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永续之镜 > 第十七章 老司机开车啦
    刘庙祝的身体在被射入黑针之后,顿时僵硬。

    张程旭和叶语也抓住了这个机会。

    拼尽了全力压榨自己的灵光,张程旭身上涌出的白色火焰越来越多,他迎面冲了上去,手中的拳头凝聚着白焰锤中了刘庙祝胸口的正中心。

    而之前刘庙祝背后烧焦的部分,一丝白焰重新燃烧起来,前后夹攻,疯狂的摧毁着刘庙祝的内脏。

    要不是刘庙祝在厄水神的力量影响下,早已经非人,这一下,就能令他从里到外瞬间燃起大火,变成人形火炬,直到烧成灰烬。

    当然刘庙祝即便没有被直接烧成灰烬,这一下也并不好受。

    神话生物是人类对于生命等级在自己之上的生命的统称,人类的常规武器对其并没有多大的作用,除非破坏力到达一定程度,才能对神话生物造成损伤。

    因此面对神话生物,人类需要一种更有效的力量。

    由灵性衍生的灵光便是主流。

    自上古时代过去之后,人类便不能天生衍生灵魂,只有少部分人类具备灵性。

    无论是张程旭的灵焰使,还是叶语的符师,又或者是翟狄的通灵使,这些超凡职业的传承都是灵光修炼和利用。

    从自身的灵性出发,提取锻造灵光,随后反过来将灵性构造成灵性核心,成为自身的灵格,构成灵格的人类,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成为半神话生物了。

    至于灵焰使和通灵使的差别,不过是提取灵光的方法不同,用法也不尽相同罢了。

    刘庙祝借助厄水神的力量,将转化为半神话生物,但是灵光本质上也是超出人类现在生命等级的力量,因此由灵光衍化而来的力量足以伤害神话生物。

    正在进行第六次任务的张程旭,马上就能构成灵格了,不同于菜鸟翟狄,他提取灵光的水平已经极高,每天能够提取灵光数量远超翟狄,积累的灵光多达百缕。

    忍受着灵焰对于自己身体的压迫,张程旭持续释放着白色的灵焰。

    只要杀死刘庙祝,他们就能完成这一次调查事件,离开这个异度空间,回到自己正常的生活中去。

    刘庙祝胸口的血符被灵焰点燃,随着一声炸响,刘庙祝半只手臂连同左胸都被炸飞,残缺的身体之中冒出了大量的白色火焰。

    他另一只手一甩,带起大量的水流,将张程旭甩飞,打到了一边。

    他支撑着残缺的身体,一步步的走向躲在一边的翟狄。

    眼睛变得迷离起来,随后跪倒在了地上,熊熊的白焰灼烧着他的身体。

    刘庙祝伸出手看着远方,嘴里呢喃的阿桔,但最终还是闭上了眼睛,摔倒在地。

    一颗椭圆型的黑色的凝结物撑开刘庙祝的嘴巴,从里面滚了出来,一条条黑色的触手在不断的蠕动,想要支撑着向着水池里走去,但是被季旭松一把抓住。

    拿出手机调出之前拍摄的日记图片,在一张日记背后,有着一个母胎的简笔画,整体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触手稍长的海参。

    “是母胎没错了!”

    张程旭站起身来,微微的晃了晃身子,脸上也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叶语拿起背包,从里面掏出一个罐子,里面有着大量的黑色黏液,那东西本质上是一颗颗黑色的子胎。

    没有多少犹豫,张程旭将黑色的子胎放在黑色海参上,子胎渐渐融入到里面。

    张程旭拿着不断蠕动的黑色海参,来到了水池前面,不敢去看地下那巨大的黑影。

    这种生命等级超过人类的生物,大部分都对于人类有着神经上的压迫。

    祂们的存在就能冲击人类的脆弱神经,没有准备的人,骤然看到神话生物,极有可能陷入疯狂。

    就算没有陷入疯狂,看到神话生物,将对方的形象映入眼帘,就记住了对方的形象,这种形象同样会对人的大脑造成影响。

    因此张程旭并没有冒冒失失的去查看池底下的厄水神。

    而是手握着黑色海参直接进行胎神咒的施放。

    胎神咒的作用是令厄水神连同其子嗣一同化为液体,身为同源的液体,两者会相融,这种相融会造成刚出生的厄水神子嗣被厄水神吸收,再一次进入孕育期。

    而只要让厄水神再次陷入百年孕育期,那么这一次调查事件就算完成了。

    和刘庙祝的战斗虽然短暂,但是消耗的精力却格外的大,没有凝聚灵格,就使用大量的灵光,对于现在这种生命等级的人类来说,压迫还是太大了。

    张程旭强打起精神,拿着黑色的海参,施展出了胎神咒。

    胎神咒本身并不麻烦,只要对术法有一定了解的,有着灵光的人,都能施展出来。

    张程旭手中的黑色海参在术法的作用下,渐渐变成液体,这也证明着这是厄水神的……

    还没等张程旭露出欣喜的神色,嗡鸣声响起,数道浑浊的水流,从水池之中冲起,如同锋利的标签直接刺穿了张程旭的身体,随后一撕扯,将其身体分为几块落入了水池之中。

    一股浑浊水流,凝聚成大手,一把将逐渐化为水流的黑色海参抓住。

    “哈哈哈哈……”猖狂的笑声伴随着大量的浑浊水流迸射而出,直扑在场剩下的人。

    剩下的浑浊水流则包裹住黑色海参化作的水流,沉入了水底。

    叶语也算是有经验的老调查员了,在张程旭施展胎神咒的时候,也没有放下心中的警惕,因此在变故出现的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应对。

    全部的灵光注入了穿在体外的甲衣,上面一道道咒文亮起,浑浊水流撞击在上面,令咒文疯狂的闪烁,但终究还是抵挡住了撞击。

    那股浑浊的水流转动,就像是活物一般,再次转动,继续攻击着叶语。

    在另一边,季旭松推了推眼镜,身体灵活的一个侧跳,躲避掉水流的攻击,手一挥数根黑针飞射,击中水流,黑针之间一点紫色的电流涌动,相互连接,让水流一滞。

    季旭松咧嘴一笑,脸上出现了两朵红晕,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腼腆的少年,看到心爱的女孩时,那不自觉流落出来的愉悦。

    翟狄作为另一个被袭击的目标,并没有其他人反应这么快。

    眼看就要被水流贯穿之时,一个残缺的身躯挡在了他的身前,将水流尽数拦下,还燃烧着白色火焰的焦黑身躯,死死的拥抱着浑浊水流缓缓倒下,将其扑倒在地。嘴角咧出最后一丝微笑:“阿桔,我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