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被青梅女仆培养成恋爱大师 > 第三百六十三章:犹豫的女孩吞吞吐吐

第三百六十三章:犹豫的女孩吞吞吐吐

第三百六十三章:犹豫的女孩吞吞吐吐 (第1/2页)

“和你解释起来很麻烦。”雨宫千鹤坦言:“而且有些违背你这么多年来树立的三观。”
  
  和泉澪看向富丽堂皇的大厅和那些来来往往觥筹交错的贵客,轻轻摇晃着手中的酒杯。
  
  暗红色的红酒在其中打转,润湿内壁,不论是被手心捂热的温暖还是湿滑的触感,都无比真实且诱人。
  
  “其实我这么多年来的认知已经开始松动了,因为我们现在就在梦里,不是吗?”她这样回答。
  
  这如果真的是梦,那将是她做的最真实的一场梦,甚至真实到会怀疑现实的地步。
  
  好在她绝对不会迷失,因为照亮她人生的灯塔时至今日仍在等待着她。
  
  和泉澪坚信,只要有夏目直树存在的世界便是真实。
  
  “即便如此解释起来也很麻烦,而我又恰好是个非常怕麻烦的人。”
  
  雨宫千鹤是真的觉得从头开始解释能要了自己老命,而且这也仅仅只是猜测而已,不负责任的猜测最好不要说出口,是礼貌也是基本涵养。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也挺让人难受的。
  
  “你在做某些其他事情的时候也这么会吊人胃口吗?”
  
  和泉澪好看的远山眉微微蹙起。
  
  雨宫千鹤一愣,而后脸色一红开始色厉内荏地狡辩:“我什么时候吊人胃口了?!是谁跟你诬陷我的?欲擒故从的床笫之欢怎么能说是吊人胃口呢?那家伙真是的……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说?”
  
  “什么跟什么,你在说些……”一头雾水的和泉澪微怔,然后听明白了。
  
  她的脸颊也迅速泛起了绯红,但紧接着便是些许生气:“你的脑袋里成天都装的是什么?全都是黄色垃圾!”
  
  “我,你!”被怼了一通的雨宫千鹤一时语塞,转而反怼回去:“你敢说你刚才不是这个意思?!”
  
  和泉澪郑重其事地摇头,并且轻轻伸出四根指头:“我没有。”
  
  如此真诚,真诚总是第一必杀技。
  
  而且雨宫千鹤其实也知道和泉澪不是那种会撒谎的性子。
  
  于是乎,气氛一时间要多尴尬有多尴尬,憋了良久,她才跺着脚忿忿不平:“你们一个两个怎么都这样?”
  
  这一个两个,说的当然是浅井真绪了。
  
  腹黑的小女仆就总是喜欢说一些有歧义的话语来调戏她,反正涩批小萝莉总是会自己想歪,根本不用稍加引导。
  
  然后浅井就会在一旁看着她自顾自红了脸,像九月打红的柿子般外面还嘴硬着,里面已经软乎乎、黄澄澄的引人发笑了。
  
  小女仆便不介意用看马赛克般不可名状的眼神从上往下好好打量着她,来上一句“哦卡哇尹阔多”呢。
  
  雨宫千鹤每天高强度在各大游戏聊天群和网站、app、论坛里耳濡目染,总能听到些逆天的黄段子。
  
  众所周知,游戏群是搞颜色的重灾区,而她又是一个重度游戏宅……还极其热爱黄油。
  
  跺了脚之后,她就不说话了,把头扭向一边假装打量那些来来往往的客人。
  
  那咋办嘛,很尴尬的。
  
  过了良久,还是和泉澪率先打破了尴尬气氛。
  
  “那个……”她突然变得有些扭捏,犹犹豫豫、吞吞吐吐:“你都是怎么吊他胃口的?”
  
  “?”
  
  雨宫千鹤勐然转头看她,挑了挑一边的眉毛,满脸“我没听错吧”的表情。
  
  喂喂,纯情公主一朝悟道,准备剑走偏锋了?
  
  可是色气满满的大姐姐人设已经有了呢!
  
  和泉澪见她这幅疑惑的表情,还以为她没理解自己指的是什么,便红着脸,声音更小了。
  
  “就刚才你想歪的事……”明明这场梦里只有她们俩人在,可学姐还是自欺欺人压低声音,用手捂在自己的嘴和学妹的耳朵中间防止声音逃逸出去:“别误会啊,我只是好奇……单纯的好奇而已!”
  
  她好似害怕雨宫千鹤把她当成是变态,连忙摆手,义正严词地给自己树立形象和找借口。
  
  雨宫千鹤的眼神又变得玩味了起来。
  
  出现了!
  
  纯情女生想要了解羞羞的事情却又没有门路的好奇心!
  
  其实女生在某种程度上比男生还有对两性知识的事情充满好奇。
  
  也因为她们平日里看起来端庄且矜持,所以在谈及性的时候便更加具有反差萌,给人以“她居然懂这么多”、“越粉的切开越黄”之类的错觉……
  
  实际上她们懂的并不一定比男生多。
  
  只是这种和平时形象、和外貌的反差,让女孩子多了一种真实而又让大家心领神会的可爱。
  
  现在雨宫千鹤看和泉澪,便是这样的感觉。
  
  于是她决定逗一逗她。
  
  挥了挥手,她示意和泉澪凑到耳边来说。
  
  “怎么吊人胃口这件事,你想学的话得先学一个技巧。”
  
  “什么技巧?”
  
  “就像你刚才那个样子,领悟了就会了。”
  
  和泉澪不解:“我刚才的样子?”
  
  她努力想了一会,自己刚才不就是觉得有些害羞,问不出口这样令人羞涩的话题吗?
  
