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酒中踏歌行 > 第六百六十三章 平安当铺
    一袭盛装的银琅莲步款款步入房中,柔情百转间,那股原本就萦绕在房内的异香更是浓郁了许多,若是商徵羽在此,一定会发现他的一颦一笑居然都是如此的熟悉。

    卫终于展露一丝笑意,开口却吐出的却是那久违的名字:

    “卿卿。”

    没错,在卫的眼中银琅不再是银琅,却是花飞雨的模样。

    这时天香苑独有的秘术梦仙灵,在天香秘典和独特质熏香的作用下,受用者会不由自主的陷入幻境,从而将身边人幻化成自己心中最渴望见到的女子。

    谁也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卫心中的挚爱却还是他的卿卿。

    “陛下,雨儿在此。”银琅翩然扑入卫怀中,那如泣如诉的模样顿时让卫忍不住将她紧紧搂进怀中。

    …………

    看着远处重兵把守下的桂馥兰香,躲在阴影中的商徵羽脸上淡然得没有一丝变化。他整个人陷入到假寐之中,只有丝丝内劲释放出来,悄然探查着桂馥兰香的动静。

    徐长河就守在门口,和过去一模一样。但因为房中和四周萦绕的淡淡香气干扰,又或者是因为商徵羽的修为又有了几分精进,并没有发现商徵羽。不过商徵羽探查的内劲也不敢贸然进入徐长河身前三丈之内,之内在周围安静的潜伏。

    进去的确是是银琅,商徵羽亲眼确定了此事,但其中关节他却仍然有些想不通。不过当他看到后半夜时那桂馥兰香的大门重新打开,面带春色的银琅搀扶着一脸满足的卫步出桂馥兰香时,商徵羽已经确定了一切。

    “这卫当真看上了银琅?”

    商徵羽怎么都想不明白,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银琅都没有爬上卫床榻的资格,但事实却摆在眼前。

    为了不引人注目的进入后院,商徵羽又和上次一样化作江巧巧的恩客与她一同混进了后院,在见过茗薇从她口中再次确定了之前听到消息,随后就直奔桂馥兰香。

    原本是打算寻找些蛛丝马迹,可当他看见已让戒备森严的桂馥兰香时就知道正主已经来了。

    亲眼目送卫从后门离开鸳衾凤枕楼,商徵羽反身悄然回到了原本所在的雨霖院,在这里江巧巧依旧如上次那般在等他,但经过前一天商徵羽救治自己的弟弟再加上晚上两人阴差阳错的坦诚相见之后,江巧巧已彻底摆正了心态。

    自己已经是公子的女人了。

    有着这样想法的江巧巧突然对那些个在大厅中对自己投来淫邪

    目光的客人们充满了厌恶。

    一道黑影从窗口,江巧巧刚忙上前,如一个侍女般伺候着商徵羽褪下他原本穿着的夜行衣,看着商徵羽精壮的身材,江巧巧突然有些出神。

    商徵羽重新打扮成书生的模样:“和上次一样布置一下,我们准备离开。”如今的商徵羽外出依旧带着那副黄子贤的面具,这也是他对老毛子和江巧巧最后的一层防备。

    江巧巧轻车熟路的布置一番,挽着商徵羽的手就向外走去,她将整个头都埋进了商徵羽怀里,仿佛只有在这时她才能感觉到自己心中的那份归属感,出了这个大门,这个梦就将醒了。

    第二天一大早,商徵羽来到了平安当铺。

    这平安当在燕京经营也有将近十年了,但谁也不知道这里居然是花飞雨私下经营的一处暗桩。

    花飞雨掩藏的很好,甚至这里的主事郑恒之前都还不知道自己的资助人一直是居然是鸳衾凤枕楼的花娘子。当时的花飞雨只是给了他一笔钱让他埋头经营,此外什么都没有说。

    花飞雨是在带着大家离开清风抚月阁之后才重新启动了这个暗桩,所以如今就成为了燕京城内风雨阁的唯一一个眼线。

    “和气生财,财通八方,风起云涌,百流成江,陈掌柜可在?”

