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一夕得道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天人书,原来我是主角!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天人书,原来我是主角!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天人书,原来我是主角! (第1/2页)

陈守拙被光锁牢牢锁住。
  
  这是圣域真人施法,陈守拙根本无法破解。
  
  幸好储物手镯已经让灭世尘带走,隐藏起来。
  
  风火轮被人立在一边。
  
  陈守拙其实没有在意,自己只是扰民,无非罚钱而已。
  
  大不了被处罚关押几天,也不是不能接受。
  
  不一会,来了一群修士,对着陈守拙开始咔咔咔的各种法术输出,好像前世拍照一样。
  
  无数白光闪烁,将陈守拙照的通透。
  
  在陈守拙之前,有执法衙役在介绍什么。
  
  “市民苦炸街久已,今天我们打击炸街党,抓获若干炸街修士!”
  
  “此子,到我销金窟,扰乱治安,十恶不赦……”
  
  这都一切正常,陈守拙十分无语,但是可以接受。
  
  说着,说着,执法衙役将陈守拙的风火轮,推到了对面。
  
  直接使用法力,轰鸣一声,将风火轮给一点点压个粉碎。
  
  陈守拙一愣,突然他好像脑袋一热,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大喊起来!
  
  “冤枉啊,我只是一个种地的!”
  
  “我只是路过此地,什么炸街,我没有炸街啊!”
  
  “方才抓起来很多人,为什么他们都被放了,只有我被关押?”
  
  “不公平啊,冤枉啊!”
  
  “风火轮是我爷爷留给我父亲的,父亲留给我的,我的唯一家产啊,为什么给我破坏了!”
  
  “我只是到此找种地活的,你们这里太欺负人了!”
  
  身体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满嘴胡说起来。
  
  那些修士咔咔拍照留影,将一切都记录下来。
  
  然后后面,好像做梦一样,陈守拙迷糊之中,被送到衙门。
  
  自有人审判,最后判处陈守拙扰乱治安,判刑三年牢狱!
  
  直接陈守拙被关入大牢,进监狱之时,还有狱卒勒索陈守拙,只要拿灵石,可以提前放他出去。
  
  但是耿直的陈守拙,哪有什么灵石,愤然怒骂,结果被关入监狱死牢,最深处牢房之中!
  
  三天之后,陈守拙好像听到有人召唤,猛然一张嘴,长出一口气,回过神来。
  
  顿时发现自己被关押在死牢之中,一片模糊,阴冷无比,难受的要死。
  
  三天时间,迷失自我,疯了一样。
  
  呼喊他的正是黑哥,陈守拙关押这里,他们也是随着到此,不停的呼喊,陈守拙才是回神。
  
  “发生了什么?”
  
  陈守拙大口喘气,发现身上法袍都被拔下,只有一身凡人狱服。
  
  这个死牢,十分难受,不是人待的地方。
  
  “到底怎么了?”
  
  陈守拙咬牙,运转法力。
  
  法力还在,没有问题。
  
  一个小小洞玄,屁都不是,根本没有封锁法力。
  
  他缓缓运转明我心剑,查看这些天的经历,发现没有什么问题!
  
  怎么可能没有问题?
  
  问题大了,自己这是怎么了!
  
  继续运转明我心剑,无数次的查找,没有问题,一切正常……
  
  陈守拙大怒,骂道:
  
  “你个废物,这都查不出来,留你何用!”
  
  如此怒骂,愤怒之下,明我心剑再一次的查询,猛然神魂一震。
  
  恍惚之中,好像看到了一本书。
  
  在一处朴素的书房之中,有一本书,书名尚无。
  
  第一章:“穷苦少年农夫进销金窟,误入炸街车队!”
  
  故事说一个来自大樊宗的农修少年,怀揣着对大城市的憧憬,前往大城市工作种地。
  
  因为祖辈流传下来的风火轮,误入仙百代富百代的炸街车队。
  
  农修少年简直是车神转世,力压仙百代富百代,炸街第一,得美女青睐,被诸多少爷嫉恨!
  
  第二章:“衙役枉法,正直农夫苦牢三年!”
  
  少年被少爷们引来的衙役们抓住,为那些少爷们顶罪,衙役们为了功绩,冤枉少年,判刑三年,因为没钱贿赂狱卒,被压入死牢,日日折磨。
  
  第三章:“绝处逢生,牢底遇高人传法!”
  
  少年被折磨的惨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想要自杀,却不想被牢底高人所救,传他无上大法,一飞冲天。
  
  第四章:“血海深仇,怒屠炸街车队!”
  
