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圣世离行 > 正文 命运之门 第十四章
    命运之门       第十四章   滚滚巨浪入红尘

    常常听人说道士下山,和尚出山。骑虎下山的还真少见,江文苦着脸跟在后边:老虎是不是皮贱?非要来给骑这算什么意思?你说气不气?

    好不容易从火场救出个人,没想到一出来,直着脑袋还往火场里跑。感觉,烧着舒服似得。

    到了山脚,姜子挥着小手和老虎告别,老虎也举着爪子挥着抓。江文也深情向后一看,还没来得及感慨动物通灵,顿时给吓傻了。你猜怎么着?大狗熊,小猴子千千万万的生灵躲在草丛里,楞着脑袋,瞪着亮晶晶的眼睛,有爪挥爪,有蹄举蹄。

    江文心中可真的是万马奔腾,五味杂陈。心中不断盘问:我是不是下错山了?

    这些暂且不用提,现在世间景象可真是:进山是混沌乱世,出山是太平盛世。

    人们熙熙攘攘。脸带笑颜。

    纷纷嚷嚷的世间,看花了眼,笑弯了腰。这太平盛世,真是大快人心。找一个人,问他个究竟。啊呀,这太平世间,真的让人开心啊。

    江文走路的脚步都有起飞的架势。早就听说乱世平息,没想到,这样的繁盛。

    原来是升仙大会后,很多仙门子弟被杀。仙宗大怒,各路的大仙人一齐出力,把怪物都杀的干干净净。

    现在,突然觉得地广人稀,大家都自觉的聚拢起来。后来不知从哪里来的国家,统一了乱世,平治了四国。国号称周。

    当然,这个乱世不是那个血一样的乱世。是人乱的世界。

    很多人都羡慕周皇有这个运气,传言他也是一介草民,只是乱世后,趁乱拿好处而已。很多人羡慕也没有办法。因为,你不踏出那一步,永远不知道你会走成什么样的路。但有些时候,想法比行动还要重要。

    江文带着姜子无处可去,身上分文都没有,只有想办法赚点钱了。

    可是,钱怎么可能说赚就能赚到的?所有赚钱快,轻松的方法全部都在法典里,难不成真的要四处行凶不成?

    江文苦思无果,兴趣盎然的跑到街头看人家算命去了。人家看江文拉着小孩过来,也都凑过来看看有什么热闹看。

    这个算命刚刚拉好旗子,还没摆好摊儿,江文就拉着姜子走过来了。算命的穿的还算中看,有些破破烂烂的算命味道。

    江文先道:“先生,怎么称呼?”

    算命自顾自整理摊子,擦着自己身上带的小玩意儿,说:“跑江湖的,姓名什么的,都是身外事。”

    江文无言相接,讪讪干笑问道:“先生,生意怎样?”

    算命先生不知从身上哪儿撮出来一根针,拿来仔细的拾掇手上的污垢。稍后才不紧不慢的回道:“该来自来,请者不来。你瞧,这不就来一个?”

    江文左看右看,找不着一个人,姜子扯着江文,示意没有人别看了,就是你。

    江文喜不胜收,道:“一看先生就是得道高人,讲究人。好,你先给我看看。”说完,手脸一起凑过去。算命先生,一手推开,说:“他,分文不取。你,黄金万两。”

    江文给这么一说,更加心痒难耐,心中有些置气:道教都是牛脾气。转过脸来,伸着耳朵想听听算命先生能说出个什么子丑寅卯来。

    算命拉过姜子的手,轻轻抚摸道:“他,现在,姓什么?”

    江文:“江湖儿女,无名无姓。”

    “哦~那从哪儿来?”

    “山中来。”

    “可曾生病害疫?”

    “健健康康,无病无痛。”

    算命先生一挥袍,露出另外一只手,笑眯眯道:“不错,不错。”然后再不开口,就要收摊走了。

    江文一手拦下,不满道:“你这先生,好没道理。常言道,送佛送到西,你这支支吾吾,算的哪门子命?今天怎么也要留下两句话来!”

    算命先生不为所动,继续收拾自己的行李,故作神秘道:“天机不可泄露。天机,说了你们也听不懂。”

    说完扫扫大袖,动动袍裙,眼看就要远走。

    临消失前,转头道:“不要背后说老头子抠。这样,你去街头摆摊画上三幅画,自然可解燃眉之急。”

    江文一挑眉毛,心想:你都这样了,还不让别人说你抠?

