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惟吾逍遥 > 第六百五十三章:见贤思齐
    墨天微的担忧纯属杞人忧天,江元已经不是曾经的江元,若他愿意,郑氏又怎么会孤身一人,更不会死在天魔手中。

    对于自己目前的人族身份,江元可谓深恶痛绝,而郑氏,他曾经敬爱的母亲,他也根本没有当一回事。

    此时的江元已经潜入了城主府中,他曾经是这里的主人,对城主府内的布局可谓了若指掌,尽管因为换了主人的缘故,城主府内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但他还是很快找到了目的地传送殿。

    越巫城的城主府是罗酆界唯一能与外界交流的地方,以前它通往越巫一族的领地琅华天越幽域,但现在……

    江元心中冷笑一声,只怕是通向太熙天帝京吧。

    他想要离开罗酆界,但肯定不会是想去太熙天,因此就必须做一些修改。

    当年叶氏偷袭越巫一族族地,摧毁了族地通往罗酆界的传送阵,夺走了罗酆界的掌控权,建立了沟通罗酆界与太熙天的传送阵。

    但是叶氏并不知道,越巫一族的族地之中还隐藏着另一个传送阵,它同样可以通往越巫城城主府。

    江元现在要做的,就是修改传送阵,使之变成与越巫一族族地中相配套的传送阵,这样他传送离开就可以直接回到族地之中。

    “等我走后,这个传送阵也要毁掉……”

    一方面是因为通往越巫一族族地的传送阵不能留在敌人手中,另一方面却也是因为他想让留在这里的叶氏子弟尝尝他这些年的滋味!

    只是,修改传送阵并不容易,需要大量的时间和宝物,期间还会闹出不小的动静。

    宝物江元自然不缺,但是他缺时间,也不能让别人发现他正在做的事情。

    这就必须使一些手段了。

    江元开始忙碌起来。

    而这时候,墨天微也已经进入了城主府中,只是她没有江元那么了解城主府,所以基本处于瞎转悠的阶段。

    城主府内的人并不多,甚至连奴仆都看不见几个,但这绝不代表着它的守卫很弱,事实上,在踏入城主府的那一瞬,墨天微便感觉到了周围有阵法的存在。

    因为罗酆界特殊的环境,城主府外围的阵法与护城大阵一样,利用的是墨石内的力量,但她猜测,若是进入城主府的核心区域,只怕便会有她熟悉的阵法即便在罗酆界要布置出来非常困难。

    墨天微隐匿了行踪,在城主府中游荡,像是行走在幽暗之中的幽灵。

    通过分析阵法,她最终还是找到了潜入核心区域的路,一路上也并没有出什么意外,顺顺利利地进去了。

    这既是因为墨天微修改阵法的技术非常高超,也是因为城主府内布置的阵法并不算高阶大概,他们并没有想到有人能像墨天微一样吧。

    进入城主府核心区域,墨天微终于见到了许多活人。

    但这些人并不是奴仆,而是……叶家的人。

    墨天微在越巫城好歹也待过一段时间,一次偶然的机会见过几位叶家的子弟,刚好现在他们就在城主府中。

    虽然知道叶家有子弟在跟随那位制造飞车的大师学习,但墨天微总觉得有些古怪。

    她的感觉并没有出错,接下来一路上,她见到了越来越多的叶家人,听他们的交谈,颇有一种把自己当主人了的架势。

    至于言语间偶尔流露出来的对天魔之灾的不以为然,对罗酆界中正在遭遇不幸的人的轻蔑,那自然也不必多说。

    “难道……”墨天微忽然有了个猜测,“叶家人与幕后黑手关系匪浅或者他们干脆就是幕后黑手?”

    是啊,所以叶家能以学习机关术的理由经常出入城主府,所以城主府才会允许他们维修飞车……

    墨天微觉得,叶家人是幕后黑手的可能性很大,否则不至于在城主府中还摆出一副“我才是主人”的架势。

    只是,越巫又是怎么回事?

