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西游之金乌大圣 > 第六十四章 赔偿(二合一)
    弥勒这个没脸没皮的,在知道镇元子知晓他偷了果子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心疼,心疼自己刚才为了抵赖毁掉的那枚人参果,要知道自己总共就拿到了两枚,才吃了一枚,糟蹋了一枚啊。

    早知道就不急着动手了!

    弥勒露在八宝功德池外边的那张大胖脸上再也没了笑容,反而是满脸的懊悔与心疼之色。

    看着弥勒那表情,怒火中烧的准提道人心中的愤怒终于平息下来了一些,他在心中暗暗想到:还是知道悔改的,不错不错。

    要是让他知道弥勒此刻心中的真实想法,估计这位圣人能气的一窍升天,别说把他扔池子里了,把他扔进老君的八卦炉里的心情都有了。

    “弥勒啊,你也不必太过后悔,那镇元子的人参果虽然珍贵,你吃他几颗也不值当什么,过去好好赔罪认错,估计他也不会揪住不放的。”接引佛祖看着弥勒一脸的后悔神情,像是死了师父一般,好言劝慰道。

    “师伯啊,你哪里知道啊,我是心疼我袖子里的人参果啊,早知道你们已经发现我了,我还把它毁了做什么啊!”弥勒被接引一劝,顿时忍不住了,竹筒倒豆子一般的将心事倒了出来。

    要知道,镇元子发现他偷了果子断了他的灵根之后,日后他别说能再吃到人参果,恐怕连五庄观的大门都进不去,刚他袖子里的人参果,很可能是他吃到的最后一枚了。

    镇元子这老货还留了这一手,真是卑鄙啊,吝啬的老货……

    弥勒心中疯狂的谩骂,沉浸在错过了能吃最后一枚人参果的悲伤之中,只是他慢慢的发现似乎有些什么不对劲一般,这四周怎么是如此的安静?

    他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去,看着岸上站立着的目瞪口呆的三人,突然意识到,好像,貌似,刚才自己说了一句什么心里话啊。

    “弥!勒!”

    准提道人眼中的怒火都快喷出来了,一字一句的喊了出声,同时大手一挥,一道金灿灿的掌印脱手而出,当头朝着弥勒抽去。

    弥勒看着那大手印朝着自己盖来,慌不择言的认错道:“师父,弟子错了,弟子真心悔悟了……啊……”话还没完全说完,那手印已经到了他身前,他只来得及惨叫一声,整个人就凌空飞走,很快便化作了一个黑点,消失不见了开来。

    接引与观音二人都是同时双手合十,齐齐喧了声佛号。

    灵山大雷音寺内,一众佛祖菩萨都端坐莲台上,宝相庄严,神色痴醉,似乎沉浸在某种妙境之中不可自拔,却是那如来佛祖在说经讲禅,正到妙处。

    大殿之内除了如来的声音,便只剩下寂静了,就在这份寂静中,轰隆一声!

    这大雷音寺的房顶尽然被硬生生砸出了一个大窟窿来,还是一个人形的大窟窿,一个满脸愁苦,浑身上下湿漉漉的胖和尚狠狠摔到了地上,还是脸那一面摔到地上的。

    “大胆,哪里来的僧人,竟然敢打扰我佛如来讲经!”坐在前方的降龙罗汉看着那个衣衫凌乱趴在地上的和尚,大声呵斥道。

    所有的佛祖菩萨都被惊醒了过来,神色好奇的看着地上的那个浑身湿漉漉的和尚,要知道自从大雷音寺建成以来,可是还从来没有这般事情出现,竟然将房顶给砸塌了,便是偶有妖魔作祟,也没有毁坏过雷音寺的一砖一瓦的,毕竟如来神通广大,后山里还有两位圣人坐镇呢。

    “是我,是我,哎呦……”

    摔倒在地上的那个胖和尚一手扶着腰,翻了个身,嘴里呻吟出声,露出那张一群佛祖菩萨熟悉无比的脸孔来。

    是弥勒佛祖!

    弥勒在八宝功德池里一泡,僧袍搭在身上凌乱不堪,又是脸先着地,因此一开始谁也没人出他来,只有如来佛祖感知到一道身影从后山飞速飞了过来,他也没多想,毕竟后山是圣人所在,能出什么事?