  “就是……害羞?”她有些不确定。
  
  雨宫千鹤摇了摇头,神秘一笑,压低声音:“不,是吞吞吐吐!”
  
  话音刚落,她脸上闪过一抹绯红,而后装作天机不可泄露的样子,转身小步离开了。
  
  人没调戏到,自己先被虎狼之词给整害羞了。
  
  典型的高攻低防,高攻还带自我反伤的debuff——
  
  这是夏目直树在某天晚上跟她聊line结果聊着聊着画风开始走歪之后得出的结论。
  
  脑子里全是涩涩,问东问西,甚至还在旁敲侧击他的每天学数学做导数题的时间,还窃喜自己隐蔽得很好不会被听出来。
  
  看着雨宫千鹤跑去洗手间的背影,和泉澪一脸疑惑。
  
  “吞吞吐吐会让直树君感到高兴吗?”
  
  她拿捏不准雨宫千鹤给的建议到底有没有用。
  
  “很难想象直树君会喜欢吞吞吐吐的女孩子呢,明明他总是夸我的性格飒爽的……还是说男生都喜欢腼腆内敛一点的性格?”
  
  男生喜欢什么样性格的女孩子这种事因人而异。
  
  但先不论她们俩一个上了高速一个还在车底的情况和因人而异的择偶标准……
  
  单拿这一点来说,大概不会有男生会讨厌女生的吞吞吐吐吧?
  
  尤其是喜欢的女孩子眼含温柔地走到你面前,轻轻屈膝跪去的样子。
  
  等了一会,大概七八分钟的时间,雨宫千鹤才从外面回来。
  
  女孩子上厕所总是慢的。
  
  只是她的表情明显有些不对劲。
  
  “你怎么了?”和泉澪问。
  
  “我刚才在厕所里见到了熟人。”
  
  “熟人?”和泉澪稍作思索便问:“你父亲生意上的朋友吗?传闻雨宫先生权势滔天、富可敌国,即便是不带一分钱在全世界旅游,也能凭着自己的脸全程享受最顶级的红酒和鹅肝酱。”
  
  雨宫千鹤轻轻甩着小手,刚准备接着说,就听见身后大厅门口传来一阵骚动,随即一边转头一边说道:“人来了,你自己看吧。”
  
  和泉澪转头看去,能明显发现聚在门口的人比刚才多了很多,显得热闹非凡,好似有什么贵宾大驾光临。
  
  虽说人多忙碌却不见乱,整个门口的秩序井然有条,谁该递擦手巾、谁该拿来衣帽架都各司其职,服务员们表现出来的高素质对得起自身的价位和这场宴会的级别。
  
  也不知道是不是硬性规定,就连身高和体态几乎都差不多,样貌也收拾的很俊朗,看起来相当利索。
  
  在服务员的簇拥下,负责整个会场迎宾和布置的长濑先生在前面引路,后面跟着一个看起来十分慈祥的老妪。
  
  这老妪穿得珠光宝气,模样也是富态十足——
  
  这富态可不是指天天大鱼大肉吃的满嘴流油的膘肥体胖,而是一种由内到外的气质,宛如是在丝绸之路上流通的珠宝,贵气逼人。
  
  “你认识吗?”
  
  和泉澪其实有些不解,按理说这梦境的时间线是在十年前,十年前已经有些老态龙钟的老妪放在十年后,真的可能是雨宫学妹的熟人吗?
  
  雨宫千鹤摇头:“不认识,但是听说过所以也能推断出来是谁……北海道当年最着名的油画大师石泉由美,名下门徒众多、桃李天下,传闻其绘画风格自成一脉甚至影响到了全国的油画领域,被京都那边的画师们称为雪国派。”
  
  她说罢顿了顿,一摊手:“之所以起了这个听起来很文艺的名字,我知道的内幕是并非出于尊敬,而是单纯的‘北海道派’听起来过于难听;而‘石泉派’又过于尊崇个人英雄主义,这在绘画界鲜有前例,因为就连毕加索这个现代立体主义画派的创始人都没有被称为‘毕加索派’呢。”
  
  能够侃侃而谈油画、红酒甚至是高尔夫的素养在和泉澪看来多少是有些羡慕的,顶流和上流终究还是有难以逾越的鸿沟。
  
  所以她更加坚信雨宫千鹤可能认识这类顶级大师了。
  
  “看来雨宫叔叔跟石泉大师交集颇深。”
  
  “那可不对,我爹也就今天见过她一面,然后她就出事了。”雨宫千鹤的视线跳过走在前面的老妪,落在了跟在她身后的门徒身上。
  
  “而且我说的熟人就在那……真不敢相信,按理来说在时间线上也就没差几天,可一个人的差距居然这么大吗?”
  
  和泉澪也循着雨宫千鹤的视线看去,发现了不急不慢走在人群最末尾的女人。
  
  “七海校医?”和泉澪微微惊讶,“她怎么会在这里呢?而且看上去整个人跟在东京出租屋里的精神状态差好多呢,如果不是长得像,我都不敢认的。”
  
  雨宫千鹤并没有多少意外,在一两个月前还没放假的时候,雨宫近马突然跟她聊过关于七海夜的事。
  
  就那天校园祭,他跟七海夜在医务室的大楼里相认过之后。
  
  这场晚宴上两个人实际上是见过的,雨宫近马没印象了但七海夜记得很清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寻妖记录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赘婿当道 清宫娇宠:四爷,求上位 重生学神:封少娇妻,有点凶! 帝国总裁,狠强势 妖妃嫁到:暴君,请自重 [我的英雄学院]燐叶 林墨染苏昊文 重生军婚:不做豪门妻