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 1997.王妃送信
    “臣妾不敢替铁穆耳求情。他犯下忤逆之罪,死有余辜。”

    毋麻五官分明,眼神明亮,看得出来是个颇有见地也颇有主见的女子,她竟是如此答复真金。

    紧接着她从袖袍中掏出封信笺来,递向真金,道:“只臣妾作为他的妻子,他临终前所托,臣妾应该替他完成。”

    真金带着疑惑之色接过,站起身到旁边打开。脸上些微变色。

    不过瞬间又恢复原来模样,对毋麻道:“毋麻,铁穆耳能趣到你,是他的福气。以后老三不再了,你便跟着我去宋国吧,我做主再替你寻个好夫婿。”

    这话让毋麻愣住,俏脸上近视意外之色。

    铁穆耳是人杰,这辈子嫁给铁穆耳为妃,她并不后悔。但自打进三皇子府的那刻起,她便没想过自己这辈子还能改嫁。

    现在铁穆耳“罪有应得”不提,以前的铁穆耳可是最受皇上器重的皇子,也是皇位接班人的最热门人选。

    随机毋麻反应过来,只以为真金是在试探,答道:“臣妾身为王妃,断然没有改嫁之理,理当为他守节至死。”

    真金脸色有些复杂,不知道想到什么,幽幽叹息了声,“那以后再说吧!你是个好儿媳,先回去休息,铁穆耳的事情莫要太伤心了。纵不改嫁,我也保你此生衣食无忧。”

    “臣妾谢皇上……”

    毋麻盈盈施礼,然后缓缓退出屋去。

    伯蓝也怯赤这会儿还在淌泪,等真金走到她身边,她忍不住道:“你怎么就狠心将他杀了,你怎么就狠心将他杀了呀……”

    她其实始终都是个很守规矩的女人,只这回,显然是实在忍不住了。

    她刚刚听真金说“已经晚了”的瞬间,只觉得自己的心肠一寸一寸断裂。铁穆耳再忤逆,那也是她身上掉下去的肉啊……

    “唉……”

    真金看着她这幅模样,实在不忍,低声道:“朕没有杀他,你看看这封信。”

    这本是不应该告诉任何人的秘密,但他实在不忍自己的女人继续如此伤痛下去。他将手中书信递给伯蓝也怯赤。

    伯蓝也怯赤梨花带雨,带着疑惑之色接过信,脸色数度变幻,“皇上,这是……”

    信上的内容如下:儿臣叩谢父皇赐死之恩,自此阴阳两隔,还请父皇代为照料母后和毋麻。儿臣与毋麻相敬如宾,却并未有子嗣,在儿臣死后,请父皇带她离开皇宫,再替她寻个好夫家,让她此生衣食无忧,儿臣在九泉之下必然感谢父皇。儿臣本无心刺杀父皇,只堂堂大元天威,投降实在有辱我黄金家族之名。而生在伯尔之斤家,不愿受此辱,宁愿赴死。但儿身为皇子,那些沾染儿鲜血之人,儿以为断不可留,否则而在九泉下不能瞑目。言尽于此,儿叩谢。

    还没等真金答话,伯蓝也怯赤又哭起来,“虽然是铁穆耳自己求死,但他……他终是死了啊……”

    她哭,不是责怪真金。她没觉得真金有什么错,哪怕没有这封信,赐死铁穆耳也是应该。

    她哭只是单纯因为失去儿子而痛心。

    “没有。”

    真金附到伯蓝也怯赤耳边,道:“铁穆耳比我这个做父亲的有能耐太多啊……”

    他好半晌没有起身,跟伯蓝也怯赤说了许多许多话。伯蓝也怯赤脸上哀容渐渐淡去,化为惊喜。

    到最后,她低声问真金道:“皇上您的意思,铁穆耳他这会儿已经出城了?”

    “应该是。”真金答道:“等王叔他们回来禀报,自然就知道了。”

    他刚刚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跟伯蓝也怯赤说了。

    其实在之前乃颜来见他,并举报铁穆耳的时候,他就已经意识到这是铁穆耳的脱身计了。要不然,不会在其后那样配合乃颜和铁穆耳演戏。九饼中文

    铁穆耳当然不是真心想刺杀他。

    首先铁穆耳不是那样的秉性。

    再者铁穆耳是知道他身边的供奉实力的,不可能傻乎乎到以为两个真武境高手就能在深宫之中要他真金的性命。

    这全是铁穆耳的计策。

    真金不得不对自己寄予厚望的这个孩子生出佩服之心来。

    这手段真是太像父皇了,比他真金更适合做皇帝。

    为演这场戏,宁愿牺牲两个真武还有二十余上元境强者。足可见铁穆耳的胸襟和野心。

    他没有把这些高手放在眼中。

    再就是连乃颜都被他说服,足可见铁穆耳的个人魅力。

    这都是他真金不能及的。

    只让他意外的是,铁穆耳将那些亲近他的大臣们带走做根基,却是将毋麻留在这。若是他真金,断然做不出这种事情来。

    而更意外的,是铁穆耳算无遗策的还让毋麻递交这封信给他。

    这封信的重点是最后面那段话。

    这是让他真金将知晓此事的人全部灭口了。只提好好照料毋麻,意思……不是要将乃颜都给灭口么?

    “铁穆耳啊……”

    真金心里感慨,“你这份手腕,真是较之你祖父都有过之而无不及了……你这是在逼迫为父杀他们啊……”

    他也知道铁穆耳让毋麻来递信,而且是在他“出事”以后才来递信的深意。

    这是逼他真金在乃颜以及那些禁卫和儿子之间做出抉择,到底让谁生,让谁死。

    伯蓝也怯赤这会儿在欣喜之余,只担心着自己的孩子能不能安全出城去,却不知,此时自己夫君的内心深处有多么复杂。

    “皇上!”

    殿外太监总算又出声了,“乃颜王爷和朱大统领回来复命了。”

    “嗯。”

    真金轻轻答应,摸了摸伯蓝也怯赤的脸,示意她安心,向着外面走去。

    “皇上!”

    他刚出门,乃颜和朱大统领都给他施礼,然后乃颜道:“涉及行刺之事的一应罪臣都已斩首,尸首抬回了皇宫,皇上您是否要过目?”

    “尸首抬回了皇宫?”

    真金些微变色,忍不住低声惊呼道:“你真全杀了他们?”

    他只以为乃颜会在出宫后将铁穆耳他们放走。

    这刹那,真金真是连杀乃颜的心都有。

    难道乃颜并没有和铁穆耳在配合演戏?之前的推断,全都是自己的错觉导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