直奔六扇门府衙而去。

    站在府衙门前,徐有道笑了笑,让捕快通报身份后,得到应允后,整理一番衣袖,施施然走了进去。

    经过九曲十八弯,徐有道终于走进正堂。

    此时,唐渊高坐主位之上。

    下首两边坐着两人,一看便知修为极为不俗。

    徐有道并非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手底下也是有点真功夫的。

    可惜天赋不佳,在武道之上,成就不显。

    但他观人无数,总有点心得。

    看这座次,便知唐渊在瀚州六扇门绝对是一言九鼎的人物。

    念及此,徐有道忙朝唐渊拱手一礼道:“在下徐有道,拜见唐捕头。”

    唐渊微垂眼睑,听到声音方才抬眼看过去。

    见此人一副儒生打扮,又有一身先天境圆满的修为,顿时生起兴趣。

    此人,似乎没那么简单。

    “不知徐先生此来,所为何事?”

    唐渊淡淡问道。

    其余两人,朱高卓和侯元青也都看出此人身怀修为。

    他们又不是年如松,不会被对方一身儒衫欺骗。

    这点修为不算什么。

    他们自然都能看出来。

    徐有道知道唐渊不了解自己,于是又说道:“在下乃八殿下府上之人。”

    此言一出,不论是唐渊,还有侯元青两人都为之一愣。

    八皇子?

    这么快?

    八皇子的人来的如此之快?

    八皇子会派人到瀚州,他们并不奇怪。

    他们将四方楼人全抓了。

    还都在六扇门大牢。

    若是八皇子不闻不问,他们才觉得奇怪呢?

    但谁也不曾想到,八皇子来的如此之快。

    其属下居然已经到了瀚州。

    瀚州离京都可不近。

    “原来是八殿下府上之人,快请坐。”

    唐渊变脸速度堪称一绝,立刻笑着说道。

    徐有道一怔。

    对唐渊态度突然转变,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与他了解的好像不一样啊。

    他奉八皇子之命到瀚州处理盐税一案。

    尤其是处理盐司和六扇门。

    在到瀚州之前,他仔细调查了年如松和唐渊两人的性格。

    对年如松拒绝八殿下的示好,他有点预料。

    所以,在被拒绝后,他并没有感到奇怪。

    反而,觉得很正常。

    但唐渊此人,江湖都传言,桀骜不驯。

    一到瀚州没多久,就将两位同僚干掉,彻底掌控六扇门。

    这是一个掌控欲很强的人。

    但今日一见,与印象中大相径庭。

    且此人实力极强。

    据说,以先天境逆伐两名凝神境强者而不败。

    而现在已然突破元神,手下也有两名元神强者。

    怎么看,瀚州六扇门的实力比起原来都强了不止一筹。

    这或许也是苍兴朝没有怪罪他的原因。

    如此想着,徐有道也不露怯,依言坐了下来。

    这时,唐渊才问道:“徐先生到我六扇门可有要事,不妨直说,以免误了八殿下的大事。”

    徐有道心里一阵惊异,觉得唐渊挺好说话。

    于是,徐有道直言道:“在下到六扇门,乃是为四方楼。”

    “四方楼?”

    唐渊眉头一皱,明知故问道:“不知徐先生指哪方面?”

    徐有道眉头微微一皱,觉得唐渊在装傻充愣,于是直接说道:“难道唐大人忘了你抓了四方楼之人,现在还关在六扇门大牢。

    你可知,一州四方楼关闭,八殿下每日要损失多少银子。要知道八殿下可是为朝廷挣银子,一旦陛下怪罪下来,我等可都吃不了兜着走。”

    “原来如此,我道是什么。”

    唐渊恍然大悟,笑着说道:“此事好说,不知徐先生让唐某怎么做,或者说八殿下可有什么吩咐。”

    徐有道眉头一挑,觉得唐渊未免太好说话了。

    想了想,徐有道说道:“八殿下希望唐大人能尽快放了四方楼之人,白南翁一直被八殿下倚重,一直被关押在监牢,实在是不妥。”

    “好说好说。”

    唐渊满口答应。

    一旁,侯元青极其诧异看着唐渊,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朱高卓也面色古怪,不知唐渊到底是什么意思。

    “唐大人答应了?”

