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却道寻常 > 第一卷 十四年雪 第一百五十四章 只是一场交易
    李休放下酒壶看了过去。

    梁小刀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红袖跟在他的身后,浣熊蹲在她的肩上。

    徐盈秀来到了李休的身旁。

    “看来曲家主已经想好了。”

    李休说道。

    三人从楼梯上走了下来,龙婆站在一旁小声的咳嗽着,她的年纪大了,并且身有暗疾,就连走几步路都有些支撑不住。

    聂雨松看着李休率先开口,抬眼问道:“如果曲家主答应你,我们有什么好处?”

    “闭嘴!”

    李休看着她,眉头微微皱起。

    这是不耐烦,也是惹人厌。

    聂雨松的脸色猛然阴沉下来,叫你一声世子殿下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世子殿下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聂雨松向前迈了一步,一股气势在无形之中散发出来,朝着李休逼近。

    聂雨松能够凭借女流之身当上安荆城三大实力聂家的家主,先不谈目光与眼力,其本身实力起码是毋庸置疑的。

    徐盈秀晃了晃手中的拂尘,那股气势停在了李休身前七尺不得寸进。

    聂雨松惊讶的看了徐盈秀一眼,心想这大唐草黄纸上的人物的确有两下子。

    然后抬起右手伸向空中,刹那间在李休的头顶出现一道极为可怕的场景,在那里竟隐隐有一尊神圣的虚影浮现,宛若神明一般,那道身影五指弯曲,朝下方的徐盈秀镇压而去,化作一道巨大的金色手掌扣杀而来,压迫着她的身体。

    “大嵩阳掌!”

    聂雨松浑身上下爆发出骇人的金色光芒,刺眼夺目。

    如此实力,堪称可怕!

    徐盈秀看着这一幕,如玉般的长腿交错向前,手中的拂尘化作一张巨网飞向天空包裹住了那个掌印。

    手掌之上绽放着金色光芒,璀璨无比就像是悬挂在天上的太阳一般,神明若隐若现,严肃且庄严,宛如不可挑衅一般,镇压着那道拂尘渐渐落了下来。

    “这还有点意思。”

    徐盈秀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眼神之中绽放出强烈无比的战意。

    “有点意思?还真是好大的口气!”

    聂雨松脸上带着讥讽,若是这徐盈秀的本事就是如此的话,恐怕今日过后那草黄纸上的排名就要再动上一动了。

    李休端起了原本

    放下的酒壶,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

    这就像是一场闹剧,那个小丑独自站在台上取悦着自己。

    徐盈秀深吸一口气右手握拳朝着天上狠狠地轰了过去,狂暴的灵气在一刹那被抽空然后骤然放开顺着苍穹席卷而上。

    狂风从茶楼内生出吹响了外面。

    片刻后,扬起的灰尘随之落下,眼前的一切再度清晰起来。

    徐盈秀握着拂尘静静站着,前方不远处聂雨松半跪在地面,发丝凌乱嘴角染血。

    她的眼眸里满是不可思议。

    只是短短的一瞬间,神明破碎,掌印消散。

    这怎么可能?

    “的确有点有意思,但也仅仅只是有点意思而已。”

    徐盈秀淡淡的扫了跪在地上的聂雨松一眼,道。

    声音很平静,言语中也没有鄙夷的意思。

    但听在聂雨松的耳中却觉得是莫大的羞辱,不由得面色通红,觉得屈辱至极,眼眸深处的狠辣渐渐浓郁起来。

    李休看着她,将酒壶放到桌面上发出啪的一声轻响。

    平静的眸子渐渐冰冷起来,他的心开始有些烦躁。

    当天劫落下,那朵花飘起之后魔种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但他知道魔种并没有死,更没有消失。

    甚至有时候还在隐隐影响着他的心性,比如此刻李休的心就变得不耐烦起来。

    迎上了那道冰冷夹杂着戾气的目光,聂雨松的瞳孔缩成一点,却不敢再说什么。

    她有预感一旦自己做出任何多余的动作,就一定会死。

    这时候一直没有开口的曲临阳终于说话了。

    试探结束了。

    这是必要的前奏,他们一定要与李休做一场,胜了自然更好,若是败了对上面也好有个交代。

    从没有一场战斗是无缘无故的。

    能做到聂家家主的位子上,又岂能没有远见与城府呢?

    “我知道殿下想问什么,我也知道殿下需要的答案。”

    李休安静的看着他,那颗心微微晃动了一下,很显然他的情绪并不想表面看上去那样毫无波澜。

    徐盈秀走到他的身后握住了他的手,轻轻用力。

    李休的眉头微不可察的舒缓了一些。

    “但这么说出来很没意思。”

    曲临阳看着李

    休,神色认真且专注。

    “殿下不如去看看圣女,亲自与她谈一谈,我认为这样更好一些,也更有意思一些。”

    这话无异于晴空霹雳一般,外面的大雨早已经散尽,雷声却仿佛响在耳畔。

    梁小刀放下了手中的一捧花生米,另一只手握住了刀把,沉默了许久后将目光放到了李休的脸上,然后松开了那把刀。

    当年在老弄堂他和李休还有李一南以及聪小小四人之间有共同的秘密存在,四个人曾经站在海棠树前发誓说人间值得。

    既然是秘密自然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梁小刀并不打算留下聪小小的活口。

    这不是绝情,这只是背叛之后应该付出的代价。

    或许也被称之为清理门户。

    但他看了李休一眼,那张脸上没有表情,却清晰地写着放不下三个字。

    他耸了耸肩膀。

    “她在安荆城?”

    李休沉默了会儿,然后问道。

    曲临阳摇了摇头。

    “不在,曲家距离这家茶楼不算远,您去了自然知晓,若是不愿意去也无妨,我现在就可以将我知道的一切告诉您。”

    他的表情很严肃, 应该不是在开玩笑。

    既然不是开玩笑,那一定是真的。

    可若是不在的话那又该如何当面谈呢?

    李休并没有问,甚至没有想。

    “劳曲家主带路!”

    “请!”

    曲临阳伸出一只手,轻声道。

    外面的人随之散去,左正道揉了揉自己有些发胀的肚皮,舒舒服服的打了一个饱嗝。

    “我就说嘛,有什么事大家坐下来谈一谈多好,何必要动刀动枪的呢?这不是挺好的?”

    羽听南坐在他的对面,冷笑一声。

    “三家蛀虫,这一次的事情无论结果如何,以后的安荆城都再也没有了他们的一席之地。”

    看着李休等人远去的背影,羽听南说道。

    这一次的事情归根到底其实就是李休和曲临阳等人的交易。

    交易失败,李休空手而归,曲临阳等人葬身于此。

    交易成功,殿下得到自己想要的,放过曲临阳等人一条生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