  少年三年牢狱出关,修为大成,又是遇到炸街车队,击杀少爷们的护道者,怒屠所有少爷。
  
  第五章,好像没有想出来,看草稿有两个选择。
  
  一个是继续黑化,继续杀戮,毁天灭地,成为大魔头。
  
  一个是遇到女主,被女主搭救,开始走一段喜闻乐见的爱情故事。
  
  对方写到第五章,好像有事,丢那里不管了。
  
  陈守拙恍惚之中回神,顿时大怒。
  
  天人书!
  
  这是妙化宗的一种修炼之法,以人为书,以现实为笔,将自己的创作,化作现实真事,用现实人生演绎出来,至此对方法成,证道得大神通。
  
  以前只是听说,没想到今天自己做了主角!
  
  这应该是位大佬,至少法相境界,看到自己新闻,随手创作,以法迷失自己,自己成了他创作的主角,他为自己书写命运。
  
  只是他遇到故事分歧之处,恰好有事丢那里不管了。
  
  自己这三天,对方失去控制,才是回魂。
  
  陈守拙咬牙切齿,默默感应,果然发现自己头顶有一个奇异法线,连接虚空之外。
  
  这是对方掌控自己之法。
  
  可是如何破解?
  
  其实也容易,神威至高光明净化,可以净化一切污染。
  
  包括这种天人书时空连接。
  
  破解之前,陈守拙咬咬牙,运转神威永恒黑暗污秽。
  
  既然伱连结我,那就不要怨我,我先污染了你!
  
  但是神威永恒黑暗污秽不动,陈守拙又是大骂:
  
  “狗东西,为我一部分,不为我所用,你信不信,我把你拔出肉身,让你化作齑粉,千万年锁困。”
  
  “我受如此大辱,你还是不好用,留你何用?你有什么价值存在下去!”
  
  在陈守拙怒骂之中,神威永恒黑暗污秽启动,化作一道黑色墨水,顺着连接,传递过去。
  
  那书可不是普通法器,也是对方大能以法力心神凝结,甚至可能都是对方法相一部分。
  
  神威永恒黑暗污秽过去污染,管他对方什么实力,他的自我必然污染。
  
  让他也是尝一尝,身不由己的感觉!
  
  污秽过去,陈守拙才是运转神威至高光明净化。
  
  神威至高光明净化这一次十分听话,好像被陈守拙骂住了。
  
  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就是欠干。
  
  净化之下,咔嚓一声,因果线粉碎。
  
  什么天人书,立刻被陈守拙破开连接,直接断开。
  
  陈守拙感觉到全身轻松,活了一样。
  
  呼喊灭世尘,他也是出现。
  
  储物手镯一直在他身上,他伪装陪伴陈守拙身边,没有问题。
  
  储物手镯在手,东西什么都不缺,陈守拙长出一口气。
  
  想了想,他立刻呼喊狱卒。
  
  “狱卒大哥,狱卒大哥!”
  
  使劲呼喊!
  
  牢房一边,有人说道:“别喊了,这里是死牢最深处,没有人会搭理你的,不要费力气了!”
  
  陈守拙看去,一个书生打扮的老者,在此磨墨作画。
  
  这个八成就是故事安排的前辈高人,自己的老师?
  
  看这模样,仙风道骨的好像有点本事。
  
  “你这小子,喊什么,大爷我正在睡觉,不要这么讨厌!”
  
  一旁牢房,又有人骂道。
  
  看过去一个老乞丐,十分肮脏,不住的捏着自己身上虱子。
  
  这个老乞丐,看着也好像是个前辈高人的模样?
  
  在看过去,不远处一个牢房,还有一个大胖子,万分安详,端坐那里如佛主。
  
  也是一副高人模样。
  
  还有一个白发老者,五官如刀,狼盼鹰顾之相,一看就是狠角色。
  
  看着四个人,都是各有气势,那个一看都不是普通人,前辈高人!
  
  到底哪个是给自己安排的师父?
  
  陈守拙默默回想,顿时发现其中三人,都是自己关进来之后送进来的。
  
  无语了,对方给自己准备了多个选择。
  
  有学究型,有乞丐型,有慈悲型,有凶横型!
  
  真是写书的,安排的好啊!
  
  好像后面关进来三个……
  
  怎么四个……
  
  什么乱七八糟的……
  
  不想,不想!
  
  “狱卒大哥,狱卒大哥!”
  
  但是还是没有人搭理他。
  
  陈守拙一挥手,一只炎龙黑渊出现,但是根本无法送到牢房之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黄昏分界 人间第一刀 五灵缥缈录 道爷要飞升 婚刺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最终神职 我在全职法师里近战 唐人的餐桌 渊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