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40k:午夜之刃 > 3.赛维塔的二三事(二合一)

3.赛维塔的二三事(二合一)

3.赛维塔的二三事(二合一) (第1/2页)

卡恩赢了。
  
  结果没有悬念——实际上,就连赛维塔本人也并不觉得自己能赢,他还没自大到觉得自己可以赢过一位连长。
  
  尽管他平日表现得像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白痴但是,又有谁会相信他这拙劣的伪装呢?恐怕只有那些真正的白痴才会错误地把这张他披在身上的皮错误地当成他真实的模样。
  
  赛维塔喘着气,勉强坐了起来。他的剑还在手里,但他已经输了。
  
  头顶有无情的光线惨白地垂落,它们毫无感情地围观着他的失败,第一预备役用链锯剑撑起自己,一点点地从血泊中站了起来。
  
  说实在的,如果扔掉军衔、年龄、资质和其他所有事去看待卡恩的话,赛维塔只会用可怕两个字来形容他的对手。除此以外,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描述这个人了。
  
  他甚至有点怀疑卡恩到底是不是人。
  
  赛维塔抬起左手,将从额头上滑落到眼皮的鲜血抹去了。尽管如此,他的视线却还是处于模糊之中。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观察卡恩。
  
  战犬们的八连长提着他染血的链锯斧站在原地,胸膛上有两道交错的伤口正在朝外渗血。是的,这就是赛维塔给卡恩留下的全部东西了。
  
  后者此刻正在用左手的手掌拍击链锯斧的斧面。鲜血随着他的动作飞溅在了泥坑之中,战犬们为他呐喊着,兴奋地喊叫着胜利者的名讳。
  
  而夜刃们呢?
  
  好吧
  
  赛维塔还以为他会听见嘲笑声,但是,没有。
  
  哪怕是那些在战前并不支持他的人现在也保持了缄默,他们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输得很惨的第一预备役,沉默不语。那些支持他的人则希望他站起来,并‘做夜刃该做的事’。
  
  什么叫夜刃该做的事啊?
  
  赛维塔烦闷地龇起牙,用他惯用的表情将链锯剑深深地插进了泥土之中。
  
  这把武器本来是并不支持这种使用方式的,若是在场的有技术军士,此刻八成已经开始用和吼叫西亚尼同等力度的咆哮声让他把剑拔出来了。
  
  不过,链锯剑在他的蛮力之下倒也没什么意见。
  
  “你赢了。”赛维塔歪着脑袋,举起双手如此说道。“我打不过你。”
  
  卡恩看了他一会,突然摇了摇头。惨白的光线在他身上没有停留,夜幕也是如此。他站在那里,但他好像又不在那里。
  
  赛维塔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他总觉得卡恩现在看上去像是个理智的疯子。一个和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疯子。
  
  “不。”八连长说。“实际上,我胜之不武而你输在了轻敌。伱不喜欢用链锯剑,对不对?”
  
  “这你都看得出来?”赛维塔嘴角一抽,强迫自己扔出了一个夸张的表情。“天呐,你还真是个聪明人。”
  
  卡恩笑了。
  
  “希望下次还有机会和你打一场,亚戈·赛维塔里昂。”他十分礼貌地朝着赛维塔点了点头,随后便转身离开了决斗坑。
  
  战犬们像是迎接冠军似的将他的名字喊了又喊,热闹的气氛狂热地蔓延,炙热无比。
  
  赛维塔站在泥坑里,冷风吹过,血液凝结。他皱起眉,感到一阵寒意。
  
  十分钟后,他站在了卡里尔面前。
  
  他小队内的药剂师瓦肯德万·莱尔正在为他处理伤势,药剂师的动作很快,手艺也不错,唯独力道重了点。赛维塔的眼角一直在抽搐,不过,尽管如此,他却还是用平静的语气开了口。
  
  “很抱歉,我输了,教官。”
  
  “这种事就别道歉了。”卡里尔说。“我不觉得你对我有什么可道歉的,你真正对不起的人是自己,赛维塔。为什么不用链锯戟呢?”
  
  第一预备役抬起头来,语塞的表情十分明显。卡里尔却保持着耐心,又问了一遍:“你明显更擅长链锯戟吧?”
  
  “我——”赛维塔抿起嘴,摇了摇头。“——但我拿上链锯戟也不一定打得过他。”
  
  “那么,没有尽全力就输掉,你甘心吗?”卡里尔微笑着问。
  
  赛维塔缓慢地握紧了右拳。
  
  “失败后为自己找理由辩解是人之常情.但是,在成功与失败尚未揭晓之时就为自己准备好退路和理由的话,只会令人越来越弱吧?”
  
  卡里尔仰起头,表情若有所思。
  
  “一往无前是条愚蠢的路,不过,两点之间倒也是直线最短。你认为呢?”
  
  “我听不懂您在说什么。”赛维塔木着脸回答。
  
  卡里尔哑然失笑。
  
  瓦肯德万·莱尔则一掌拍在了自己队长的后背之上,冷着脸朝他点了点头:“已经止血了,亲爱的队长。真可惜你没骨折。”
  
  “.”
  