    心中尽管不愿意去听,还是跑到街头从行李中抽出一沓纸。研磨,沾笔,大笔一挥,泼墨染纸。刚刚的墨汁还没有干,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想画什么。正好前边有人拉猪路过,干脆画个猪算了。

    想也不想,大笔一挥,刷刷,赶猪上街图就印在纸上。

    第二张怎么画?接着画猪好了。接二连三的,人赶猪上街,猪拉人下水,人骑疯猪癫。江文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大作,一股自豪悠然而生。兴冲冲的把画摆开,左右等不到一个人留下来多看一眼。

    只有姜子趴在画前,摇着屁股,一笔一画的描着画。

    江文蹲在那里实在无聊,忍不住饥。让姜子留下来看着摊子,自己去找些吃食来。

    姜子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的扑在画上,含着舌头,脸和笔一起扭着。还不知道人们都跪下行大礼,迎公主。浩浩荡荡两队人,夹着一顶金轿子,威严路过。

    走在前面的礼官,端着木杖,举棒就要打来。

    “慢着。国体初立,不可乱用私刑。”轿子里传出一声嫩嫩的女生。

    “是!”礼官道一声稍退两步,立在一旁。

    “把他画拿来给本宫瞧瞧。”

    礼官两手捧着所有画纸,全都呈上去,由在轿子旁的宫女递进去。

    “嗯嗯,不错,有趣。本宫心大悦,带他进宫罢!”

    一旁的官员听了慌忙跪下上奏道:“公主,一介草民无德无名,不合体统啊!”

    “哼~也好。小狸,给他十两黄金,当本宫买下。”说完把画也递出来,让题上字。旁边的小宫女款款走到姜子身旁,姜子茫然失措的接下一小袋,认真的全都写上:江文二字。

    等到江文兜来瓜果野物的时候,姜子已经打包了行李,收拾了小摊,蹲在街头等着江文回来。

    江文递来擦好的青苹果:“画呢?卖出去了?”

    青苹果,轻轻一咬,汁水四溅,一丝甜意,从舌尖甜到脚跟。慢慢淡淡的酸味才体味的到,从舌尖一路绽放到脑门。

    “钱呢?”

    姜子把小袋给送过去,江文一打开,五颗金豆子,我的天。连忙捂在胸口,心中砰砰乱响:“画猪都有人要?果然真半仙儿!不欺我,不欺我。”说完,数出两颗要分给旁边穷苦人们,没想到有人连忙摆手,道:“使不得,使不得。小主已经送了在下一颗金豆子……”江文心里一惊,惊魂未定的看着姜子,姜子伸出十指,摆在脸前。

    江文有些忐忑,画真的值这个钱吗?这么有才能吗?

    苦思不解,带着姜子走了。

    “老鸭店,走进去吃吃看!”江文带着姜子。反正他现在有钱,吃的起。

    “哎,两位客官,里边请!您来到我们的店可是来对了!我们的店有了三十多年的历史。刚刚搬来,名声就不小了,您瞧瞧,这满屋子的人,可都是吃过咱们家的鸭子。我们家的大厨那可是当初皇宫里当差的大厨,保证让您吃了咱们的鸭子是赞不绝口,顺心顺意。”小二引二人到靠角落的一张桌子,单手麻利擦桌抹椅。

    “客官,只来份鸭子?还要不要一杯小酒慢斟。”

    “不了,一份烤鸭先尝尝。”

    “好嘞,三十五桌,一份烤鸭。”

    烤鸭,多用人工填鸭,肥肥胖胖,长成就宰。宰杀需伤口小,鸭血净。再开膛清内脏,用木条撑鸭,胖如活鸭。水清一遍,浇上特制的卤汤、高汤。内灌热水,不需满,用果木大火炙烤。烤到看上去油汁外冒,色泽鲜艳明亮即可。

    烤出的鸭子刚刚端出,就能嗅出淡淡清香。看上去油滋滋,食欲大增,一口下去,皮脆如薄纸,香油四溢。香脆沁入心肺。

    有人加葱丝,加酱食用,大有趣味。

    有人佐以蒜泥,葱丝,卷饼食用。香饱二者,心满意足。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