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夜先生和亦小姐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慈善晚会(中)
    两人于晚八点抵达晚会大厅。亦真挽着夜烬绝的胳膊,他走的很慢,可能是怕她摔倒。

    这鞋可真够高的。亦真徐徐走着,鞋跟在大理石地板上脆脆的响,映出天花板上垂挂的欧洲古宫庭式的水晶吊灯。

    亦真四下里看了看:“名媛穿的都是礼服,这是不是太正式了?”夜烬绝笑:“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蓝枫见到亦真,同她打了声招呼,示以夜烬绝一个了然的微笑:“哥,都准备好了。”

    亦真老远就看见了梁熙,丫穿着件一字肩的复古风礼服,梳着蓬蓬的公主头,敛了平时的锋芒厉色,娇俏又可爱。

    “等了你好一会儿了。”梁熙兴奋地挽上亦真。亦真笑:“今天挺仙呀,美的我都认不出来了。”

    傅媛媛拿着香槟走过来:“你今天也很漂亮,以后可以多尝试这种风格。”

    傅媛媛穿的是吸烟装式的黑色西装。整个人愈发削瘦凌厉,配上冷色系的妆容,很浓郁的强权意味。

    亦真和梁熙都有些被钤压到。梁熙不住叹:“女神啊!”

    正说笑,夜烬绝从旁轻揽上亦真的腰,微笑:“你们的女伴我要借走一会儿。”

    “去吧去吧,都知道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梁熙挤眉弄眼,和傅媛媛一齐笑出声。

    “怎么了少爷?”习惯了平日仰视的角度,亦真有点不好意思看夜烬绝。虽然还是仰视,却亲狎到亲吻时的距离。

    大抵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无预兆的吻了她一下:“以后你得多穿穿高跟鞋,亲起来不费事呀。”亦真本有些紧张,闻此不住笑出声。

    “嗳,美美你看,那人是不是亦真?”项以柔拍拍秦美美。秦美美探头,顺着项以柔的指尖望过去,只见那人蜂腰削背,颊如红粉葳蕤,喝:“可不是那个小妖精吗!”

    两人齐齐究寻过去,只见夜烬绝狎熟地领着亦真同人叙阔,都是圈内的大佬,大多都是艺术圈里的人。

    “这什么情况?”秦美美唧唧哝哝不知说些什么。项以柔心里却似浸了一缸柠檬醋,已经水漫金山了,拔转过身去找任栀雨了。

    任栀雨一听,母女俩悄咪咪跟在后面张望起来。项以柔虽然出过国,但英语仅限于普通的日常交流,商务式的英语交谈压根听不懂,何况里面还有几个法国人。

    亦真紧张的手心都冒汗了,好在她跟着这位少爷历练过一段时间,还恶补了一段时间的英语和法语,也算蒙混过关了。最让她捉紧的就是约翰逊先生,这位赫赫有名的艺术大师已经四十五岁了,而本人看上去也就三十五六的样子。

    “早就想会见这位亦小姐了。”约翰逊微笑着看了看夜烬绝,又看向亦真:“你的画作我都看过,虽然技艺性并不十分出彩,但画作很有想象力和创作性,你很有天赋。”亦真就剩咧嘴傻笑了,后面的话她压根儿没听进去。

    夜烬绝牵着她的手:“那以后就要靠约翰逊先生赐教了。”

    约翰逊一走,亦真感觉面部极度不自然。夜烬绝轻笑:“就你这把式还嘲笑人柏哥儿呢,你也跟个小僵尸一样,笑死我了。”

    亦真两眼发直,在脸上掐了一把:“我没疯我没疯!”夜烬绝笑不能禁。

    项舟和任栀雨忽然凑了上来,见面就亲切的喊:“小真”。

    现在亦真不清醒都不行了,冷眼剔着来人,扯扯嘴角:“可真是巧啊项先生,在哪儿都能看见你。”

    项舟总想趁机和夜氏搭边攀角,可又委实忌惮这位夜先生的排场。夜烬绝倒也没有让他下不来台,只是不动声色地打着太极,借故带亦真先入坐了。

    亦真也知道这次的慈善晚会还有一个环节是竞拍。反正跟她也没什么关系,见梁熙在中间的位子上,亦真正欲过去找梁熙,夜烬绝牵着她的手一直走到第二排:“你的位置在这儿。”

    “你不跟我坐一起吗?”亦真莫名有些说不出的紧张。

    “有傅媛媛陪着你呢。乖乖坐好。”他笑着拍拍她的肩膀,走了。

    见亦真还被蒙在鼓里,傅媛媛坐在一边笑释:“傻丫头,那是竞买人的坐席,这是拍卖人的坐席。”

    亦真一怔:“我知道啊,所以我——难道你的意思是我是拍卖人?”

    傅媛媛笑。早在傅媛媛回国那几天,夜烬绝就私下里把亦真的画让傅媛媛拿去筛,挑选了一幅最中意的,目的就是为了参加今晚的竞拍。

    亦真一听,懵圈了:“可是,万一没有人竞拍,多丢人呀。”

    “有COCULB这样的名气罩着,成绩不可能惨淡的。”傅媛媛低笑:“不然你以为他刚刚带着你是走马观花啊。咱们这个圈子,严格来说是商业艺术圈,濠头大于笔头。今天这一捧,就是给以后的成名造势。”

    亦真有些笑不出来:“我就一名不见经传的小麻雀,真心觉得虚。”

    “你担的起。”傅媛媛笑着拍拍亦真的肩膀:“这就是商业艺术,钱生钱。这条路要单枪匹马的成名,那真得熬油似的熬死了。名气是要靠金钱堆砌的,等到了那个位子上,你就发现你缺少的是契机。”

    傅媛媛拍卖的是自己设计的一款手镯。亦真全程紧张,具体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成绩不错。

    到了自己那幅,亦真紧张的嗓子眼都快跳出来了。那是两年前的一幅油彩画。一张被分割的孩子面庞,整个版图由夸张的圆形和不规则的几何形拼凑而成,色彩运用夸张。但更富创意性的在于画作的镜像,如果将这张孩子脸放在镜子里,旋转九十度,微笑的孩子消失了。透过镜像,呈现在人们眼前的又是一个悲伤的脸庞。

    傅媛媛看到这幅画的时候,是相当惊讶的,不得不惊叹生活对艺术的影射。这样深沉且极富震慑力的画作,她是无论如何都画不出来的。

    拍卖师将起拍价定在三十万,亦真还在想起价是不是有点高,一个声音就喊了起来:“五十万!”亦真一怔,回头一看,是个不认识的人。

    ()

    1秒记住爱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