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星辰如云溪若水 > 第77章 太子妃又被掳走了
    “有孕又如何,美人好看就行了!”陌尘无赖道。

    同样是无赖,月柠溪觉得这陌尘与凤星辰差的可是一个天,一个地!

    “美人啊!你整日在这东宫闭门不出不寂寞吗?我带你出去玩玩如何?”陌尘说着,便弹指点了月柠溪的穴道。

    他一把揽过月柠溪,向外飞奔去。

    月柠溪觉得完了完了!

    这下肯定死翘翘了!

    他们刚出了重华园,突然一个小丫鬟高声喊道:“不好了,不好了,太子妃殿下又被人掳走了!”

    一句话打破了暗夜的宁静,人声慢慢嚷乱起来。

    “欣儿!你说什么?”青衣与紫鸢赶忙披上衣服跑了出来。

    雨彻等暗卫也自门外涌了进来。

    “青衣姐姐,不好了,刚刚奴婢起来如厕,发现太子妃被一个黑衣人掳走了!”欣儿哭喊着大叫。

    “什么!!?”紫鸢大惊,转而跑进了房内,月柠溪确实已经失踪不见。

    “欣儿!你可看清掳走太子妃的那人长相了?”雨彻急忙问道。

    “天太黑了,奴婢并未看清!只是看见两个黑影飞走了。”欣儿抽泣道。

    一旁的青衣神色晦暗不明地不知在想什么。

    “掳走太子妃之人,怕就是今日闯重华园的男子。”她突然看着雨彻道。

    “我也猜到了。”雨彻点了点头。

    突然青衣又对着欣儿道:“你刚刚说天太黑,看不清那黑衣人的长相?”

    欣儿不明所以,还是点了点头。

    “那你是怎么知道他掳走的是太子妃?你看不清他的长相,便能看清太子妃的长相了吗?”青衣眯了眯眼,看着她,似在怀疑什么。

    “这…这…”欣儿有些结巴:“奴婢觉得,被掳走的只能是太子妃啊!平白无故,掳我们一群奴婢做甚?”

    “青衣,她说的有理,换做是我,也会第一时间想到被掳走的就是太子妃。”紫鸢看着青衣道。

    青衣目光不善地盯着欣儿看了几眼,突然道:“将她看起来,待寻到太子妃,再做打算。”

    “好。”雨彻点了点头,示意侍卫将欣儿带下去。

    “青衣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欣儿哭喊着大叫,却被人拖进了柴房。

    “雨彻,还是赶紧禀报太子吧!太子妃失踪可不是小事。”青衣说道。

    “这…”雨彻有些为难。

    “怎么了雨彻?你怎么吞吞吐吐?”紫鸢着急道。

    “殿下,殿下他还没回来…”雨彻结结巴巴道。

    “什么!?”青衣与紫鸢异口同声。

    而此时的凤星辰,是真的未在东宫,而是在城中河的一条小船上躺闭目养神。

    他不想回东宫,回到那里,他就食不下咽,失眠多梦。

    其实大半夜的不回府睡觉,在船上游荡,也是挺无聊的。

    林昭雪也是如此想的。

    可是她却并不无聊,她一直在等,不时地便向着身后看几眼。

    突然,一支烟火棒升上了空中。

    啪地四散开来。

    凤星辰睁开了幽深的双眸。

    这是,他东宫的烟火棒,没有急事,是不会用的。

    东宫,怎么了?

    终于来了。林昭雪心想着,嘴角勾勒出了一丝狠辣的微笑。

    “九哥哥,这好像是东宫的烟火棒。”林昭雪回眸。

    发现凤星辰早已站了起来。

    凤星辰并未接话,而是内力催动着小船走了起来。

    很快小船便到了岸边。

    凤星辰施展轻功向着东宫飞去。

    “九哥哥,你等等我!”林昭雪气喘吁吁地大喊道。

    麻烦!凤星辰瞥了她一眼,而后又飞回来,抄起林昭雪一起向着东宫飞去。

    林昭雪觉得有些梦幻,他还是第一次,如此抱着她。

    这种感觉真好。

    而凤星辰只是着急地想快点赶回东宫,到底发生了何事?

    凤星辰赶回东宫的时候,东宫的整个院里都亮亮堂堂。

    他带着林昭雪轻轻落地。

    众人见凤星辰终于回来,似终于看到了主心骨一般沉静下来。

    唯有青衣与紫鸢,有些气恼的看着他们,不要脸!

    凤星辰慢步走了过来,环视了众人一眼,沉声问道:“怎么了?”

    “回殿下,太子妃被人掳走了。”雨彻抱拳说道。

    凤星辰一时没了声音,而是慢慢回身,盯着雨彻,半晌,才一字一句问道:“你说什么?”

    声音里似含了万年冰霜,要生生将人冻掉一般。

    “殿下...”雨彻一时不敢接话。

    “何时失踪的?”凤星辰又盯着他问道。

    “回殿下,刚刚。”雨彻如实道。

    “啊!九哥哥!”林昭雪突然捂住了嘴,似知道了什么但又不敢说。

    凤星辰凉凉地看了她一眼。

    林昭雪咽了口唾沫:“不会是...”

    凤星辰继续凉凉地看着她,不言语。

    “不会是...孩子的生父来将太子妃带走了吧...”林昭雪一席话点醒了众人。

    “你胡说!”紫鸢马上跳起脚来。

    “紫鸢姑娘啊!我也只是猜测,毕竟人人皆知太子妃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太子殿下的,这个时候,孩子的生父来将她们娘俩带走,也不是不可能啊…”林昭雪委屈地道。

    “你…”紫鸢见林昭雪如此给月柠溪抹黑,气的直哆嗦。

    “好了紫鸢。”青衣在一旁拉了拉她的衣袖。

    这个时候,与林昭雪撕破脸,可并不是件好事。

    凤星辰脸色阴沉地仿佛要杀人吧。

    他沉着声音慢慢道:“给本宫找,掘地三尺,也要把太子妃给本宫找到!”

    而月柠溪被陌尘抱着,也好不到哪里去。

    如今已是十月,夜里的天气已经有些凉了。

    风呼呼地刺过,刺的她脸生疼。

    “美人儿,你要委屈一下了。”陌尘按着怀里脸色有些发白的月柠溪,手轻轻一挥,她便晕了过去。

    而月柠溪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个暗无天日却简朴干净的房间之中。

    她环视了一周,这里,暗的像是地牢一般。

    仔细闻闻,好似还有血腥味儿。

    但是似有似无,月柠溪也不是很确定。

    她站起来活动了活动筋骨,有些乏力,却也无甚大碍。

    顺着微亮的烛光向着外面走去,外面是一条幽深的走廊,很窄,也就是一个人可以走过。

    月柠溪望着前方,似是怪兽的血盆大口一般,她心中有些打鼓。

    可是她还是咬了咬牙,走了过去。

    一路上扶着墙壁足足走了有一盏茶的时间,月柠溪终于看到了面前一赌大墙,再无别的出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