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逆流2004 > 第395章 纯洁的聊天
    “你还好意思说?那砂锅刚才那么烫,你递给我端着?我还没怪你呢!”

    曲艳阳白他一眼,但眼里带着笑意。

    “烫吗?我觉得还好啊!我刚才又不是没端。”

    周安觉得她在污蔑,尤其是注意到她眼里笑意的时候,心里更这么觉得。

    “大概是你皮厚吧!要是真不烫,那锅里的粥为什么能把我腿烫伤?”

    “这……”

    周安语塞,心里不禁有些动摇,下意识看了眼她的一双玉手,然后他强行转换话题,“你这里扫把、簸箕在哪?我给你打扫一下,唉,可惜了我的一锅粥。”

    曲艳阳笑着乜他一眼,伸手指了指阳台那儿。

    周安往那边看一眼,马上快步过去拿。

    至于是不是他皮厚的问题?有什么讨论的意义呢?对人类的发展和世界的和平,有什么促进作用吗?

    周安给曲艳阳打扫卫生的时候,曲艳阳也没闲着,先是捡起散落一地的水果,跟着又去给他倒了杯水放在茶几上。

    嘴角和眼里一直带着笑意。

    “你拖把在哪儿?”

    地扫好,周安又问。

    “在卫生间,要不就这样吧!明天我好了我自己拖。”

    她回答。

    “粥汤在地上干了,就很难拖干净了,还是我来吧!”

    一边回答,他一边大步进了卫生间。

    论做事的勤快程度,同龄人中,真的很少有人能超过他的。

    这有他从小成长环境的影响,父母都是那种闲不住的性子,他从小耳濡目染,受到不少影响。

    更多的,则是他前世在厨房做事的那十几年经历养成的。

    厨师,自然也有喜欢偷懒、偷奸耍滑的,但周安的心得是:想赢得别人尊重,那就要先拿出端正的工作态度来。

    等态度端正了,再慢慢磨练自己的手艺。

    只有这两样都过硬,别人工作态度不行,或事情没做好的时候,他才有脸去训人。

    曲艳阳坐在沙发那儿,笑吟吟地看着他在那里卖力拖地,忽然问:“你一直这么勤快的吗?”

    “嗯?”

    周安抬头看了看她,随口反问:“你觉得我很勤快?”

    “嗯,我想店里很多人也都这么觉得,按理说,你现在的店规模已经很可以了,既然已经做上老板,就完全可以不用在厨房做菜了,可你还像那些厨师一样天天跟他们一起干,你这如果都不算勤快,那怎样才算?

    你和我认识的一些年轻人真的很不一样,比如我那个弟弟,他和你年龄差不多,但他家务活全都不干,属于油瓶子倒在他面前,他都不扶一把的那种,有时候,我真想把他叫到店里来做事,让他跟你好好学学。”

    “哦?你还有个弟弟?”

    他还是随口问的,埋头拖地,都没抬头。

    “嗯,那小子不提也罢,我爸妈把他惯得不像样了!”

    周安抬头看了看她,拿着拖把转身进卫生间洗拖把,声音从卫生间里传出来,“他应该还没懂事,等他懂事了,自然就会勤快起来!”

    这当然是安慰的话。

    一辈子都没勤快过的男人,他见多了。

    “但愿吧!你什么时候开始懂事的?”

    曲艳阳走到卫生间门口,饶有兴趣地追问。

    周安被她从身后盯着,感觉有点不自在,感觉有点像自己在方便,她在一旁做吃瓜群众。

    强忍着不适,抓紧时间把拖把洗好,随手放回原位,一边洗手,一边回她,“10岁吧!10岁那年生日,我妈像往年一样给我煮了一碗面,碗里有三个蛋,我记得很清楚,那次生日,那碗面我吃的时候,有一种在吃断头饭的感觉。”

    这番话他是感慨的语气说的,根本就没想搞笑。

    但曲艳阳听在耳里,却噗嗤笑出来,眼睛都笑弯了,“为什么呀?”

    见她笑,周安也不禁失笑,“因为我妈把那碗面放我面前的时候,我筷子还没拿起来呢,她就跟我说——安子,老话说,有钱无钱、快活十年,你已经快活十年了,以前我都只让你做点家务,但吃了这碗面,你就十岁了!所以从今年开始,田里的活你也要干了!”

    “十岁就让你下田干活了?”

    曲艳阳惊讶。

    周安苦笑点头,“是啊,从那年开始,割稻子、插秧什么的,我妈都会叫我一起!累了,她允许我休息一会,但休息一会,就得接着干,你知道我爸怎么说吗?”

    “怎么说?”曲艳阳满眼好奇。

    顺便伸手示意,请他去沙发那边坐。

    于是,两人一边去沙发那边,周安边走边说:“我爸说,当年我二叔之所以发狠读书,就是因为有一年农忙,我二叔跟着做了一天,回家以后,整个人像累散了架,当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就说以后要饭都不种田!从那以后,他念书就比以前刻苦多了,后来以全乡第一的成绩考上去的!

    所以我爸就希望用同样的方法,也逼我下狠心去读书……”

    说到这里,他自己摇头失笑。

    曲艳阳也笑得肩膀发颤,“然而这一招对你没用?”

    周安摇头,“也不是没用,在田里干活多累啊?尤其是农忙的时候,往往都是最高温的时候,特别是打菜籽,打菜籽你知道吗?

    就是把菜籽从秸秆上打下来……”

    见曲艳阳点头,他才继续说:“做其它活的时候,还能选个天气稍微凉快一点的阴天,但打菜籽不行,我爸每次都挑太阳最烈的时候,人都热得快死了,上气不接下气,他还在后面不断催你快点快点再快点!

    你想休息?不行!因为我爸说,太阳越烈,秸秆晒得就越脆,菜籽才打的干净!

    但那时候我才十几岁啊,他跟我妈都累得脸色发白,我能不累吗?

    吃过那样的苦之后,说实话,我也发过狠,决定好好读书,但问题是有时候读书,真的不是你发狠,成绩就一定能提升上去的,当我发现自己不管怎么努力,有些课成绩就是提不上去的时候,我绝望了,也认命了,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读书这块料。”

    听到这里,曲艳阳不笑了,还叹了口气。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