    怎料到是弥勒师弟,还这个模样,不用说,一定是被圣人惩处了。

    如来佛祖不发一言,只是静静看着,那弥勒佛祖被准提道人封了法力,只好扶着腰,一边呻吟,一边站起了身子,讪讪笑道:“在后山练习一门神通,不小心闹出这般动静,还望诸位勿怪勿怪。”

    他一边说,一边一瘸一拐的扶着腰朝着大雷音寺外走去,模样狼狈不堪的,与他平时宝相庄严的笑弥勒判若两人,让在座的一众僧人都是暗暗在肚子里发笑。

    如来此时哪里还看不出来这个东来佛祖是受了圣人惩戒啊,什么练习神通,都是借口,到了弥勒的境界,还有哪一门神通休息过程中能将他逼到这等模样吗?

    他出言道:“诸位定心,听我接着讲经。”

    那些佛祖菩萨罗汉一听纷纷正襟危坐,看弥勒的笑话,哪有佛祖讲经提升修为来得重要。

    却说弥勒离了大雷音寺,朝着后山八宝功德池而去,他被封了法力,只能一步步走过去,好半天才走到了后山,那里准提道人的神态已经恢复了许多,不复刚才那般怒火冲天的模样,只是脸色不怎么好看。

    “师父,徒儿错了,徒儿这就随你一起前去那五庄观与镇元子认错!”弥勒佛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脸悲切的磕头认错道。

    准提看着自己徒儿,一时分不真切,他到底是真心认错,还是心疼他的人参果,他道:“我听观音讲,你偷盗了八枚人参果,还有,那人参果树的土壤坚硬无比,除非你全力出手毁去人参果树,不然绝对是没法做到单单削断树根不损伤树干的,你是怎么做到的?”

    “是吴刚,是太阴星的那位娘娘想吃果子,徒儿只是替他们跑腿而已,八个果子他们拿了六个,徒儿才得了两个。”弥勒委屈巴巴的说道,搞得像是他吃了什么大亏一般。

    果然是广寒宫!

    接引和准提两人对视了一眼,他们原本就有猜测,毕竟除了盘古幡和开山神斧,三界没别的兵器可以做到了,而三清去了北冥镇压魔族,根本不可能出借盘古幡。

    观音虽然知道人参果树神异,却不知道只有这两样兵器可以砍断,而镇元子看见了刻意没说出来,他讹的就是佛门,才不想扯那个疯女人……

    这样啊,那岂不是可以将太阴星的那位娘娘一起拉下水来?

    准提的眼神中闪烁着一种叫做阴谋的光华,打量着自己这胖徒弟,心中道:弥勒虽然毛病多了些,但是心智修为还是上上之选的,还知道拉个人垫背。嘿嘿,那镇元子再不讲理,我就不信他敢惹那个疯女人!

    “师兄,你且坐镇灵山,我带着这逆徒去万寿山一趟。”准提说道,有了对付那老货的办法,自然就不用对着徒弟发火了。

    “阿弥陀佛!”接引佛祖双手合十,喧了声佛号,点头示意。

    “待会好好给镇元子认错,他要不原谅你,看我怎么罚你!”准提道人冲着弥勒佛语气凶恶的说道,随后掐了一个法诀,带着弥勒朝着万寿山方向而去。

    “大仙,能放我等过去了吧,你不是说治好了果树,便让我等走吗,咱们一群和尚,总住在道观怕是有些不像样子吧。”孙猴子抓耳挠腮的看着镇元子,有些心虚的说道。

    老实讲他是不愿意来找镇元子的,人参果都没剩下了,那镇元子怎么可能放他们走,都是唐僧催促,还以紧箍咒相逼,他才不得不来。

    这一段时日他是想明白了,杀唐僧是杀不得的,杀了他还有观音与如来,自己是无论如何也逃脱不了头上金箍的束缚的,不过自己不能杀,不代表别人不能杀,这一路妖魔众多,自己找个机会放放水,等着唐僧被妖怪杀掉,总怪不得他吧?

    至于取经功德,修成正果,他才不愿意呢,被和尚坑这么惨,俺老孙还去当和尚,那不是傻吗?

    所以说,你镇元子爱扣着就扣着,最好一辈子不走,让这和尚老死在这,省得麻烦。

    猴子硬着头皮说的话,换来的却是镇元子的一声冷哼,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根本都不搭理他。

    想走,可以,等你们圣人来了再说吧!