    徐有道惊喜道。

    徐有道心里松了口气,总算没有白来一趟。

    让白老他们出来,是当下最重要的事情。

    而且,他也没有说谎,白老的确是八殿下倚重之人。

    否则,也不会将他派过来掌管瀚州四方楼。

    这座楼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不知徐先生可带年大人的命令了?”

    正当徐有道沉思之际,唐渊忽然开口问道。

    “???”

    徐有道当即愣住,赶紧问道:“唐大人这是什么意思,还需要年大人命令,此事与年大人好像没有任何关系。”

    “哎,怎么会没有任何关系呢?”

    唐渊叹了一口气道:“这些人只是暂时关押在六扇门大牢罢了,但却是年大人授意抓的人,暂时用着六扇门大牢罢了,所以没有年大人的命令,本官没有权力放人啊。”

    徐有道语气一滞,没想到还整出幺蛾子。

    亏他还高兴一番。

    可惜,年如松绝不会同意放人。

    想到这里,徐有道说道:“不瞒唐大人,在下刚从盐司出来,便到六扇门了。”

    唐渊面色不变,好像早有所料。

    他在盐司碰壁了。

    不过,与他何干。

    “徐先生的意思是?”

    唐渊抬头看着徐有道疑惑问道。

    徐有道想了想,也不隐瞒,直言道:“年大人没有答应在下的请求,所以在下没有年大人的命令,不知唐大人能否看在八殿下的面子上放人。”

    唐渊顿时露出为难的神色,说道:“不瞒徐先生,此事本官做不了主,必须经过年大人同意才行,否则唐某私自放人,年大人向陛下参我一本,本官吃不了兜着走,还望徐先生能够谅解。

    唐某承诺,只要徐先生能得到年大人的命令,本官立刻放人,不会为难。”

    徐有道眼睛微微眯起,突然意识到唐渊是在打太极。

    “难道唐大人也不给八殿下面子?”

    徐有道沉声道。

    唐渊微微摇头,没有说话。

    什么八皇子,他还真不放在眼里。

    一个皇子,还威慑不了他。

    以他现在的实力,除非返虚境强者亲至,没人能威胁到他。

    因此,唐渊就算阳奉阴违又如何。

    “没有年大人命令,本官不能放人。”

    唐渊坚持己见。

    而朱高卓心里则是啧啧称奇,对唐渊的胆子愈发佩服。

    若是他和年明诚在这个时候,恐怕早已屈服将人放了。

    反正,绝不会与八皇子为敌。

    “好!”

    徐有道艰难吐出一个字,起身拱手道:“既然如此,在下会将瀚州一行如实禀报八殿下。”

    瀚州一行,并不愉快。

    徐有道有点郁闷。

    “徐先生请便,本官也有难处,还望向八殿下说明清楚。”

    唐渊耸耸肩,淡淡说道。

    对徐有道隐隐的威胁,丝毫不放在眼里。

    “既如此,八殿下过几日到瀚州亲自与唐大人和年大人谈。”

    徐有道哼了一声说道。

    “过几日?”

    唐渊眉头微微一皱,问道:“什么意思?”

    “哼,八殿下早已在扬州数日,尚有要事处理,才派在下到瀚州,没想到两位大人如此作为。”

    徐有道冷哼一声,随后一甩衣袖径直离开。

    之前,他只觉得年如松不好糊弄,比较难缠。

    今日一见,这位六扇门捕头也不是好相与的。

    太过圆滑。

    只能请八殿下出面才能平息此事了。

    他深知,八殿下不想他们继续查下去。

    后面会出事的。

    “八皇子到扬州了?”

    唐渊诧异喃喃低语道。

    话落,他猛地想起路天行曾提醒过他一件事。

    陛下要下江南。

    难道八皇子是过来打前站?

    很有可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