    黄子贤模样的商徵羽一声长笑步入平安当,当铺内的长眼师父看了一眼商徵羽,见他行为举止就顿时堆起了笑容“掌柜的现在可不再,您有什么好东西的话可以想让老夫长长眼,绝对亏不了您!”

    “这位老伯,您可做不了这个主。”商徵羽手中折扇一打,顿时有了七分那风流倜傥的大家子弟的模样。商徵羽原本也不懂这些,不过依样画葫芦还不会吗?自己的秦风兄弟那可是妥妥的秦家少主!

    商徵羽接过伙计一脸谄笑递上来的茶水,只略微了一口便放下:“快去叫陈掌柜,就说他陈元宝再不来这单生意可就要落到别家去了!”

    长眼师父和伺候的伙计顿时心里一咯噔,按理说如果是商徵羽换上一副模样他们还真未必会理睬,他们平安当铺也不是什么闲杂人等的生意都做的,但现在看来却让长眼师父有些拿捏不准了。他递了个颜色,伙计顿时转身抛向后堂。

    陈元宝的本名就是陈元宝,祖上也就是个开当铺的,但那时候年轻气胜,被几个狐朋狗友已怂恿,便从梁州千里迢迢跑到燕京来做生意,结果到最后被人坑的渣都没剩,家都回不去了。最终为了生计在太平港口扛大包,被花飞雨有幸暗中看中,就给

    与了他一大笔眼让他东山再起,这才在燕京扎根下来。

    陈元宝正在后院的太师椅上作者晒太阳,左手捻着自己的两撇小胡须,右手上把玩着一只上好的紫砂壶,嘴里还不时哼两句小曲儿,别说多惬意了。

    听见前堂有人叫他,他睁眼一看,是自己最喜欢的那个伙计。

    “什么事。”陈元宝又闭上眼睛,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拍子,继续品着那不知道从哪来的婉转小调。

    这伙计也不敢隐瞒,满脸堆笑道:“有个公子点名要来找您。看样子是有大生意。”

    “多大的生意季老还做不了主?”虽然有些不满,但陈元宝是纯粹的生意人,自然不会怠慢自己的贵客,他从太师椅上起身,拍拍下身的长摆问道:“此人说了要做什么生意没有什么没有?”

    小二想了想,挠头讪笑:“没说啥,就进没得时候念叨了两句,什么“和气生财,财通八方,风起云涌,百流成江”,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啪!

    陈元宝最喜欢的紫砂壶顿时从他掌心掉落,连眼疾手快的伙计都没来得及伸手,只听啪的一声就在地上摔了个粉粉碎,更是把茶水溅了陈元宝一裤腿。

    “啥!他说了个啥!”陈元宝一下就揪住了伙计的衣领。

    “和……气生财,财通……八方,风起云涌,百流成江……诶呦!”

    伙计刚说完就见陈元宝这个胖子和打了鸡血一样就往前堂跑去,自己却被陈掌柜一把丢到地上摔得屁股生疼。不过看样子当真是有大生意来了,他还从未见过陈掌柜如此急眼。

    在众目睽睽之下,陈元宝一脸恭谨的将商徵羽请进了平安当铺最里侧房间,更是没有让下人伺候,让所有伙计都对此万分好奇。

    商徵羽手中折扇一挥,突然换上一副郑重无比的面孔:“陈元宝,我从北方来,这么说你可明白?”

    “知道。”陈元宝满眼放光,恭敬道;“主上她可还好。”言语间尽是崇敬与感激。这也难怪,如果没有花飞雨,那就没有他陈元宝的今天。

    “好,也不好,就要看你能否把这个消息安然送到他手上了。”商徵羽取出早已写好的两封书信,第一封里面写的是最近在燕京发生的事。着重提及了布都御魂的覆灭以及颜真道的出走。第二封则是他给大姐的私人密信,里面描述了卫和银琅还有鸳衾凤枕楼的事情,先天灵觉一直在告诉商徵羽,此事绝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 2k阅读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