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大梵行 > 第225章 醉梦(3)
    “白发大人莫要如此,紫衣并无敌意。”

    离这才消了杀意,称赞道:“浩瀚之中果然能人异士居多。”

    “大人见笑了,紫衣方才也只是胡乱猜测一番而已,哪想到真的是您。”

    紫衣嫣然一笑,花枝招展。

    “所以是你故意套我的话?”

    “紫衣不敢妄言!”

    离索性盘腿坐下。

    紫衣才将身上的纱衣整理好,遮住了沟壑。

    “你们这不是红楼嘛?”

    离质问道。

    既然女子已经知晓了自己身份,那离也自然需要有些派头。

    “是呀,我们是正经的地方!”

    紫衣也靠过来,坐到离的身旁。

    离又往边上挪了半步远。

    “那为何有先前那般?”离怒道:“难不成这里全都是风月场所?”

    紫衣楚楚可怜模样,眼里噙泪说道:“小女子若是解释,白发大人可愿意相信紫衣?”

    “但说无妨,信不信取决于我。”

    离说道。

    “紫衣此举只是为了让男人们静下心,仔细品味曲中之意。”

    “什么?只是为了让男人们静心?”

    听紫衣说完,离不禁觉得头大。

    紫衣点点头说道:“不错,只是想让诸位能静下心来,仔细聆听。”

    “使人静心的办法有那样多,你为何偏偏选择这一种方式?”

    离一脸不信。

    “大人也知,紫衣容颜绝美。”

    紫衣说道,停顿了一下望向离。

    离点头称是,先前连自己都被她挑逗得乱了心境一时失了神。

    离自认定力过人,且自制力极强。

    先前依旧慌了神,更何况寻常之人呢?

    紫衣见离认同了自己的容颜,满意第一笑。

    又轻咬嘴唇说道:“正因如此,所有的男人见到我都恨不得扑上来。”

    “所以,你身在红楼却是青楼女子的做法?”

    “哈哈哈……谁又愿意呢?”

    紫衣凄然一笑,眼神却是十分落寞。

    “以你的实力,何至于此?”

    离又说道:“如此强大的精神力在这里岂不屈才,岂不也糟蹋了自己。”

    “还记得先前我说的丈夫嘛?”紫衣见离点点头,又说道:“他背负赌债后,只好将紫衣卖到这醉红楼用来抵债。”

    “卖了多少?”

    离叹了一口气问道。

    “一千赤石。”

    紫衣凄然一笑。

    “那简单!我这就给你赎身,以后你加入我兵团就是了。”

    离大方笑道。

    紫衣却是摇摇头:“若是只需一千赤石就可赎身,紫衣早已为自己赎身了。”

    “嗯?什么意思?”

    “如今若是要赎我自由身,醉梦也定然不会同意。”紫衣苦笑道:“也罢,不提这些了。”

    “醉梦?”

    离听到这两字,只觉得隐隐抓住了什么。

    “对啊,这醉梦楼的主人便叫做醉梦。”紫衣说道:“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让我赎身的。”

    紫衣又道:“还好,我已经习惯了”

    顿了许久。

    离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容颜如此绝美,为何只需一颗铜石就可与你同房而乐。但是听你一首曲儿,却需十颗赤石?”

    离怔了怔,问道。

    紫衣仰天凄然一笑道:“您觉得,我这副已被无数人糟蹋过的身体,难道值一颗赤石嘛?”

    离听到此,心底竟然莫名的由衷赞赏。

    当今浩瀚。

    许多青楼女子倚仗着自己绝色之姿,一夜的价钱高得离谱。

    即使如此,光顾的人依旧络绎不绝。

    自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旁人也无法言语什么。

    但是与那些青楼女子对比,这紫衣姑娘的自知之明以及心境,却令离心底由衷的叹服。

    “你方才说醉梦?敢问姑娘,醉梦在何处?”

    离心中想起了店小二先前与他说的故事,再加之醉梦本就是这座悬界之名。

    “醉梦就在八楼,大人要去见她吗?”

    紫衣问道,眼里竟然有些失落与颓丧。

    “不错,我要去谈谈为你赎身的事情。”

    离抬腿又欲离开,忽然又想到什么。

    微微抬手,蓝色的冰之界力凝成一具人形冰雕。

    冰雕栩栩如生,晶莹剔透。

    随着离食指轻弹,冰雕竟然动了起来。

    做完这些,离又邪魅的笑了笑,开始宽衣解带。

    “您这是……”紫衣竟然难得的羞涩着别过头道:“白发大人,小女子实在不敢冒犯大人的身体。”

    哪知离确是粲然一笑,将身上的粗布衣披到冰雕身上。

    又从腰间摸出一套蓝色衣服穿上。

    “紫衣,你先跟它呆着,这样不会有其他人来打扰你。”离说完,便悄悄出了房门。

    左右四顾,发现没人注意自己。

    离便往楼上行去。

    房内。

    紫衣欣慰一笑,又传来婉转的古筝之声。

    …………

    以紫衣的实力,若是要走,恐怕一些普通修士还拦不住她。

    因此。

    这醉梦楼内,定然有一位实力比她要高出许多者。

    离稍加思索,便将目标锁定在了醉梦楼的主人身上。

    “醉梦?是悬界以她为名,还是她以悬界为名?”离心中暗道:“这人既是醉梦楼的主人又是醉梦楼的头牌,也实属是奇葩。”

    悬界名为“醉梦”,难道这红楼的主人也是这悬界的界主?

    那她与二十年前那位酿酒女子有什么关系?

    或者,她就是那位酿酒师?

    ……

    一时间,无数的猜测在离的心头反复。

    终于,到了第七楼。

    而七层与八层的楼梯,竟然是断的。

    甚至仔细瞧去,竟然有透明的结界笼罩了第八层的房间。

    第八层的房屋不大,里头亦是一片昏暗。

    房门之上,有四字——“醉生梦死”。

    离独自站在七楼与八楼之间,望着八楼。

    四周行人往来匆匆,有些还搂抱着一位姑娘,姑娘非但不抗拒还十分迎合。

    但是这些姑娘的面容,较之第二层的紫衣姑娘,却逊色了不少。

    “挂羊头卖狗肉!红楼与青楼,实际上又有何异?”

    离轻蔑一笑嘲讽道,将精神力释放出,试图探入结界内。

    然而精神力却普通泥牛入海,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离索性也不作为,心道等里头的人出来自己再进去便好。

    …………

    良久,离睁开双目。

    那“醉生梦死”的房门打开,里头出来一位满面红光的中年男子。

    男子膀大腰圆衣着华丽,看上去便是一位富商。

    “公子久等!进来吧!”

    结界打开,里头传来一个清冽的女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