    越巫城以“越巫”命名,隐藏在暗中的势力应该是越巫才对。

    或许,幕后的势力不止一个,越巫、叶家乃至于其他没有浮出水面的势力都在暗中推动着罗酆界的变化,只是以前做主的是越巫,而现在换成了叶家,代表越巫的越家反而没落了……

    诶,说不定现在的“越家”也未必是真正的越家,以他们对罗酆界的重视,争斗之中落败的势力必然会面临毁灭的结局,而以幕后之人的实力,也根本不需要扶持越家哪个支系当傀儡城主。

    墨天微的思绪渐渐越飘越远……

    虽然有些地方与事实尚有出入,但大致上她的猜测是正确的。

    墨天微沉思片刻,决定去主殿打听一下情况。

    刚才她听见有人说有贵客到来,他们口中的“贵客”,应该不是那些倾覆只在旦夕之间的城池的主人,而是……来自幕后势力权利核心的使者?

    “叶家……”

    墨天微反复思索着,诸天万界都有哪些大势力是以叶为姓。

    但是不得不说,“叶”是个主角姓氏,诸天万界有许多个大势力、二流势力姓叶,而且一些大势力中也不乏掌权者姓叶的派系……

    嗯?

    她忽然停下脚步,姓叶的很多,但是如果联系到曾经在飞车上见过的碧叶青花标记,似乎也就那么一家……

    太熙天叶氏!

    事实上,太熙天叶氏的族徽并不是碧叶青花,但据墨天微从嵇澜嵇沉兄弟那里得知的隐秘,叶家始祖特别钟爱青玉碧萝花,曾有意将之作为族徽,只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还是换成了现在的族徽。

    碧叶青花标记,与青玉碧萝花倒是有几分相似之处!

    太熙天叶氏是一个不逊色真定天真武宗多少的大势力,而且因为本身是一个鼎盛的气运神朝的缘故,其凝聚力与侵略性比真武宗更强,倒是有实力也有动机做出这种事情。

    有了怀疑的目标,墨天微顿时觉得事情变得越来越难办了。

    太熙天叶氏在罗酆界这样一个地方搞事情,肯定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罗酆界对他们而言肯定很重要这样一来,她想要离开,就不能用叶家人离开罗酆界的办法,否则肯定会被叶家人抓住。

    到时候,别说她与嵇澜嵇沉有些渊源,就算搬出秦神意来,人家也不一定好吧,是肯定不会买账。

    原本墨天微的计划是抓住幕后黑手先来一顿暴揍,然后逼问出离开的办法,走之前再干掉这群搞事的家伙,现在就不能这么暴躁了。

    她要悄悄离开,最好叶氏根本不知道她曾经来过罗酆界。

    只是,具体该怎么办呢?

    思索着,墨天微已经来到主殿外。

    借着阵法感应,她“看见”殿内有四个人正在宴饮,主位上是个娇俏美丽的女子,另外三个男子似乎是在为她饯行。

    “客人坐在主位上,看来这女子的地位比那三个男子要高许多。”

    果然,很快墨天微便从四人的对话之中得知了女子的身份叶氏皇族的一位公主。

    气运神朝的公主可不是那些凡人王朝的公主,这个封号就能赋予她恐怖的实力,即便此时在罗酆界这种特殊之地,只怕她的实力也还在出窍巅峰。

    “得了,还抓起来暴揍呢,不被人家暴揍就好了。”

    墨天微沮丧地坐在殿外的阴影之中,同时还在小心地窃听着殿内的情况。

    要说她为什么能在一位强者眼皮子底下做这种事情,这却是得益于幽冥魂力赋予的特殊能力其实也不算特殊,应该说是幽冥魂力造成的盲区。

    用幽冥魂力入侵、修改阵法,不那么容易被发现;用幽冥魂力隐藏气息,也能大大增强隐匿能力。

    大概是因为目前修真界的阵法暂时还没有打上“防幽冥魂力补丁”吧。

    墨天微觉得自己掌握的这门技能还是非常实用的。

    但是转念一想,她的脸色又阴沉下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逆旅宫想要对剑宗下手,岂不是更加方便?