    佛门的圣人来不来的和猴子没什么关系,所以镇元子也懒得和这只顽劣的猴子说话。

    猴子自讨了个没趣,刚准备挪动两条小短腿跑路,却突然看着前方,心头一怔,被震得说不出话来。

    只见万寿山西方,整片天空都布满了金色的佛光,那佛光里,一条恍若黄金铸就的金光大道自不可知之处伸展出来,到了万寿山五庄观门前。

    同时,一名头上满是肉髻,面目祥和的僧人自那金光之上走了出来,那僧人手持一根七彩霞光流转不休的木杖,身后还跟着一名低眉顺眼的胖和尚。

    那僧人每一步落下,脚下都有一朵金莲绽放,几步之间就从天际走到了五庄观前,分明使得是一门缩地成寸的大神通,随着他由远到近,整座万寿山上蓦然出现了一阵梵唱,整个万寿山一下子变得如人间佛国一般。

    猴子注视着那僧人下来,心里暗暗咂舌:乖乖,当初如来老佛也没这等排场,这来的是哪路大佛?

    他目光越过那僧人,向那胖和尚身上看去,这一看之下,心头震惊更胜,当初他在天上时广结各路神佛,佛教的弥勒佛祖他自然是见过的,这可是与如来佛祖并称的未来佛祖啊,怎么一副小沙弥的模样?

    “准提拜见镇元道友,数万年没见,不知道友是否安好?”准提道人双掌合适,颇为有礼的在空中喊道。

    “装神弄鬼!”

    镇元子嘟囔了一句,站了起身,走到院中神色不善的道:“准提道友大驾光临,是我五庄观的荣幸,只是搞得这么大动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这万寿山是佛门圣地呢!”

    “阿弥陀佛,是贫僧疏忽了。”准提道人喧了声佛号,顿时漫天的异像为之一收,他带着弥勒从空中落了下来,站到了镇元子对面,点头微笑示意。

    准提道人出行搞得这么大动静乃是效仿老子,当初太上圣人一手紫气东来三万里的异像,让天下神魔都知道了道家圣人的厉害,让道门获益匪浅,他们正在搞佛法东传,不学一下,弄得声势浩大点,怎么宣传佛法无边啊。

    镇元子对准提的做法心知肚明,也没说揪着这件事不放,直奔主题道:“说吧,这小和尚偷了我的果子,你们打算怎么赔偿吧?”

    “千错万错都是贫僧的错,还望大仙恕罪,不管如何惩罚,贫僧都认了。”弥勒朝前走了两步,到了镇元子身前,哭丧着脸道。

    “打你罚你,打你罚你你能还我八个果子吗?”镇元子道。

    “道友,你那果子不光是我徒儿偷得,还有太阴星上的那位,我徒儿只是跑个腿,八枚果子中的六枚,都送与了她。”准提道人笑咪咪的道。

    扯上那个疯女人?

    镇元子眼中寒光一闪,道:“怎么,我那地书上记录的明明白白的,树是弥勒砍得,果子也是他偷得,还要我去找别人吗?”

    “也不是要找别人,只是望道友不要把全部罪过怪在我佛门头上,毕竟弥勒也是为她办事的。”准提说道,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推卸责任。

    想跟我玩心眼?

    镇元子眉头一挑道:“我不管,我只认准弥勒,你们佛门一日不给我满意的答复,这西游取经的几人就一日别想离开五庄观!”

    这几句话就有些让准提道人有些难受了,平日里都是他不讲理,今天这镇元子不讲理了,可是偏偏人家这不讲理还让他没话说,就死抓着你偷了我果子,我扣你的人,别扯些别的这个逻辑,他能怎么办,打一场?

    真要和这老货做一场,西游后续能不能进行还是两说,但是道祖肯定得收拾他两!

    罢了罢了,左右不是想敲诈点东西吗,给就给了!

    准提道人脸色变得不好看起来,道:“说吧,到底怎么样才放他们走。”

    “嘿嘿,这就对了,扯那些有的没的做什么。”镇元子满脸笑容的说道。

    “上次你们观音带来的东西就不错,照上次的份量给贫道再来一份就行了!”

    上次的份量可是一成的本源,再来一成,估计自家的菩提树十几万年都恢复不过来。

    准提道人心中一阵肉疼,但念及西游之事事关重大,咬着牙道:“给!”

    “这就对了!”镇元子得意的笑着道,再得了一成本源,估计以后人参果一次能结三十六枚果子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