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逆流2004 > 第6章 智斗白眼狼
    周安闻言,眉头微皱。

    按理说,自己亲二叔要吃他一点黄鳝,他应该给,而且还要表现得痛快一点,可他却打心眼里不想给这位二叔吃。

    因为他这位二叔不是个东西!

    典型的忘恩负义,用他们这里的老话说就是“过了河、会了水”的那种人,过河的时候不会游泳,等别人帮他过了河,他马上就说自己其实会游泳。

    别看周太清虽然是竹园小学的教务主任,但周安却打心眼里瞧不起他,这种反感从周安重生之前一直延续到现在。

    他爷爷、奶奶去世的早,当时周安父亲、二叔、三叔,只有他父亲堪堪成年,二叔、三叔都还小,全靠他父亲拉扯长大,还咬牙卖苦力挣钱供两个兄弟读书。

    其中,周安三叔从小不爱读书,被周安父亲逼着读了两年就没有再读,周安这位二叔周太清不同,见自己大哥因为没文化、没手艺,只能卖苦力挣钱,就用心读书,最后以当时全乡第一的成绩考上中专。

    那时候和现在不同,成绩好才能考中专,成绩一般的,才去上高中,最后去搏一个考大学的机会。

    周太虎辛辛苦苦供他念完书,毕业分配到附近的竹园小学做教师,在周太清盖房、结婚两件事上,也出了不少力。

    可是,周太清呢?

    周太清,周安这位二叔平时嘴上对周太虎这位大哥很尊敬,漂亮话说的比谁都好听,可周安记得很清楚,父亲最近这次做截肠手术,家里钱不够,母亲开口跟他这位二叔借一点,结果这位二叔找了一堆理由说明他家日子多困难,最后一分钱没借,只在周太虎出院回家后,拎了十来个苹果和鸡蛋过来。

    这是一次!

    最令周安无法释怀的是,重生之前,他父亲周太虎病重住院,情况很危险,他自己花光了所有积蓄,外面能借的亲戚朋友都借遍了,最后甚至已经决定卖房子筹钱。

    可那一次,周太清面对自己的亲哥哥病重到那种程度,周安上门跟他借几万块钱救命。

    当时已经是县教育局副局长的周太清是怎么做的?

    仿佛昨日重演,周太清仔细问过大哥病情之后,先是说他平时从来不管家里的钱,这事要跟他老婆商量过后,才能给周安答复。

    等周安走了,半路上就收到周太清从微信上发来的一条信息,在信息里他说已经问过周安他婶婶,再次给了一堆理由,诸如:市里的房子正在装修;儿媳妇刚刚怀孕、周安婶婶已经辞了工作去伺候;还有房子的按揭贷款每月要还,等等。

    看了他的信息,周安感觉二叔家经济已经非常困难,都快揭不开锅了,如果自己有钱的话,最好借一点给他。

    那天,周安一路骑车回到家里,沉默着找出一张白纸,用记号笔写了几张“房屋出售”的公告贴在附近几个小区的公告栏里。

    低头回家的路上,他将周太清的微信号和手机号全部删得一干二净,因为周太清编的借口,他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家里三套房、两辆车,几百万的身家,穷到自己亲哥哥住院、性命难保的时候,一分钱都挤不出来?

    就算退一万步,就当他真挤不出来,可是借呢?以他的身份地位,一两万能不能借到?

    当时已经决定卖房的周安,明悟一个道理:如果想帮,一个理由就够,如果不想帮,一千个借口也能编出来。

    所以,这样一个忘恩负义的二叔,周安怎么可能对他有好感?

    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将自己起早贪黑,钓的一点黄鳝分他一半?

    但他是小辈!

    他父母还没有看清周太清这个狗东西的真面目,如果他断然拒绝周太清的要求,别说村里其他人会怎么在他背后指指点点,他父母那里就会教训他不懂规矩、没大没小,以他父亲的脾气,估计会硬撑着从床上爬起来抽他。

    眼看周太清伸来的手就要抓到周安手里的涂料桶,周安忽然微微侧身,避过周太清伸来的手,面露微笑。

    对神情错愕的周太清说:“二叔!先不忙!你手里没东西装,黄蛇黏糊糊的,别脏了你的手,待会儿我给你送来!侄儿有点事想先跟你商量一下!”

    听周安说一会儿给他送来,周太清才呵呵一笑,点点头,双手交叠在小腹前,很爽快地说:“嗯!你说!我听着呢!”

    如果只看他态度,任谁都会觉得他是个称职的好叔叔。

    但周安心里却在冷笑。

    “二叔!是这样,我家的情况您也清楚,我爸现在还躺在床上休养,短时间内肯定不能出去挣钱,我和我妈也想不出什么挣钱的办法,而我爸他刚出院,最近很需要营养,但他从医院回来以后,就一直只能跟我们一起吃素菜,这样下去他身体肯定恢复不好,所以,二叔您看……您能不能借我两三千块,帮我家渡过这个难关?”

    “诚恳”地说出自己的请求,周安的眼睛一直注意着二叔周太清的表情。

    不出他所料,周太清刚开始还面带笑容、一副耐心倾听的样子,但一听他说要问他借钱,周太清表情就微微一变,眉头皱了起来,眼珠也在转来转去。

    等周安说完,周太清轻咳两声,清了清嗓子,然后抬手拍了拍周安肩头,叹道:“安子!你说的情况,二叔怎么会不清楚呢?我也很想帮你家!真的!我和你爸什么关系?是亲兄弟!对不对?我和你婶婶但凡能挤出一点钱来,肯定早就自己送到你家去了,哪还用你来跟我开口?对吧?唉!你这孩子!算了!你这黄蛇我也不要了,你都拿回去给你爸补身子吧!唉!快回去吧!一大早的就光着双脚,小心别着凉了!快点回吧!”

    他似乎这时候才注意到周安光着双脚,说着,还走到旁边推了周安肩膀一把,催促周安快点回家。

    周安脸上没什么失望之色,该失望的时候,他早就失望过了,周太清的回应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刚才也不是真想找他借钱,只是想借这个事,保住自己辛苦弄来的黄鳝而已。

    他宁愿喂狗,也不想分一条黄鳝给周太清这个白眼狼!

    “好!那我回了!”

    周安点点头,对周太清笑了笑,从他身边经过。

    周太清站在路边看着周安的背影,脸色阴晴不定,明显不大高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