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永续之镜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我要证明,我是天下第一
    皇宫之内的动荡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

    很多事情在局外人来看,显得十分明显,但是局内人却依旧不明不白的上当。

    这是因为局内人的注意力不能集中在一件事情上去思考,也就是所谓的当局者迷。

    然而当人将自身注意力集中在一点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每个人都格外的聪明。

    在天下人都在追寻着大黑天的时候,皇宫之中的动荡,许多人瞬间便反映了过来。

    之前通过各种手段了解过杨峥冲击过一次皇宫的人,更是立马反应过来,这是杨峥又冲击皇宫了。

    一个浑身脏兮兮的老头也在这些人之中,只不过和其他人不同,这个老头一边走一边念念有声:“就是今天,就是今天,我会证明我才是命数术法第一!”

    老头虽然看上去老迈,但是身手却极为灵敏,三两下就翻过了那对于常人来说可望而不可及的皇宫大院,躲过了那些略微有些急躁的大内侍卫。

    他就仿佛能够知道对方什么时候到来什么时候离开一般,极其准确的走在路上。

    “那观澜不过是一个借用庞大势力鼓风弄雨的小人,他的术数能力如何可以和我比肩,我一定要证明,这天下术数第一的是我才对!”

    “是我才对!”老头便是所谓的天下第二,当年在神洛城门口,看到了卫寒之后,便下了自己的批语。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这是卫寒一生的命数,曾经有道门真人评价卫寒是天生的得道种子,若是能够入道门,三十年后,天下便会多出一位清扫天下鬼魅的得道真人。

    可惜的是他先一步入了宫门。

    这就是命数。

    卫寒手持着千蛟,再一次拦在了杨峥的面前,内气转化随着他的意志侵入周围天地,非想非非想之道蔓延而出。

    非想非非想,既不是有想,也不是无想,而是超脱了两者,进入到了一种神秘的境地,原本是记载于佛经梵网经上的一种境界。

    而卫寒的非想非非想是属于他自身的道理,熟读儒释道三家经典,得到的神而明之之境界。

    非是以自身思维去度量天地,也非是追随本心本性的以本能行事,而是万物明于心却不挂于心的超然境界。

    这一刻的卫寒仿佛人就站在那里,却又仿佛已经全然不存在一般。

    他手中的剑也仿佛超脱了极致,不似凡俗,明明已经出剑,你却不知道这剑从何处来,要往何处去。

    被大黑天侵蚀了所有理智的杨峥,自然也无法躲过这一剑,剑不知道何时已经刺穿了杨峥的身体。

    然而从杨峥身上似乎蔓延出许多的黑烟,这些黑烟缠绕着卫寒的剑。

    明明只是黑烟,却仿佛潮水一般,向着周围淹没。

    杨峥确实不会什么招数,但是此刻他也不太需要招数了,无数人的欲望,通过流言,以大黑天作为途径,落在了他的身上。

    在大部分天下人眼中,大黑天是黑之极致,是属水德,是推翻大玥火德的关键之物。

    所以杨峥不知道何时便承载了“水德”也衍生了这一生而知之的招数无尽欲海。

    世人皆有欲望,而皇帝之位,不管其他人怎么看,在大部分人眼中,那边是一切欲望的最终集合。

    只要能够得到皇帝之位,那就能获得一切事物。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位高权重,杨峥如果真的能够得到皇位,那么那一切欲望反倒有可能成就真正的水德。

    欲望这东西,并不一定是好的,也不一定是坏的。

    前提是你能不能正确运用,杨峥大概是无能了。

    这些欲望对于常人来说,倒也难缠,但是对于自创了非想非非想之功,有了神而明之之境的卫寒来说,流过于心,便不再在意。

    便如他脸上的血渍,不知何时已经消去,爱与恨,怜悯与报复,也不过是转眼间便不去在意了。

    手中千蛟鸣动,黑烟寸寸断裂,下一刻,杨峥浑身分为了十数块。

    杨峥的脑袋有黑烟流转,想要趁机逃走,却又被卫寒一剑定住。

    “第一次你舍弃大半身躯逃生,第二次一直有着太多人与身旁干扰,这第三次你怎么逃?”卫寒丹凤眼一转,剑一挥,数个人被逼迫而出。

    卫寒一一扫过这些人说出他们的名字。

    “天下第二算无求、柳剑楚兰生、雷火狂徒古望山、江流九剑成往东、千手佛陀天印?”卫寒淡然是说道:“你们可知擅闯皇宫可是死罪!”

    “我不管这皇宫可不可入,我今日只站这,谁要敢要着大黑天这害人之物,我就和谁没完!”古大师浑身如同火山爆发的气质再也没有掩盖,指着地上被限制了行动的杨峥说道,然后目光转向另一边暗处:“皇帝也不行!”

    暗处冷哼了一声,皇帝从那里走了出来,一股同样博大的气质便流淌了出来,盖过了所有人。

    就算武功比不得所有人,但他是皇帝,这个天下的皇帝,那么在气势上便无人可以与其争锋。

    当然之前卫寒给了几分面子,没有直接将这位皇帝也一同扫出来,要不然他在是如何,这气势也要低下去。

    “这天下朕想要的东西,便是朕的东西。”皇帝身后隐隐出现了数十人,他也极为霸道的说了一句话。

    “阿弥陀佛,大黑天乃天下邪物,不如交由我孤山寺带回去镇压,以安天下之心。”中年和尚名为千手佛陀天印身穿袈裟,口中喊着佛号,说出来的话,却有那么几分味道。

    “无毛老杂,休得张口!”古大师指着中年和尚就骂道:“入你孤山寺,怕不是过上几年,换个皮就成为所谓的佛学经典了吧!”

    “古檀越,你这是偏见,知见障繁重。”

    “繁你个秃瓢!”古大师倒是不客气:“那河沙盗,行盗十数年,杀人如麻,破家无数,你一句放下屠刀,便想免了他罪,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杀一恶人,这天下只是少一恶人,而劝一恶人向善,这世界却多一善人,檀越戾气太重,杀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天印和尚这般说道。

    “放屁!”古大师还待说些什么,就听见皇帝脸色铁青的说道:“擅闯皇宫,罪不可赦,还不将其拿下。”

    九天神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