    “我得赶紧离开这里。”

    墨天微可不希望她在这个世上少数几个在乎的人因为逆旅宫而出什么事情。

    殿内四人的聊天无非也就是些冠冕堂皇的话语,三个男子隐晦地拍马屁,说着一些阿谀之词;那位公主殿下也是滴水不漏,恩威并施,令人诚惶诚恐。

    从他们的交谈之中,墨天微肯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心中感慨万千。

    “每当我觉得我已经变得越来越坏,有违八荣八耻的时候,却总是能发现远比我更坏的人。”她感叹道,“警察叔叔,就是这些人带坏了我!他们毁了我做好人的机会!”

    当然,这也只是开玩笑的,毕竟墨天微也清楚,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她见不贤就也跟着刷新下限,完全是自己觉悟不够,怪不得别人。

    知道归知道,但墨天微已经不是前世的她,善与恶在她心中已经不是什么必须区分的概念,道德也不能成为束缚她的枷锁。

    她行事,一看本心,二看需要。

    “等这位公主殿下离开了,我再来城主府,那三个弱鸡很好解决。”

    反正都已经在饯行了,想来公主殿下很快就会离开,也不差这么点时间。

    墨天微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城主府。

    此时,江元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终于潜入传送殿中,开始了他的改造计划。

    如果他知道传送阵很快就会迎来一位强者,想必行事就不会如此莽撞了。

    墨天微离开城主府后,便混进了汇聚在城主府周围的平民之中。

    在公主殿下离开前,她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谨慎一点,低调一点,改换容貌藏在人群中才最安全。

    除此之外,她还有一个目的。

    当初那个阮良和朱家竟然敢把主意打到她的头上,简直是不知死活,很应该送他们一张黄泉单程车票。

    墨天微从来不是个心胸宽广的人,不惹她她都可能搞出一堆事情,惹了她还得了。

    虽然现在周围人挤人,但是她还是很快便在人群之中找到了阮良没有朱家,因为朱家住的地方本来就很靠近城主府,他们一家人还在府邸之中,也不怕被天魔闯了进去直接灭门。

    阮良的脸色十分难看,任他心中有多少算计,在死亡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看了不远处的城主府一眼,目光之中有羡慕,有嫉妒,更有怨恨。

    “如果我也能加入城主府,就不用像现在一样和这些贱民挤在一起!”阮良忿忿不平地想着,“城主府那么大,为什么不放我进去躲灾,又为什么不干脆让我加入城主府……”

    墨天微是不清楚他心里在想什么,不过看那眼神也知道不是什么好想法。

    她在阮良身上种下了一个标记。

    这个标记没有什么作用,也就是让他一闭上眼睡觉就做噩梦,如此接连七天,就会在无尽的痛苦之中死去。

    这种人就不配有个痛快的死法。

    阮良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死到临头,他心中依旧充满了无数怨恨。

    墨天微又悄悄离开了人群,来到朱府。

    朱府虽然不比城主府一般富丽堂皇,但从许多细节中便能看出几分富贵景象,墨天微甚至还在朱府之中感受到了阵法的力量。

    不是朱家人自己会造阵法,而是他们得到了城主府的庇护,护城大阵将这里设为重点保护对象之一。

    墨天微心中冷笑,难怪有胆子一家人都躲在府邸中,感情是有恃无恐。

    她本来想直接找那个声名狼藉的朱四公子朱家似乎也就这个四公子会做出强掳女子这种事情,但是仔细想想,不能冤枉了一个好人,于是她便在朱家仔细打探了起来。

    这一打探,就让墨天微发现了许多差点漏掉的坏人。

    朱家是武林世家不假,但是朱家嫡系修炼的竟然是采补之法,朱家家主以及几位公子长得正气凛然,其实都是衣冠禽兽,暗中不知道采补了多少不幸沦落罗酆界的修士。

    “全都该死!”

    墨天微面若寒霜,她平生最讨厌的便是这种人,更何况这些人还曾经打过她的主意。

    于是,在朱家人一无所觉中,墨天微给他们下了与阮良一样的噩梦之种,保证让他们死得无比痛苦。

    若不是担心引起那位还未离开的公主殿下的注意,她其实更想直接将人统统斩杀,这才解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