  赛维塔无语地目送着他远去了,他又看向卡里尔,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却被他的教官抢先了一步。
  
  卡里尔对他摇了摇头。
  
  “对自己负责就好。”他温和地说。“其他事就不要再讨论了.至于现在,你可以去休息了,赛维塔。”
  
  第一预备役沉默地照做了,卡里尔站在原地看他离开,自己却没有移动。他站在原地,平静地呼吸了片刻。数分钟后,微笑着的安格朗走了过来。
  
  努凯里亚人的心情显然不错,屠夫之钉造成的后遗症使他的微笑看上去很骇人,但这对他来说并不成问题。
  
  他总是有办法展露更多善意的。
  
  “真是一场精彩的战斗啊。”角斗士赞叹道。“只可惜克莱斯特和卡雷利安他们不在这儿,我都有些怀念他们的欢呼声了。”
  
  “他们最近如何?”
  
  “卡雷利安获得了三次嘉奖,克莱斯特则是五次。”安格朗说。“实际上,燃砂的老兵们多半都已经取得了至少一次嘉奖。”
  
  卡里尔略显惊讶地挑起了眉——燃砂是战犬们的一支特殊辅助军,它的兵源都是努凯里亚人。
  
  老兵们则更为特殊一点,他们从前都是安格朗视作兄弟姐妹的奴隶角斗士,现在则仍然和他并肩作战。
  
  只不过,能在战犬们所经受的战争烈度中取得这种功勋
  
  卡里尔轻声开口:“愿死者安息。”
  
  安格朗低垂眼帘,略显平静地笑了。他抬起手指,点了点自己脑后正在摇动的钢铁发辫。什么也没说,却又像是什么都说尽了。
  
  ——
  
  布拉休斯1号上的兽人们在战争猎犬们加入的第五天后彻底被灭绝了。
  
  胜利了吗?
  
  答案是否定的——对于一颗农业星球来说,哪怕兽人已经全都死光了,它也不可能回到从前的模样了。任何沾染了兽人血液的土地都要经过彻底的‘翻新’。
  
  正常来说,战争过后的土地会更加肥沃。死者们的尸骨会滋养土地,让农作物更加茂盛。和兽人打仗则不同,你要是敢不做任何消毒措施,就等着它们莫名其妙地从土里冒出来卷土重来吧。
  
  而如果你做了消毒措施
  
  赛维塔略显遗憾地站在运输机上,俯瞰着脚下这片正在越来越遥远的土地,缓慢地摇了摇头。
  
  战争会结束吗?
  
  他想起那些孩子,罕见地没有用刻薄来包裹自己的思绪,只是默默地给予了他们祝福。接下来,他通过神经连接开启了靴子底部的磁力吸附。
  
  升空、失重、对接.繁琐的程序一项接着一项被进行,最后,第二远征队的夜刃们回到了他们的战列舰上。
  
  这是一艘惩戒级别的战列舰,她名为‘特里德西亚’,和那些带着强烈目的,听上去与誓言无异的船名不同。她的名字念上去简直就像是一首优雅的诗。
  
  赛维塔虽然疑惑为何所有的舰长都要用‘她’来代指舰船,但是.他的确喜欢这个名字。
  
  他还能说什么呢?
  
  第一预备役踩散了逸散的薄雾,人声喧嚷,动力甲嗡鸣作响,装甲的关节部分彼此摩擦,发出了不停的刮擦声。在这阵嘈杂之中,夜刃们迅速地在交谈中回到了他们的岗位上。
  
  仆役和机组人员则忙碌地经过了他们之间,手上拎着工具箱和其他帮手。他们将去给运输机和其他飞机做保养。
  
  技术军士们会在之后做检查,他们目前的主要任务是修复那些受损严重的动力甲。药剂师们则和医官聚集在了一起,收集来的基因种子会在他们的一系列检查后被上交。
  
  想到这里,赛维塔不禁磨了一下牙齿——战争当然会有牺牲,这是在所难免的。而兽人永远都不是好对付的对手,没有死者是不可能的
  
  他用这些话说服了自己,随后便迈动了脚步,前往了舰船的指挥室。
  
  猎杀小队的队长们要在每场战役结束后前往指挥室做数字汇报,他们的教官有时候会旁听,有时候则不会。
  
  这些战报会以语音和影像并存的方式保留在特里德西亚的数据流中,并在每八个月一次的‘返乡’后归存于‘巢穴’之中。
  
  新血们总是会用到这些经验的,因此,哪怕是最不着调的人,此刻也会严肃起来。
  
  没人想因为自己少说或多说几句话就让一群新血傻乎乎地送死,也没人会因为教官旁不旁听就改变自己对这件事的态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黄昏分界 人间第一刀 五灵缥缈录 道爷要飞升 婚刺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最终神职 我在全职法师里近战 唐人的餐桌 渊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